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聋2019-02-10 21:14:09

美国 俄国 韩国 日国 中国

美国国徽是只白头鹰,一爪持箭一手抓橄榄枝。鹰类的特立独行,崇尚自由,不言而喻。“胡罗卜加大棒” 更是世人皆知的对外国策。有些文化中,鹰是神圣的动物,像电影《指环王》里也有光明重现,神鹰挽救文明斗士的一幕。还有人说,鹰的神性,还表现在从不吃同类,不像北极熊老爸饿急眼了就会拿自己小熊崽垫巴垫巴,所以小熊从来都是跟单亲妈妈长大。美国人一但在外落了单,举国都会倾力去营救。也难怪老美动不动就说 “我是美国人我骄傲”“。也有人说鹰擅于观察,审时踱势,总是在最好的时机倾力一击,所以总是赢家,以一战二战参战的时机例子为代表。

俄国人无疑是北极熊。广大的疆域多是冻土带,冰天雪地是常态。北极熊是捕猎者,体格健壮,非常有攻击性,被称为“战斗民族”,聪明而鲁莽,不怕后果。当年俄国跟乌克兰冲突,俄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策化了克里米亚的“自决归俄”。以我对有限俄国人的接触了解,我的解读是俄国人的出发点是 “俺们俄国人不能吃亏!” 先抢他一块肥肉,立于不败之地再说!

韩国号称是“太极虎”。虽然是小国,但人颇有战国遗风,表现在为人刚烈,好武成风,在体育(足球,冬奥),科技 (芯片,电视,汽车),文化 (韩剧韩流),都有不俗表现。从前面试过一位韩国人,在韩国美国作过教授,算是业界的高端人士。谈笑间,就“奉承”他们韩国人几下,他听了非常认真 非常谦逊的说: “ 不行不行!我们韩国人,跟日本人比,每一个都比他们强;但我们不够团结,人一多反而拼不过日本人了” 我听得下巴要掉了: “每个人都是条龙,攒在一块儿是条虫...”, 这不是柏杨的 《丑陋的中国人》吗?我当时几乎就糊涂了,原来柏杨是抄韩国人的!难怪有说孔子是韩国人...

日国人是最伤俺们民族感情的。日本人特点,一部讲造汽车的喜剧片 《Gung Ho》里有不少经典片段。例如,一有问题,领头的日本人马上转过头,与团队沟通,每个人都迅速表达一下意见,汇总后统一答复,体现了团队精神。日本人的分工合作,团队精神,是群狼的特点。日本人的残酷冷血,坚忍的性格,也是恶劣条件下得以生存的法则。从班上的最后一名,后来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比别人差,甚至还更好,自信爆棚,把自己当学霸天才了。这是日本人每每敢于挑战比自己体量大几倍强敌的底蕴所在。

最后说说咱国。随遇而安,不思进取,长寿怡年,与世无争,总体的国民性类似某种草食动物。人才众多,高智商爆表的比比皆是,所以谁也不服谁,就比如某个跟帖的那位 :)“一盘散沙” 是无奈且真实的写照,怕是比韩国人还有所不如。贯穿历史两千年,从秦朝开始,中国的疆域在大多数时候,就像一个面团,少数时候是自己发起来的, 多数时候是在外族的揉搓下塑成的,时大时小,形状冏异。咱通常不会主动进攻别人,惹急了也能使出蛮力,让来犯的豺狼虎豹吃些苦头。我从前认为国人任劳任怨,日耕夜作,俯首丰田;庞然大物,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近几年忽然蛮劲上头,大鸣大放,始遭荡倚冲冒,后不胜怒,蹄之,计之曰:“技止此耳!”。具体是哪种动物我现在也不清楚了。仁者见人智者见智,结论还是留给各位看官吧。

【附】:好电影图腾》(英语:Wolf Totem)是一部中法合拍的3D剧情片,改编自姜戎的同名小说《图腾》。导演是来自法国的让·雅克·阿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狼图腾_(电影)?

国民性与动物》
□ 文/[日] 金文学
曾经有人用动物来比拟世界上主要国家人民的国民性,并进行了相互对比。


人们常说美国人具有鹰的性格。美国人自认为是世界老大与警察,盛气凌人,想要独霸世界。这就如同老鹰在空中展翅翱翔,一旦发现猎物便会立刻发动袭击。


德国人具有马的性格。他们会一边确认目标,一边谨慎地飞奔前行却绝不会马失前蹄。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严谨的精神,德国人才会创造出奔驰于全世界的“奔驰”车。


英国人具有大象的性格。他们是平稳厚重的绅士,展现给世界的始终是一种高贵典雅的形象。
 

法国人具有鹿的性格。他们不但常常东跑西串,而且还喜欢浪漫。


阿拉伯人具有骆驼的性格。即使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他们也会不紧不慢、坚忍地勤奋工作。
印度人具有狗的性格。据说因为印度人极富忠心,所以印度多产忠实的仆人。


俄国人具有北极熊的性格。他们贪得无厌,看似愚笨无比,实则精明能干。


那么日本人像什么动物呢?
日本人像鸭子。在一群鸭子中间,只要有一只鸭子先开始嘎嘎嘎地叫,其他鸭子便都会跟着叫,同时都会老老实实地跟在最先叫的那只鸭子后面。这其实说的就是日本人的集体主义。此外,更加有趣的是,任何一只鸭子一旦从队伍中掉队,便会立刻惊慌失措,四处张望,不知如何是好。
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日本人真的具有世界上最发达的集体意识,而这就是日本人的国民性。日本人只有在自己所属的集团中,才能够有安全感、存在感。他们先是将个人作为集体的一员,然后考虑问题的意识就非常强。日本人即使是在个人层面上的自我介绍中,也总爱说:我是某某公司的某某。他们认为,首先应该强调的是自己的所属单位,其次才是作为其中一员的自己。
只有在集体中才能生存的日本人,一旦脱离了集体和组织,就会像离开父母的孩子一样,成为一只迷途羔羊。一般来说,在一对一的商业谈判、竞争甚至是吵架的时候,输的那一方往往都是日本人。
中国人和韩国人虽然将自己放在组织当中,但喜欢强调自我与个人,而日本人则完全相反,为了组织可以忽视个人,可以埋没自我。比起劳动的过程本身,中国人会首先考虑劳动结果如何。日本人重过程,中国人重结果。  因此日本人一旦工作起来便会认认真真,一丝不苟,而中国人相比之下则要显得懒散得多。
如此看来,处在世界中的日本人,和遥远的西方就不用比了,就算是与文化、历史、地理上最为相近的中国人和韩国人相比,其结果都有着天壤之别。
(林星靥摘自《新·丑陋的日本人》,金城出版社)

 

【动物性与企业文化】

什麼是狼性文化、羊文化、烏龜精神、眼鏡蛇特質?你屬於哪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