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20052019-05-02 20:23:30

  中评社北京5月2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中美新一轮贸易谈判结束,美国财长努钦1日在社交网络表示,富有成果。此前,美国与欧洲联盟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贸易战争。

  这场战争的起因是,欧洲联盟和美国相互指责彼此对大飞机制造项目实施财政补贴。世界贸易组织裁决双方都存在财政补贴的情形,因此,美国以欧洲联盟补贴空中客车公司为理由,向欧洲联盟征收高达110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而欧洲联盟方面则认为美国波音公司接受美国华盛顿州的财政补贴,因此决定对美国进口欧洲联盟的产品增加征收115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

  这标志着美国结束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之后将矛头直接对准欧洲联盟,决定对欧洲联盟发起贸易战争,从而迫使欧洲联盟按照美国的谈判战略达成协议。

  从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达成的协议以及美国与中国达成的协议内容来看,美国的公平贸易原则大体上包含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所谓公平贸易就是无差别的贸易,就是要在传统的货物贸易、金融服务贸易、知识产权贸易以及其他贸易领域实行所谓绝对公平原则。公平原则的具体体现是,减少关税或者不征收关税,不存在任何特殊情节。双边通过减少关税和不征收关税实现所谓真正的公平贸易。

  第二,所谓公平贸易不仅仅是指在货物贸易领域和金融服务贸易领域拒绝贸易壁垒,在投资领域也必须相互开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公平原则。美国与中国谈判采取的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策略,一方面强调中美两国和贸易的不平衡性,迫使中国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另一方面则将矛头直接指向中国的金融市场,试图迫使中国开放金融市场。更主要的是,美国表面上讨论的是贸易问题,而关注的核心则是投资问题,美国要求中国全面开放投资市场。中国当然了解美国的战略意图,但是,中国有足够的信心开放中国的投资市场,中国欣然答应全面开放中国的投资市场,但前提条件是美国必须按照对等的原则对中国企业开发美国的投资市场。

  第三,在现有的国际金融秩序条件下,任何国家都必须确保美国的利益不受损害,如果改变贸易规则和投资规则导致美国利益受到损害,美国可以单方面实施制裁措施。中国政府当然了解美国的霸权作风,因此在谈判过程中据理力争,希望按照对等的原则处理中美两国可能发生的贸易争端,如果美国指责中国在贸易和投资领域损害美国的利益,那么,必须按照争端解决机制处理问题,因为只有这样才符合“程序正义”的原则。中国拒绝美国单方面对中国实施制裁措施,中国希望按照对等的原则,依照程序处理中美两国的贸易纠纷。

  第四,为了确保协议得到贯彻落实美国有权利派出执法机构,监督双方签订的贸易协定得到有效的执行。种种迹象表明,中美两国达成的贸易协定有可能会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贸易协定,中美两国的开放可能是全方位的开放。而美国会要求向中国派出执法机构,以便监督协议得到贯彻落实。事实上,美国已经向中国的中兴公司派出执法人员,全程监督中国中兴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这是美国在经济领域充分利用自己的“霸权红利”获取商业利益的具体表现。按照对等的原则中国可以向美国派出执法机构,随时监督美国执行协议的情况。中国一定会充分利用双边机制加强沟通,从而确保中美两国的贸易争端及时得到解决。

  中国之所以同意与美国达成这样的公平贸易协议,是因为中国充分意识到,中国已经进入工业化社会,在工业制成品贸易和金融服务贸易领域中国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如果按照对等的原则互相减少关税,那么,中国未必会在中美两国贸易中遭受重大损失。更重要的是,中国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场,中国商业银行网点遍布全国各地,中国工商银行在世界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即使华尔街金融机构大举进入中国的金融市场,也未必能改变中国金融市场的格局,正因为如此,中国并不担心实施全面开放政策美国企业大举进入中国之后会给中国的经济造成巨大的冲击。中国经过中兴公司挫折之后已经意识到,只有全面开放接受美国的监督,才能为中美两国贸易的正常化创造条件。既然美国决定向中国派出执法机构,那么,中国当然有权向美国派出执法机构。只要双方尊重平等和对等的原则,那么,中美两国的贸易关系一定能回到正常轨道。

  美国总统气势汹汹,通过向其他国家发动贸易战争,改变世界贸易组织“共同但有区别”的贸易原则,以所谓的公平贸易代替自由贸易。现在看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公平贸易已经现出原形。

  美国总统试图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迫使其他国家向美国打开大门,以便让美国重新回到工业化时代。不过,美国总统似乎过于天真。即使美国与其他国家达成公平贸易协定,如果其他国家要求美国按照对等的原则采取同样的措施,美国未必会在国际统一大市场竞争中获取更多的利润。美国的比较优势集中在少数行业,美国在生物制药、软件开发、航空航天和军工制造方面具有绝对的竞争优势。

  美国金融业之所以具有比较优势,完全是因为美国货币是世界储备货币和支付货币。由于美元货币政策具有不确定性,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为了配合美国联邦政府的政策,不得不小心谨慎地调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货币政策,结果导致美元的走向更加不稳定。正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国家和组织决定放弃美元作为结算货币,越来越多的国家决定减少美元外汇储备。甚至连沙特阿拉伯这个美国的铁杆盟友也考虑不再使用美元作为石油结算货币。如果美国不能确保本国经济稳定发展,而企图通过所谓公平贸易获取更多的利益,那么,最终必然会导致美国在公平贸易旗帜下一败涂地。

  美国向世界贸易组织申请仲裁,要求世界贸易组织的仲裁机构对欧洲联盟飞机补贴政策进行审查并且作出裁决。世界贸易组织的裁决显然有利于美国公司。但是,欧洲联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求世界贸易组织仲裁机构对美国波音公司是否接受财政补贴进行仲裁。世界贸易组织认为双方均由财政补贴。

  现在美国波音公司在国际飞机市场上占据43%的份额,而空中客车公司则有45%的全球市场份额,如果美国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车公司相互发起贸易战争,那么,最终很可能会让第三方从中获利。中国正在加紧制造民用客机,不远的将来,中国民用客机有可能会加入到竞争的行列,到那个时候,世界飞机市场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公平贸易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概念。中国并不反对公平贸易,因此,中国愿意通过谈判与美国达成协议。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由于美国总统在公平贸易问题上出现了方向性的错误,因此,中美两国贸易谈判最终达成的协议未必会达到美国政府预期的效果。中国愿意和美国相互开放市场,中国愿意通过减少关税促进中美两国贸易发展。中国愿意和美国共同建立执法机构,监督两个国家签订的贸易协议执行过程。如果美国意识到和中国签订公平贸易协定并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美国总统是否会再次出尔反尔,彻底撕毁已经签署的双边协定呢?

  中美两国这场世纪性谈判,让中国对美国的经济状况有了更加真切的认识,同时也让中国充分认识到自己经济发展中所面临的问题。中国正在采取一切可能采取的措施,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愿意和美国保持贸易关系,但前提条件是,中国坚持按照对等的原则处理中美两国的贸易争端,愿意在平等互利基础上,为中美两国贸易发展作出更大的努力。

  中美两国贸易谈判充分反映出各国贸易的结构性差异。美国本来指望按照公平原则,迫使中国打开市场的大门,以便让美国商品长驱直入。可是,中国按照对等的原则打开大门之后,美国才赫然发现,中国已经成为工业化国家。中国拥有世界上最齐全的工业门类,中国在市场竞争中具有绝对的优势,中国的工业制成品行销世界。美国要求中国放开市场管制,中国可以按照对等的原则要求美国放开市场管制。中美两国达成的贸易协定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是执行问题。除了军工市场之外,中美两国签署了一揽子全面开放的贸易协议,如果该协议充分体现了对等的原则,那么,协议将会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协定。这是美国总统所没有想到的,也是中国希望实现的。

  如果美国遵守已经达成的协议,并且按照达成的协议严格执法,那么,相信中美两国的贸易市场将会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市场。中国不愿意和美国斤斤计较,希望在贸易协定中能够充分贯彻落实对等的原则,在公平基础之上妥善处理中美两国的贸易争端。美国总统错误地以为签订公平贸易协定,会导致中国的经济出现困难,但是现在看来,美国总统对本国的经济仍然缺乏足够的认识,对美国进入后工业化时代所面临的问题仍然缺乏足够的政策调整手段。

  美国与欧洲联盟关于飞机补贴的贸易纠纷是否会成为贸易战争的导火索人们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美国与欧洲联盟之间的贸易纠纷将会越来越多,美国主动发起挑战,欧洲联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欧洲联盟与中国签署的一系列协议充分说明,欧洲联盟立足于经营欧亚大陆,通过欧亚大陆市场的一体化,促进欧洲联盟成员经济的发展。而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签订的一系列贸易协议则说明,中国愿意在亚欧大陆寻找更多的贸易伙伴,愿意在亚欧大陆一体化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按照结构经济学的一般观点,世界经济结构总是呈现出中心与边缘状态。过去世界经济的中心在欧洲和美国,现在世界的中心回到亚洲。亚洲的最大优势就在于,与欧洲大陆联系在一起,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市场。中国国家领导人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亚欧大陆国家的合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如果亚洲国家与欧洲国家联合起来,中国与欧盟团结起来,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加强合作,那么,未来世界中心一定会出现在亚欧这块古老的大陆上。

  美国试图主动出击以挽救美国经济的颓势,改变美国的经济结构。可是,无论美国总统特朗普作出多大的努力,都无法改变美国经济衰落的大趋势。除非美国出现新的科技革命,新的产品应运而生,否则,美国要想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是不可能的。美国总统试图改变国际贸易关系,以便为美国经济发展争取到更多的机会;试图通过发动贸易战争,保护美国的市场,但是、这样做最终必然会导致美国失去更多。美国与欧洲联盟在大飞机项目领域相互竞争,最终必然会导致高速铁路行业异军突起。如果亚洲国家和欧洲国家联合起来,中国与欧洲联盟共同建设亚欧大陆高速铁路系统,那么,飞机时代将会逐渐地成为历史,高速铁路时代将会真正的到来。

  从马车时代到轮船时代,从汽车时代到飞机时代,从飞机时代到高速铁路时代,人类文明发展似乎正好一个轮回。人类从陆地上出发,面向海洋,曾经一度到达天空,现在人类重新回到陆地,乘坐高速列车驰骋在广阔的天地间。中国充分利用人类已有的高速铁路技术,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速铁路网络,并且投入巨额资金,开发新一代的高速磁悬浮列车和管道磁悬浮高速铁路,中国依靠科技创新实现了人类交通运输工具的不断革新,中国必将依靠铁路交通运输技术创新,为亚欧大陆一体化作出自己的贡献。

  历史就是如此的奇妙,当美国利用自己的霸权地位对其他国家发动贸易战争的时候,当美国试图借助于贸易战争巩固自己霸权地位的时候,中国作为高速铁路技术的拥有者,正在利用自己的地理优势,在亚欧大陆不断地延长自己的运输线,把亚欧大陆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陆变成世界经济增长点。中国与欧洲联盟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签署的一系列协议充分说明,中国已经站在了世界的中央,不管美国是否承认,也不管美国是否愿意看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不会挑战美国的国家利益,但是,美国要想挑战中国的国家利益,必须重新掂量自己的国家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