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寿星2019-02-10 23:52:09

王谢堂前寻常燕,乌衣巷口弄茶花,曾经的文贵“冠盖满京华”风光无限,如今却“斯人独憔悴”茕茕孑立,曾经的爆料革命“风景这边独好”如火如荼,如今却“日落西山去”岌岌可危。法制基金漫天吹嘘而牵扯太多,以至于“曲高和寡”难以圆场;政事小哥悻悻失态而惨淡离群,终上演“曲终人散”一幕;小蚂蚁们有气无力宣传“郭春晚”,“曲意逢迎”粉饰的太平终难长久。文贵不知死期将至,靡靡之音化作寒冬末日的交响曲。

“曲高和寡”的法制基金

别人的曲高和寡是因为“阳春白雪”不同流俗,文贵的曲高和寡则是牛皮吹的太大而无人问津。1120发布会后,文贵给法制基金贴上了不少标签,其一是来自多方的数亿资金捐赠,最初许诺的原始资本是一亿美元,而后是“加拿大的电力公司的股份”“印度尼西亚富豪的一亿美元”“新加坡富商的两亿美元”“某个大腕朋友的四亿美元”,众多小蚂蚁的不同数额的汇款,看似募捐活动热闹非凡,事实上没有人看到一张汇款单,每一个上亿数字都是“空头支票”。其二是来自多个国家的联合支持,班农和文贵都声称,法制基金将联合包括英美瑞士巴西等上百个国家联合出台“政治庇护”政策,要形成“媒体联盟”,为法制基金“立法”,实际上“雷声大雨点小”,只见班农与文贵你捧我哏而上演双簧戏,不见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或媒体发布任何关联声明,只见二人为文贵自己的政治庇护煞费苦心,不见任何官方的政治庇护政策出台。文贵的曲高是动辄牵扯到上百个国家、数亿美元、许多知名媒体,然而和寡则是无一国正式或非正式声明、无一美元汇款单、无一个知名媒体声称加入,因此所谓的法制基金是文贵班农自娱自乐的洗钱黑匣子,至于暗箱操作的内幕我们姑且拭目以待。

“曲终人散”的政事小哥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韩信没懂这个道理于是他走上黄泉,范蠡深谙这个道理于是他散居于江湖,而政事小哥则是二者兼而有之。遥想当年,政事小哥作为郭的技术支撑点,作为文贵宣传部门的企划部长,从视频制作到节目解说,从默默旁边打鼓到亲自操刀上阵,他可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也正是因为他这个“小哥”称号,才有了后来效仿的三教九流之辈,诸如“随便小哥”“西行小宝”“大卫小哥”等。然而他的离去则宣告着文贵的大外宣正式转向“战友之声”,小哥选择离开的原因不难分析,首先,利益缩水是直接原因,最近的文贵财力枯竭,疲于应付各种债务官司,多次公开提到“2019年培养路德、Sara、 小哥等更多小蚂蚁进行直播,赚广告费”,也就意味着文贵开始从发放“代理费”转向收取“保护费”,小哥区区微薄收入怎么经得起文贵这样折腾?规避“保护费”、见好就收是小哥离场最直接的原因。其次,文贵人气殆尽,即将走向终点,最近中国政府发布了一组2018年数名国际红通犯被成功追逃的数据,这不禁让小哥更加看清形势,而文贵自身人气消亡、经济破产、名声败坏,聪明伶俐的小哥自然是个知进退、识时务的明白人。再则,文贵用人无常,与虎谋皮太危险,最近的文贵早已将小哥打入冷宫,反而大受重用的是路德、Sara、卡丽熙等人,小哥的心理平衡度自然下降,眼看文贵如此这般鬼魅无常,不如趁早脱身。

“曲意逢迎”的小蚂蚁们

此处的小蚂蚁们一是指形如墙头草般的无脑小蚂蚁水军,二是指路德、木兰这种仍然在装傻充楞、坚持“挺郭”的大型工蚁。他们还在曲意逢迎的动机很简单,其一是继续蚕食瓜分文贵所剩无几的资产和人气,再拿点工资、再蹭点知名度是他们的根本想法;其二是按兵不动而静观形势,他们仍然在喊口号,但是口号没有那么响亮了,只是响应文贵的每日号召扯那么一两嗓子,因为他们也明白文贵的命运似乎有些飘忽不定,暂时以静制动从而可退可进,这一点上若即若离的昭明是把握最好的一个。事已至此,我们也能看清楚最近小蚂蚁的宣传走势,对比去年小蚂蚁们宣传“郭春晚”的卖力,今年的小蚂蚁对春晚似乎没有那么起劲,毕竟政事小哥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很让小蚂蚁们心寒,同时文贵人穷力竭的尴尬窘境也让小蚂蚁们打起自己的小算盘。因此,曲意逢迎的小蚂蚁们其实是在假装雾里看花,绝大部分小蚂蚁们已经看清形势,只是小蚂蚁们自己暗怀鬼胎,举棋不定。

嵇康以《广陵散》流芳神曲祭天,文贵则以末日亡曲祭自己,无论是“曲高和寡”的法制基金,还是曲终人散的政事小哥,还是曲意逢迎的小蚂蚁们,文贵的末日寒冬因为这些疯狂催命的序曲显得更加凛冽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