孤湖2019-01-10 20:03:47

日瓦斯被炒掉后的一个星期,公司里每天都一辆或两辆警车停在我们公司的停车场上。据说日瓦斯在走之前扬言要报复,公司就通知了警察局,警察局就派了警察来驻守以防万一。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关系那么糟糕,自己很可能就是他的屠戮对象之一,在我脑海里,浮现一幅画面,日瓦斯就好像《第一滴血》里的史泰龙,背着一只冲锋枪,手里握着一支冲锋枪,腰上别着手榴弹,双腿上各插一支手枪,啪的一声把门卫干掉,随手打开大门,然后直直走到我办公室门口,枪口对着我说:你的死期到了!然后扣动扳机。

当然这些都没有发生,一周以后,警车开走了,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只是在我内心里,依然心潮澎湃,长久难以平静。一位员工,不管你干得怎么样,随时都有被炒鱿鱼的可能,人生的轨迹马上就可能改变。

晚上洗澡,站在淋浴中,让热热的水从头上淋下,心里不禁想到,要是丢了工作,哪里来的钱维持一天的开销呢?各种保险,各种税收,每天吃的用的,孩子的乐器家教,水电气费,电话上网,甚至,连冲个热水澡都会成为享受了吧?想到这里,只觉得眼睛湿漉漉的。

那一定是淋浴喷头的水流进了眼睛。

总之,日瓦斯的被炒让我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本来我是一个极端牛B的人,有些趾高气扬,说一不二,这件事让我觉得自己和别人没什么两样,从此谦卑。另外,我本来是最最厌恶那些只知拍马屁的马屁精,心里一万个瞧不起这样的人。可日瓦斯被炒让我宽容了许多,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利活下去。虽然我自己做不到去巴结人,但也看得惯这种人了。

言归正传,继续八卦那些被炒鱿鱼的同事。这下一位就是老板的秘书。

老板的秘书纤细,高个,长腿。想用“风韵犹存”来形容又觉得不妥。要是她的胸大上两倍,年龄小上一半,脸上的线条不那么生硬,也许可以这样形容。也许用干练来形容她很合适。

因为要写这篇微博,想了好久也想不起她的名字,今天偶然查一个邮件,才突然发现她叫简妮。

人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对于喜欢的人,也许是在心里一直默默念叨她(他)的缘故,名字一下就记住了而且永不忘记。对于不喜欢的人,名字怎么也记不住。看来我一直对这位秘书心存戒心啊!

简妮跟了老板好几年了,深受信任。她负责老板的日程安排,办公室消耗品的添加,公司大头们岀差的机票购买,下面还管着几个办公室的人。一次老板还让她来给我们一大帮人讲怎样提高做事的效率。还有一次她培训那些公司的小头目些,什么Integrity ,什么Above the line ,什么Teamwork ,讲得头头是道。

可是,就在她授课后不久,有一天我就听说她被炒鱿鱼了,简直难以置信。

原来,这几年她用公司的信用卡为自己买东西,用了公司九万多块钱,在一次查帐时查出来了,马上就让走人。

所以,在公司上班,千万别伸手,伸手必被捉,捉住就被炒,不管你是谁。

新奥尔良旅馆内部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