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文2019-07-15 11:55:13

教育的自主与多样

第一章、儿童时期的玩耍与学习

一、玩耍与学习的今与昔:

我在河北省中南部的一个小村庄长大,我的童年(约1970-1980)主要都在家里、附近的几条街巷、村边的树林和村外的田野里度过。没有任何买来的玩具,时间要靠自己打发,日子基本都在自得其乐中度过。春天时在田野里奔跑(趟倒了不少庄稼),捉各种飞虫,养幼小的麻雀,吹各种柳笛;夏天时爬到绿油油的大树上或茂密的矮树丛下歇息,用长满绿叶的细软枝条编帽子,拿着长杆捉知了,用皮筋和铁丝做的弹弓射鸟,到村南的水坑里耍水;秋天时利用堆在房前屋后的玉米秸捉迷藏,玩自己削制的捻捻转儿,用鞭子抽自制的陀螺,用铁丝推着铁圈儿在路上跑;冬天时弹玻璃球,堆雪人,打哧溜咣(晚上用水浇满在地上挖的一个长长的凹沟,第二天早晨就冻成了一条冰面,起跑后踩上去就会从这端滑到那端(哧溜),然后往往一屁股坐到在地上(咣)),造火药枪等。在8岁(虚岁)走进小学以前,大部分的孩子都不学任何东西,几乎没有人会数数儿、识字。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直到2000年左右,中国基本上不存在儿童的学前教育,除了某些大城市有一、两个青少年活动中心之外,也没有什么正式或专门的儿童游乐或玩耍场所。2000年以后,西方的儿童教育和玩耍模式逐渐被中国政府采用并推广。于是在许多城市的街边和幼儿园里随处可见由滑梯、秋千等组成的小型儿童娱乐场。大部分幼儿园也开始象西方国家的幼儿园一样用刀叉吃饭,连饭食的种类和样式也基本与西方的一样。欧美幼儿园流行的串珠子、给印好的黑白图涂颜色、各种剪纸及拼凑等也一丝不动地照搬到了中国。中国幼儿园里唱的歌也越来越多的来自欧美国家,有的利用了原来的旋律但把歌词改成了庸俗低级的歌词(就象过去的“两只老虎”),有的是把原词翻译成中文,有的直接就是原曲原词的英文。孩子们玩的芭比娃娃也都是与由国外设计、中国制造的出口货一模一样的白人男女,孩子们手里的许多图画故事书也与美国的一模一样,只是把英文改成了中文,人物仍是白人或黑人(我不知道这样长大的孩子在心里欣赏的会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是白种人的自豪感还是黄种人的自豪感)。

除此之外,现在的中国儿童除了识字、数数儿外,还开始了大量的阅读、背诵、算术、珠算,甚至连英语也都从小开始学了。我的侄女在石家庄,在上幼儿园时就会背三字经、千字文了。据说越好的幼儿园学的东西越多。到了小学,老师要求背诵的东西就更多了。我问她:“能不能不背,背这些有什么用?” 她说:“老师说这些都是国粹,必须背。” 然后又问我:“国粹是什么意思?” 我告诉她,国粹就是垃圾、污染,小孩子离的越远越好、知道的越少越好。

不仅如此,和外国的孩子们一样,中国的孩子们还都纷纷开始了学钢琴、小提琴、唱歌、绘画、舞蹈、体操等。有的小孩甚至要同时学习三、四种艺术。我的侄女还未上小学就开始跟着一个钢琴老师学钢琴了,而且还分了许多级,要不停地考试。

二、无所事事、悠悠荡荡与勤奋学习、忙忙碌碌孰优孰劣?

从我小时候的几乎没有任何玩具、不学任何大人设定的东西,到今天的玩不完的玩具、做不尽的手工、背不完的国粹、学不完的艺术,这究竟算不算一种进步呢?大部分的人都会说这当然是一种进步了,这不是进步难道反而是倒退吗?

1、儿童时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悠悠荡荡:

按照历史来看,小时候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不但能成大才,而且也平均比小时候勤勤恳恳、忙忙碌碌地学习的人更有创造力、思考力、判断力和领导力。

以秦末汉初这段时间为例,最著名的人物莫过刘邦、项羽、韩信了。刘邦从小就整天游手好闲,不事劳作,也不学习,长大了也是喜欢喝酒、玩乐,讨厌读书、种田。他的哥嫂因此和他分家而过,他的父母也不和他一起生活。他常常在两个由女人开的饭馆里赊账吃喝甚至借宿:因为这两个饭馆与其它饭馆不同,从不向他讨账。她们不只是对他格外大方或怜香惜玉,主要的还是由于他在那里吃喝时总能吸引更多的人进来吃喝,算下来争得不少反多。韩信更是不书、不农、不工、不商,常常穿着破衣服、挂着长剑到处游荡。没有饭吃,又讨不到饭,就天天到河边钓鱼,钓的多了就吃得饱,钓不上了就挨饿。有个漂衣妇(受雇于洗衣房,专门帮人洗衣服的人,洗衣时往往在河边或江边)看他可怜,天天把自己分到的饭分一半给他。韩信虽然穿着破衣服,但却整天随身带着一把长剑。有一次被一个屠夫的儿子拦住去路,嘲笑他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的样子却带着剑,要求要么彼此用刀剑打一架,等韩信把他杀了再过去(另一说为让韩信拿剑刺他一下),要么从他的裤裆下面钻过去。结果,韩信就爬下身子,钻了过去,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站起身,继续无所事事去了。披坚执锐、破灭强秦的项羽小时候也是一个无所事事之人,不喜读书,只爱舞枪弄棍。

这三位当时最成功、最杰出的人物在小时候都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之徒,这之间仅仅是偶然的还是有一定的必然性呢?以我这个平凡而普通的人的感受来看,这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有一定的必然性。我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无所事事、悠悠荡荡中慢慢地度过,时间长的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可玩儿的东西又如此之少,身边永远是时有时无的那三、四个伙伴。在这种日子中你有的是时间去胡思乱想,你也不得不通过海阔天空的胡思乱想来打发无所事事时的时间。我直到现在天天都爱胡思乱想的习惯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对我来说,只有当手停下来以后,脑子才会得到解放,才能开始各种思考。据我的观察,这也是大部分人的共性。可以说,正是童年和少年时(12岁以前)的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培养了我时时思考的习惯。这或许就是无所事事的主要好处吧。

以人及人、以心及心、以脑及脑,我觉得正是他们的无所事事使得他们能去思考,且更能进行关于全局和未来的思考。因此,无所事事使他们能息手而动心,变得更勤于思考,也更能发现并把握各种机遇。

另外,思考也是创造的源泉,勤于思考能增强一个人的创造力,使这个人更有创造性。对此,科学方面的例子也有许多。几乎人人都知道有个聪明的英国数学家叫牛顿。牛顿在七岁之前没有学过任何东西,也没有受过任何教育,在乡下跟着他姥姥在无所事事的日子中度过了他的童年,却在大约十四岁时就读完了大学。中国近期有个数学大师叫陈省身。陈省身直到大约十二岁时才进入小学一年级,之前也是在无所事事中度过的。提出进化论的达尔文不但童年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年轻时还是一门心思用在骑马打猎等游乐活动上,到上了大学还是悠悠荡荡地混日子。由此可见,所谓的小时候要进行智力“开发”的观点即使不是错误的,也至少并不总是正确的。

根据这些例子或再多的例子可能也无法得出无所事事能促进领导性或开创性人才的形成的结论。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听说过哪个杰出的领袖或科学家的童年是在忙碌于烦琐细小的活动中度过的。

那么这种方式有没有缺点呢?任何方式都有缺点。这种方式的缺点就是这样的人在长大后更容易喜欢空想、好高骛远,而不喜欢脚踏实地、踏踏实实地工作与生活。当然,这有时候也是优点。但当全社会上的人都有这个倾向时,社会就会流于浮躁、懒惰、轻夸而缺乏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精神。这样的人往往就象中国古代社会的“士”。古代社会养“士”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闲着、歇着,以便能想别人所不能想、做别人所不能做。但当有太多的“士”时社会就会浮夸、懒惰、堕落,而且太多的“士”既容易增加社会的不稳定,也更是一种人才和资源的浪费。

2、儿童时勤奋学习、规规矩矩、忙忙碌碌:

现在的儿童在幼儿园里不停地做些如串珠子、涂颜色、画画儿、剪纸及拼凑等手工,其好处是能培养儿童的动手能力,培养形象思维能力,有助于长大后在设计、制造等方面的成功。而早识字、数数儿也能为进入小学做好准备。阅读、背诵、算术、珠算、英语则是既增长了知识,又做到了早期智力开发。钢琴、小提琴、唱歌、绘画、舞蹈、体操等则据说能陶冶人的情操、培养人的性格,长大后能学会更好地调整自己的生活、适应社会,还能自娱自乐,如果一不小心成了名家,那更是边玩儿边挣大钱,名、利、乐三收,何乐而不为?

那么这些学习和活动有没有缺点呢?我觉得还是有的。

首先,我们来看看串珠子、涂颜色、画画儿、剪纸及拼接。按过去的情况来看,在整体上男孩子长大后比女孩子更有创造力、更有胆识、更有整体观、更有领导力、更善于思考。这除了男尊女卑的观念和风气这一原因外,也与女孩子性格上更柔顺和更能忍耐,以及家长和社会基于传统观念认为女孩子应学习更多的细小艺术有关。这一传统观念导致家长和幼儿园的老师倾向于教女孩子们更多繁琐的和涉及技巧的东西,如针织、手编、画画儿、钢琴、提琴等。而女孩子的更有耐心和更柔顺又导致她们能强迫自己沉溺于其中,不管是否喜欢。相反,由于男孩子相对地缺乏耐心,家长和老师又倾向于放纵他们,社会观念也不太强调男孩子学这些细致、繁琐的东西,所以他们很少被要求或鼓励学习针织、手编、画画、钢琴、提琴等。而且,即使有些家长鼓励或强迫他们去学,由于耐心有限和平时相对地受到的管束较小,他们表现出的厌恶和反抗也更强烈,结果也往往半途而废,不了了之。我觉得,正是女孩子更多地学习细小的东西而男孩子更多地无所事事导致了长大后女孩子在创造力、思考力和领导力上整体不及男孩子。

现在的社会上仍然是女孩子学得比男孩子多且早,而且学的往往是更细小、繁琐、冗长的东西。因此,可以预见,这样的一群孩子长大后在社会上仍然是男子能更多地创造,也更能处于领导地位。但问题是现在在我们的社会上,不论女孩子还是男孩子都开始天天在幼儿园里做起这些细小、繁琐、冗长的游戏来了。我担心在他们长大后,我们的社会将是一个缺乏创造力和领导力的社会,就象现在在欧美和日本长大的孩子。

为什么会如此呢?在我看来,这是由外界刺激、人的肢体动作与人的脑力思考之间的互相影响决定的。人的大脑在接收外界刺激时不能思考,往往要在刺激过后才能思考。人的大脑在身体做需要注意力的动作时也无法思考,要在不需要注意力时才能思考。所以思考往往需要安静、不分散注意力的环境和简单、无聊、无所事事的身体状态。每天中保持足够的枯燥、无聊、无所事事、彻底放松的时间才能促进思考、才能培养出思考的习惯。

因此,整天花太长的时间作一些细小、繁琐、需要集中注意力的活动,如为空白的黑白图样涂抹各种颜色、用针织或用手编各种图案的织品、串珠子等,会不利于思考型和领导型人才的培养和成长。儿童时期在忙忙碌碌、琐碎繁细中地度过的人长大后容易缺乏海阔天空的想象力,也会由于缺乏思考的习惯而缺乏创造力,且会过于注重细节和眼前,容易忽视大局和长远。这种繁琐的、机械的、重复的、细小的活动却是培养车间生产工人、办公室秘书或图书档案管理员的好方法。

我们再来看看早学习以及所谓的智力的早期开发。现在的儿童,每天从早到晚总是手脚不停地玩耍各种东西、学习各种知识,直至精疲力尽也不停止,说是要进行智力开发、早期培养。但这是否真能最合理地促进儿童的脑体发育是值得怀疑的。前面不论是牛顿、陈省身、达尔文的例子,还是刘邦、项羽、韩信的例子,都告诉我们早期的智力开发即使不是有害的,也至少不是对每个人都必要。在我看来,它最多对极少数的孩子有益,对绝大多数的孩子来说则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为什么会如此呢?我觉得所谓的早期智力开发就象“拔苗助长”。 早期智力开发就是干扰大脑的正常发育。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证明早期学习能对大脑的发育起正面的促进作用,也尚未发现具有正面作用的新刺激方法。相反,倒是有些证据表明早期智力开发是有害的。

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学弹钢琴、学拉小提琴、学舞蹈、学唱歌等,也同样不利于思考型和领导型人才的培养和成长。凡是肢体性的、艺术的东西都是感性的、形象的,也从而是浅层的。艺术学习所刺激和锻练的大脑区域也必然是与感性、直观、形象相关的浅层区域。而涉及科学和社会问题的思考却是抽象的、深层的。艺术学多了的人便不会或不再习惯于思考,更不习惯于抽象思考,其数理等方面的才能会被抑制。为了有利于思考型人才的成长和培养,不应全社会一窝蜂地让孩子们都去学艺术。

有人可能会说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不就会拉小提琴吗?其实,爱因斯坦的小提琴拉的很差,他也是在需要让自己的大脑放松时吱吱呀呀地拉几下。有人说钱学森不就既会钢琴又会提琴,科学也搞得很好啊。我觉得,他要是没有学过钢琴、提琴的话,可能会在科学上做得更好,甚至不应该不如他那位没有学过任何艺术的导师冯-卡门。

三、玩耍与学习的多样化:

上面的描述告诉我们,全国的孩子们既不能都无所事事,也不能都忙忙碌碌。如果都无所事事,他们长大后虽然都有较高的创造力和领导力,但会喜欢高谈阔论、懒惰散漫而不喜欢做踏踏实实的工作。一个充满这种人和风气的社会就会浮夸,他们的创造力也会由于缺乏实实在在的工作态度和踏踏实实的努力而难以转化为创新,他们的领导力也会汇聚在一起把社会引入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的境地。这样的国家不但不会发达富强,还容易连基本的生产和生活都成问题。同样,如果都忙忙碌碌,他们长大以后,社会上的人虽然都能踏踏实实地完成具体的工作,但却缺乏创造力;都喜欢注重个人利益和眼前利益,却置集体利益与长远利益于不顾;都活的实实在在、斤斤计较、俗里俗气,却不肯有所奉献、付出。这样的国家也不可能太发达富强。

为什么不赞成全社会的儿童有相同或相似的童年呢?这是因为我相信:相同的经历和体验倾向于使人的行为模式和观念趋同,造成人与人之间差异性的缩小,不利于人的多样化。但我们的社会却需要不同技能和性格的人来满足社会的生产、创造、娱乐和服务,需要不同视野的人来看到社会上前后左右、远近大小的问题和机会,需要不同观念的人来从不同的角度和层次看待各种利益和矛盾。为此,儿童时期的玩耍和学习应该多样化,以促进人的多样化,满足社会的需要。

有人可能会说,为什么非要培养不同的人来满足社会的不同需要呢,培养全面的人才不是更好吗?问题是在才能上全面而又样样卓越的人才很难得到,在观念上全面的人才更是不可能存在。由全面的人才来实现社会的全面和完整既不现实,也不可能,甚至全面的人才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就表明他们没有在任何专业领域走得更深,因而是一种缺陷的象征。在我看来,全面、完整的社会要由各种不同的专才加起来才能更好地实现,其间最多需要不多的一些全面人才起一些协调和润滑的作用。

全社会的孩子们应有各自不同的、尽量多样化的童年:无所事事、悠悠荡荡的童年,在玩具堆中度过的童年,在各种手工劳作中度过的童年,学习一种或多种文艺知识(诗、书、乐器、舞蹈等)的童年,学习一种或几种体育运动(球类、体操、跑步等)的童年,学习一种或几种科技知识(算术、机械、化学、生物、医学、天文、地质、气象、环境等)的童年,学习一种或几种社会或历史知识的童年,以及学习上面的两类或几类甚至全部的童年。

为了人的多样化,我们的社会应鼓励一些孩子天天学画画或弹钢琴,也要鼓励一些孩子多多少少学一点棋琴书画,更要鼓励一些孩子根本不学棋琴书画;应鼓励一些孩子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学习具体、实用的知识,也应保证有些孩子天天悠悠荡荡、无所事事;应鼓励一些孩子学习文艺,更应鼓励一些孩子玩弄科技。

我们的社会也应为孩子创造各种各样的游戏和学习。应有细小、琐屑的游戏,也应有粗旷、奔放、自由、简单、开阔的玩耍;应有讲规则、讲技术的游戏,也应有无规则、无技术的奔跑、争抢;应有室内的活动,也应有室外的场地;应有各种文艺类学习,也应有各种机械、科技类的作坊。不同的孩子或学校应有不同的侧重。

多样化提倡自由,鼓励每个人随心所欲地玩和学;也强调平衡,保证每种玩耍和做习都至少有最低数量的孩子在参加;更强调多样,使人们有彼此不同的童年,在有不同侧重的玩耍和做习中度过。

四、科技的重要性:

现在的儿童教育最大的缺点就是重文艺而轻科技。这一点不论在中国还是在欧美都如此。试想,如果家长们能让他们的孩子象学习钢琴一样从小到大跟着数学专家学习数学,中国会出多少大数学;如果家长们能让他们的孩子象学习钢琴一样从小动手接触科技制造和试验,中国会有多少大科学家、发明家脱颖而出。当然,科技受到忽视也不能只怪家长,主要原因还是我们的社会没有这种传统,欧美也没有这种传统可供我们抄袭,现在社会上也很少有人去系统地开发、制造各种适合于儿童玩弄的科技题材。

五、如何实现儿童玩耍与学习的多样化

要实现儿童玩耍与学习的多样化首先要在社会上树立多样化的观念,不但家长们要对儿童如何成长有不同的观念,儿童教育工作者也要有各自的信仰和理念,更重要的是各个幼儿园要有各自的信仰、理念以及与之相配套的活动设施和活动内容。各个城市、城镇也应有各种活动中心。社会上应有象钢琴、提琴、绘画、舞蹈老师一样的科技类老师,如教儿童化学类、机械类、天文类、计算机类等的老师。

比如,为了使相当数量的儿童能从小接触机械、科技类的实物和操作,除了要开办一些注重科技类的幼儿园,还要在各个城市和城镇的社区建立科技操作与观察中心。儿童们不但可以在这种科技操作与观察中心观察各种自然现象、科技现象,还可以自由地动手做各种基本的、简单的操作。比如,气体的热胀冷缩,水的三态变化,物体的热发光,小鸡的孵化,蝴蝶的三态,拧螺丝钉,装玩具汽车,制作桌椅板凳,晶体的形成,糖的不同水合形态,酸碱反应,磁电现象,光声现象,天体观察,显微观察等等。应让儿童们通过科技玩耍来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和知识获得初步的感性认识。

第二章、学习的代价

一、学科的代价:

考虑到人们正式接受教育的时间往往有限,每门学科又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和极大的精力来学习,所以学习每门学科都是有代价的。其代价就是学了这一门或这几门学科就意味着学习另一门或其它学科的时间和精力的减少,或学好了这一门或几门学科就意味着无法学好另一门或其它的学科。

几乎所有的中国学生都要学习英语,过去是从初中开始,现在则从小学就开始了,然后要一直学到大学,甚至还要通过英语四级考试。其间英语大约耗费了每个人20%左右的学习时间,可是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真正需要用上英语的人却连1%都没有。

上了大学后,有些学科明明白白与英语根本无关,却也要学英语,就更令人难以置信了。比如,学中文的、学绘画的、学声乐的、学体育的、学考古的、学中国古代历史的等为什么要学英语?这些人不但上大学时要考英语,考上大学以后要学英语,而且以后考硕士、博士时也要考英语。他们这一辈子用得着英语吗?半生不熟的英语能对他们的专业有何助益?而且,经过英语考试的筛选,又会淘汰掉多少在文学、艺术、体育等方面有杰出天分,但外语能力弱或对英语极端厌恶的天才和优秀人才啊。最后过关的怕是都是些什么都能学一些、都肯学一些但又由于什么都学不透、学不通的平庸、平常之才吧。

学习数学对许多人来说也是浪费,比如学中文的、学绘画的、学声乐的、学体育的等。学习物理、化学等对学文学或文艺的也是浪费。把他们从小到大浪费在英语以及数理化生上的时间用在他们的专长培养上,那得出多少大作家、大音乐家、大画家啊。古今中外的大师如师旷、李白、莫扎特、贝多芬等要是生在当今中国,经过英语和数理化生的熏陶,怕也只能被培养成平平常常的文艺工作者吧。

其实,不光英语、数理化生等学科对大部分学文的人是一种巨大的时间浪费,其它的如语文、政治、地理、历史等对大部分学工、学理的人也是一种浪费。

学科的代价在于其学习的长期性和由此导致的时间和精力的巨大消耗。这种消耗意味着一个人在成长时期学习了这些学科就很难学好其它的学科;这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学得多了,那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就会学得少了;学的科目多了,各科就很难学得精。因此,学科的代价也在于对才能的影响。

二、知识与学习的代价:

象许多东西一样,获得知识、拥有知识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不仅仅是学习时付出的时间和努力,更是这些获得的知识会改变和影响大脑本身的结构和功能。不经过医学手段或其它剧烈手段的重塑,这些改变和影响往往是持久的、难以磨灭的。

1、知识对空间的占据:

如果把大脑比作一个生产车间,放得机器或东西多了,就会拥挤,就会使每台机器的运转和操作变得困难,除非在操作一台机器前把其它不用或很少用的机器和东西堆起来。而放的机器或东西太多了,怕是堆起来也不够用。如果把大脑比作一个安装车间,只安一个机器时我们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把这个机器安装的很大、改进的很高级,但当要在其中同时安装多个机器时,我们往往就没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把每个机器都安装的很大、改进的很高级。

那么我们的大脑究竟有多大呢?这个车间究竟放多少机器才算多呢?据科学家说,我们的大脑容量大得很,即使目前知识最多的人也最多只用了它的1%。但科学家的话往往是最不可靠的,因为现在科学家的工作就是否定过去科学家的观点,未来科学家的工作就是否定现在科学家的论证。而且即使容量大的很,能学习、记忆很多很多的东西,我们也不必把我们的大脑变成图书馆或可移动硬盘,我们大多数人的大脑除了记忆外还有更重要的功能要发挥、更重要的任务去完成,而这些功能和运作往往需要占据更大的空间,有的甚至是越大越好。

在美国各个城市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每逢春节往往都要举办一次联欢和表演晚会以庆祝中国新年。不论搬到哪个城市,我几乎都年年参加。到目前为止,在所有这些活动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晚会节目主持人。这位中国学生在台上大方、自然、自信,毫不拘谨、做作,又没有任何失礼或唐突之举,浑然天成。他把晚会带动的轻松、愉快、连续、流畅,给人以极大的享受,使我第一次发现主持人的作用竟有如此之大。其前及其后的主持人大都拘谨有余而大方不足。也偶尔有一、两个嘻嘻哈哈的,但放松的过了头,变得不成体统。

这些表现欠佳的主持人都是认真学习的博士或硕士,都是靠成绩优良赢得的奖学金出的国。而这位表现优秀的主持人却是靠家里父母的资助出国读书。他在美其间学习也不努力,成绩很差,曾经两次让老师叫去讨论是否还应继续学习或能否毕业的问题。在为人处世上他热心助人、与人为善,很少计较,给人一种头脑简单、思想单纯、不够进取、知识不多的感觉。他以前并没有当过主持人。

我觉得,正是这种单纯、少知、不学少术的大脑导致了他在台上的举止轻松、大方自然,而头脑复杂、多知的人由于一举一动都要经过大脑许多复杂的考虑和决策,在不知不觉中存在许多顾及和犹豫,于是会表现的拘谨、僵硬、迟钝、呆板,无法坦然放松,无法自然大方。可见,对于当主持人这个角色来说,似乎是头脑里的知识越少越好,大脑里空旷的空间越大越好。反过来说就是,看似简单的节目主持这一功能却需要几乎全部的大脑空间来最好地完成。

据我的观察,不止节目主持人这一工作如此,电影演员、舞蹈演员、体育运动员、商人、官员、诗人等也大都如此,其工作需要大脑空间的几乎完全空旷、空白。学习太多知识的代价之一就是难以在这些领域成为优秀者。

我有一个朋友是在中国西北长大的穆斯林,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其全部教育是从大约六岁开始在一个阿訇的指导下研习阿拉伯文的伊斯兰经卷,同时学习一些汉字。没有经过写作锻炼,也没有学过数理化。到现在四十岁了也只会最简单的加减运算,连二年级的小学数学都不会。可是,他的阅读速度很快,他能飞快地、一字不漏地连续阅读很长的社会性或文学性文章,而且对里面的内容都能很好地理解、掌握,甚至记忆。他翻译了许多阿拉伯诗歌,优美极了,比我过去读过的许多大师们翻译的文学作品都更有韵律、滋味和意境。他翻译更多的是穆斯林宗教领袖们的作品,有上百万字。我读过一些,觉得翻译的通俗、流畅、平易近人。我还看过他写的自传,讲他的成长经历和对伊斯兰各种经学、门派的认识,读起来如溪流轻快地流淌在连绵起伏的山涧之中,优美、安静,十几万字犹如一气呵成,无缝无痕,连绵流畅,真是好作品、好文笔。

我想如果象他这样只懂中文和一门外文的人去翻译这种外文的文学作品、哲学作品和社会学作品应该比其它的人翻译的要好,去当文艺、社会、娱乐类杂志或书刊的编辑也应该会比现在绝大多数的编辑都强。

其实不仅文艺工作需要大量的大脑空间,科技创造工作也如此。只是科技创造往往需要在已有技术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提高,而且各种知识和技术都有可能被用来进行提高,所以好的科技人员不得不学习、了解许多知识,但这往往也是以对创造力的牺牲来换取的。知识越多的人,尤其是死记硬背了许多知识的人,往往缺乏创造力、判断力和思考力。这种对创造力、判断力、思考力的牺牲是学习知识的另一代价。上一章中关于刘邦、项羽、韩信的例子也能说明知识和学习是有代价的,而牛顿、陈省身、达尔文的例子也从反面说明存在学习越早代价就越大的可能性。

2、知识对大脑不同区域的兴奋和抑制的影响:

除了储存的知识会占据大脑空间以外,知识对大脑更主要的影响在于这些储存的知识能直接导致一些大脑功能区域的兴奋,并由于不同大脑区域之间的正相互作用(相互兴奋)和负相互作用(相互抑制)而进一步导致一些其它功能区域的兴奋或抑制。如果储存的知识都造成相同或相似功能区的兴奋,并从而导致另一些相同或相似功能区的抑制,那么所储存的知识越多,兴奋区域的兴奋时间或强度就会越大,被抑制区域的抑制时间或强度也会越大。

以我们现有的粗浅知识来看,知识的自发兴奋至少会导致植物神经的抑制,影响人的健康和活力。我们都知道书读得多的人往往有呆气,我觉得就与此有关。所以储存知识的另一个代价就是它对一些大脑功能区域有兴奋作用,而对另一些功能区域则有抑制作用,而且极可能是知识越多,兴奋或抑制的程度越强、时间越长。这样以来,拥有相同知识的人会出现行为、思维和性格的趋同。

3、学习过程对大脑的影响:

除了储存知识对空间的占据以及储存的知识容易导致某些大脑区域的自发兴奋或抑制外,获得知识的过程——学习——本身也是有代价的,不管是通过理解来获得知识还是不经理解来获得知识。这是由于学习或储存知识时会有一些对应的大脑区域的兴奋,而一个长久的学习或储存知识的过程会导致这些大脑区域的习惯性兴奋。一旦这种习惯性兴奋建立起来,即使学习或储存知识的过程已经结束了或结束很久了,这种习惯性兴奋还会自发地时不时地发生。我认为,学习的时间越长、强度越大,这种习惯性兴奋发生的频率就越高、持续的时间就越长、强度也会越大。如上面所述,这种兴奋也同样会导致一些其它大脑功能区域的抑制。这种学习过程中的一些大脑区域的兴奋以及由学习培养起来的学习后的一些大脑区域的习惯性兴奋及其对其它一些大脑区域的抑制可以算是学习过程的代价。

4、才能的相斥性:

上述知识与学习的代价或副作用会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才能的相斥性,也即一个人往往难以在掌握了某些才能后还能很好地同时拥有某些其它的才能。

我认为科技与文艺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才能是相斥的,对大部分的人来说是顾此失彼、不可兼得的。这可能主要是由于科技知识与学习科技的过程引起的大脑兴奋区域与文艺导致的兴奋区域是不同的,而且这两种大脑区域之间又有相互抑制作用。于是,科技学的多了就会导致大脑中那些科技区域的长期兴奋,而这种兴奋又导致大脑中文艺区域的抑制。反过来依然,文艺学的多了就会导致大脑中那些文艺区域的长期兴奋,而这种兴奋又会抑制大脑中科技区域的兴奋。这样一来,文艺学好了就很难学好科技,科技学好了就很难学好文艺。

我觉得,搞文学的不必去学数理,学过数理,尤其是学好数理的人,就很难成为好的文学家或文艺家了。同样,搞数理的也不必去学文学或文艺,文学或文艺学好了就很难成为好的数理学家了。

我说这些是为了克服当前的学生们人人都兼收并蓄的现状和趋势,并不是说都不要兼收并蓄了。我觉得应该有些人是兼收并蓄的,但有更多的人应该是专攻的。

三、对性情、观念、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的影响:

除了对才能的影响以外,知识、学习和学科还会影响人的性格、情感、行为模式、思维模式和社会观念等。在这些方面,相同的知识储存或学习经历会倾向于使不同的人有相似的行为模式与思维模式。对于同一个人,多学了某种知识以后与不学这种知识时相比在这些方面会有不少变化。这种变化可能是社会所需要的,也可能是社会所不希望的。也可能在这个时期或情况下是社会所需要的,在另外一个时间或情况下则不是社会所希望的。

比如,学习或背诵过诗词的人,看见夜晚天空悬挂的清亮的满月会情绪波动,往往忍不住会背上一两首诗或试着自己做上一两首诗。学过物理或天文的人,则往往会不禁想看清月亮表面的地质结构,想一想月亮的远近和运行,并由月亮的远近和运行想到宇宙的浩瀚,于是会忍不住观察起天上的星星来。而知道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则会想到嫦娥和玉兔,会进一步想知道她们现在还好吗,独自呆在月亮上是不是太寂寞、冷清了呢?

因此,就象各种职业的工作人员都有职业习惯一样,知识、学习和学科也会给人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烙印,塑造人的性格、情感、行为、思维和观念等。相同的知识、学习和学科会朝着相同的样式塑造人们的性格、情感、行为、思维和观念等。

当全社会的人都接受相同的塑造时,人的多样化程度就减少了,社会就会不再健全、健康。比如,学过卫生、检疫、护理、医学或生物的人往往有洁癖,过于注意卫生。当全社会的人都受过类似的教育时,就会人人都倾向于有洁癖。当人人都有洁癖时,就成了社会风气或通病,就难以有人再能意识到了。其结果不但造成人们的身心过于紧张,还会降低整个社会群体的疾病抵抗能力。

因此,教育中知识或学科的单一或严重倾斜不但会造成人才才能的单一,还会通过知识或学科对个人情趣、观念和态度的影响而使社会风气趋向极端、使社会观念和价值观念趋向单一,从而使社会僵化、落后。中国自汉朝开始,尤其是魏晋及其以后,整个社会的教育都彻底向文学方面倾斜,使得中国不但科技人才严重缺乏,还使得社会风气浮夸、骄纵,使得民众都倾向于追求虚荣和享乐。

不但知识或学科的单一或严重倾斜会不利于社会的维持和发展,所有的人或大部分的人都学相同的一种多门学科的组合也同样会不利于社会的发展。这是因为不论是单一的学科或知识,还是多门的学科或知识,只要大家学的东西都一样或相似,人们的才能就会趋同,人们的性格、情趣、观念、生活态度、社会观念、行为模式和思考模式等也都会同样趋同,从而会使社会风气、社会观念趋同、单一,使社会走向僵化。

一般说来,学习某种知识或某几个知识的组合的人越多,社会对这种人的需要就会越少,继续有更多的人去学这种知识就是社会所不希望的,不论是由于才能的原因,还是由于性格、行为和观念的原因。以古代社会为例,当太多的人习武时,就需要有人习文;当太多的人习文时,就需要有人习武。不但是才能和用途的原因——武可以保国、扩张,文可以保证灵活、自由,还有性格和行为的原因——武使人粗旷、务实,文使人细腻、虚幻。当太多的人都习文或习武时,社会就需要有更多的人去学技术和科学。如果教育没有满足社会的需要,社会就会衰退、落后,不但内部混乱、贫穷,还会任外人欺凌、杀戮。

第三章、教育要多样化的原因

一、教育要多样化的原因

教育的多样化主要是由社会对人才需求的多样性决定的。社会需要不同的人就象人们每天需要不同的食物一样。我们既需要馒头、包子、面条或米饭等主食,还需要蔬菜、油、盐等做成的菜类。要想吃得好我们还需要鱼、肉、蛋、奶等,要想吃得健康还需要五谷杂粮,为了更多地享受我们还需要各种佐料以做精彩的烹炒。与此相似,社会也有各种不同的需要,而不同的需要往往要由不同兴趣、才能和知识的人来满足。

教育不但可以教人以知识,还可以影响人的才能和兴趣。不同的教学方法和内容可以培养人们不同的知识、兴趣和才能,从而把人分化成各种人才,满足社会的不同需要——这是教育的功能和目的之一。即使社会上的人都天生相同,不同的教育也能把他们变成不同功用的人。因此,为了培养不同的人才,社会需要教育,更需要教育的多样化。

除了分化人才这一目的以外,教育的多样化也是为了适应人与人之间的先天多样性。这种先天多样性既包括人与人之间在肢体、大脑等方面天生的结构差异以及由此导致的人们在体能、技巧、记忆和思考上的差异,还包括人们在性格、爱好上的差异。这些先天多样性要求不同的人应用不同的教育方法和内容来培养。这样,在充分培养不同人才的特殊兴趣、爱好、才能和知识的同时,也更有效地分化了人才。

其实,不但在学校受到的教育是教育,上学其间在学校以外的经历和毕业离开学校以后的在社会上和家庭中的经历也是教育。我们不妨把前者称为学习,把后者称为经历。人们在从出生到死亡的整个过程中会有彼此不同的学习和经历(称为学习和经历的多样性),也会遇到彼此不同的机会(个人生存、发展和取得各种成就的各种可能性及其大小,称为机会的多样性)。不同的学习和经历会塑造不同的兴趣、爱好、特长和观念。不同的机会会给人不同的发挥环境和条件。先天的多样性和后天的学习、经历和机会的多样性一起造成人们彼此在能力、追求、观念和成就上的差异。

二、教育就象种庄稼:

学校培养人才就象农民种庄稼。不同的庄稼和蔬菜需要的种植节气和日期可能不同,有的要提前在头一年的冬天就种下(如冬小麦和郁金香),有的则要等到秋天才播种(如大白菜)。与此相似,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才能需要的教育起始年龄也不同。

不同的庄稼和蔬菜需要的不同日照、水分和温度,有的喜阴,有的需阳;有的旱一点儿好(如红薯),有的湿一点儿好(如大白萝卜);有的温度低一点儿好,有的温度高一点儿好。与此相似,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才能需要被教育的程度和力度也应不同。

不同的庄稼和蔬菜需要不同的种植密度和管理,有的可以密种且不需修剪,如玉米、小麦、水稻等,有的则要疏种且需要修剪,如西瓜、棉花等。与此相似,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才能所需的教育空间和教育手段也不一样。

不同的庄稼很少能混种,否则有些种类的庄稼就会被其它一些种类的庄稼所吃掉,甚至所有的庄稼都长不好。我曾经把香菜与白菜种在一起,结果最后几乎没有收获到任何香菜。与此相似,教育也不应把所有的人和不同的才能都放在一起培养,以避免有害的竞争,避免一些人才对另一些人才的消灭,或一个才能对另一个才能的歧视。

与种不同的庄稼需要不同的种法一样,对不同的人才也应有不同的教法。没有任何一种教育目的、一套教育方法或一种教学内容能适合各种人才的培养,也没有哪一种教育目的、教学方法或内容能全能地适合所有这些天生彼此不同的人。因此,单一的或少量的教育模式不能最好地培养出社会所需要的各种各样的人才和才能,只有多样化的教育目的、方法、内容,才能适合多样化的人群,才能培养出社会需要的各种人才和才能。

三、当前教育的单一化

与多样化相反,中国当前的教育基本上是单一的,不论是教学内容,还是教学方法。现在整个中国的小孩基本都用着一样的课本、看着一样的黑板、听着一样的讲解、学着一样的内容、做着一样的考题。不论是小学、初中、高中还是大学,99%以上的知识都来源于老师的口头讲授。

中国当前虽然也有了一些私立学校,但不论公立还是私立学校,教学模式也都基本一样。大家都要六周岁开始上小学,小学六年,主要学习语文和算术。然后进入初中,学制三年,主要学习语文、代数、平面几何、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政治。然后进入高中,学制三年,主要学习语文、代数、立体几何、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政治。然后参加全国统一考试,按分数高低和个人志愿进入各级和各类大学。到了大学,除了专业知识外,都要学习高等数学、英语、政治(或哲学)等,经过四年左右毕业。对此,大家都已习以为常,没有觉出有什么大的不妥之处。

但为什么都要通过上学获得教育?为什么都要通过书本学知识?为什么都要通过老师讲课学知识?为什么要一律六岁开始上小学?为什么要一律小学上六年?为什么都要学英语?为什么初中都要学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生物、政治?为什么高中理科都要学语文、数学、物理、化学、英语、生物、政治?为什么高中文科都要学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政治?为什么到了大学都还要学数学、政治、哲学、英语?为什么都要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

我们不妨对所有的现实都问一个为什么,然后再看看是不是每个都是必要的、正确的,对所有的人是不是都应该如此。如此,我们也就同时知道该如何改变我们的教育了。

我们不妨首先来看一看关于入学年龄的问题。现在不论美国还是中国,小孩要一律五或六周岁才开始进入小学。那么,为什么不能鼓励或允许有些人三、四岁就开始,有些人八、九岁才开始呢?由于人与人之间智力的聪笨和发育的早晚不一样,性格的逆顺程度也不一样,所欲培养的才能也不一样,因此接受教育的起始年龄也不必一样。而且即使是同样类型的人,所欲培养的才能和方向也一样,也不必都同时开始上学。

有人可能说,“若允许早上校,那大家几乎都希望他们的小孩早上校,结果会造成教育提前,而过早接受书本教育对孩子的身心发展不利。” 我认为,只要家长端正了观念、认识到早上学的危害,就不会发生一窝蜂般地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早上学的问题。另外,早上校也不见得就对小孩的身心发展不利,关键是看你教育什么、如何教育了。自己动手、自己观察、没有快慢、没有评比的教育方式应该不会影响小孩的身心发育。

还有人可能说:“即使同一年龄上学,如果你的小孩确实聪明,可以入校后跳级;如果不够聪明,可以以后留级。”我认为跳级或留级确实是一种选择,但不应该用这一种选择取代所有其它的选择。各种方式都有它的优缺点,对于发育晚的孩子,留级并不见得就完全比晚开始好。一是即使留级了,他们在不应该受教育的年龄也已经被迫接受了他们不应受到的教育或摧残,二是留级对小孩自信心和自尊心也是一种打击。而发育早的学生若跳级,则跳级后会换到一个新环境,既有压力又会失去原有的朋友、还会对其它同班同学形成竞争压力、造成不良影响,因此跳级并不总是比早开始好。

为什么全国学生都要接受相同模式的教育呢?是因为这种教育模式是最好的、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吗?显然不是,只是大一统、大同一的观念在作怪。人人都害怕自己的与别人的不一样,万一别人的比自己的好,自己不就落后了吗。于是,大家都要求全国同一。即使有人宁愿独立摸索,一旦建立也会被别人照搬过去:我无法让你与我相同,我就与你相同。总之,只有大家都一样了才好、才放心,才不会日夜忐忑不安、惶惶不可终日。

而且一旦有比较、有评比,就很难不“同”;一旦有考试、重考试,尤其是全省或全国统一性的考试,就不可能不“统”。“同”和“统”在某些方面本来就是同一个意思。

现在的教学方法都采用课堂讲解式的教学方法,学生们要通过抽象思考和想象来学习。这种方法虽然有快速、省事、省钱且可以无所不包的优点,但牺牲了通过眼、手等感觉器官来获得真实、形象、直接、具体、活生生的认识的机会,以及通过这种学习来得到正确、深刻、全面的理解的可能。

抽象的理论知识只能代表真实现象的一小部分,真实的现象要复杂、丰富、精彩的多,也更能引人入胜、激发人们的好奇、兴趣、热爱和思考,从而能自然而然地培养学生们的兴趣和热爱。这不但能激发他们的学习热情、取得好的学习效果,也能使他们毕业以后能以积极、热情、热爱、享受的心态从事生产、科研或服务行业的工作。不但使生产和科研的效率和效果大幅提高,也使人们在生产和科研中更有创造力和创造性。这些都是抽象的理论教育不能带来、无法实现的。

至于所有的人都得到全面的、多学科、多方面的教育,则不但是不必要的,也往往是有害的,这一点已在上一章“学习的代价”谈到。现在不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教育,在教学内容上都不但单一、同一,而且都是全面性、多学科的知识。这种单一的知识全面化教育不知已经毁坏、耽误了多少人才,又正在有多少的人才被这样毁坏着。

四、考试标准全面化的危害:

有一个国家需要制造各种武器,其领导者经过各种考虑后要求各种机动作战机器都要达到一个起码的同一标准:具有抗枪弹打击的能力,并能在陆地上奔驰。按照这样的标准造出来的飞机要有厚厚装甲的包裹,并有沉重的传动装置以实现陆地奔跑。这样的飞机由于其沉重和庞大必然导致隐身性、机动性和远航性的大大降低,在空中很容易成为其它武器攻击的慢靶。在与敌方的不能抗枪弹、不能在陆地上奔跑的飞机的格斗中也很难取胜。按这样的标准造出来的战舰又会如何?能在与敌方的不能在陆地上奔跑的战舰对抗时不被击沉吗?能造出象巡洋舰或航空母舰一样的大舰吗?我们的教育以同一的、全面的标准来要求学生则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考试标准的统一化往往意味着考试内容的全面化,因为不全面化就不能适用于所有的专业。不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考试内容的全面化都会导致类似上述现象的后果发生。在2007年左右一个刚加入清华大学不久的年青画家因为与国内教育管理理念的不合,辞职了。我听说最后的促发因素是一个他想招为美术研究生的画家因为英语考试成绩不及格而连续多年无法考上研究生,这一年报考他了的研究生后又因同样的原因无法被录取。而他能招上的、门门考试都通过的研究生在他看来没有一个有画家的水平或潜力,都不值得培养。

为什么学美术的必须考英语?英语学得好只能说明一个人语言天赋好或喜欢学习语言,或肯下大力气学自己并不喜欢和爱好的知识,也即是比较规矩、自律的人。语言天赋好或规矩自律的人,美术才能并不见得就一定好,而且往往不会好。同样,美术才能好的人,语言天赋也不一定好。学美术的要考英语,这与学英语的要考美术差不多一样荒谬。

就兴趣而言,喜欢学习语言尤其是外语的人,对美术的兴趣并不见得高,而且往往不会很高,而沉迷于美术的人则往往更难以再对无用的外语感兴趣。规矩、自律的人也往往由于缺乏激情和兴趣而没有多大的创造力和前瞻力。因此,我们确实难以接受学美术要考英语这样的要求。

其实,不光美术、文学、舞蹈类不需要学英语,其它的大部分的专业如理工类等也并不需要人人都懂英语。要是人人都能熟练地运用英语,那还要专业英语人员和翻译干什么?何况人的精力有限、兴趣各异、才智各有所长又各有所短,要求人们无论是干什么的都要学好英语,那会造成多大的时间和生命浪费,又会造成多少痛苦和压抑,又会埋没多少人才。如果英语真的那么重要,而中国文化、传统和科技又基本一无是处,全国的儿童们倒不如完全放弃中文而改以英语为母语。

对大部分的学科来说,不只外语知识和技能对其中的大部分人是不必要的,其它的许多学科对其中的大部分人也是不必要的,只要有一小部分人会就足够了。比如,语文考试除了对文学类的有用,对其它的学科来说就象外语一样无用。学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等的为什么一定要语文好?学工的为什么需要语文好?学美术、体育、舞蹈、演艺的也同样不需要语文好。而用语文作为一个考试科目来筛选这些方面的人才会筛掉多少真正的人才和专才啊?

多加入一个不必要的考试科目,并不仅仅造成时间的浪费或使考试变得复杂、困难,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任何一个不必要的考试科目都会过滤掉一些因不善于此科目而被过滤掉的人才,留下一些因善于此不必要科目而被选中的人才,结果就是淘汰了大部分的真人才,选中的大都是庸才或假才。中国的高考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即使不作为升学或录取标准的科目,其平时的考试和测验对不喜欢或不擅长它的学生来说也是无尽的痛苦、打击和折磨。我们不妨以其中最不容易让人讨厌的体育为例,来看看其中的具体情况。不知从几何起,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再到大学的前两年,所有的学生都要参加体育考试,都要达标。体育不达标甚至不让毕业。

象人的智力一样,人们体质的各方面象力气、爆发性、耐久性等也受先天遗传的影响。有人天生就是傻子或弱智,对他们来说后天的智力和知识教育基本没有任何助益,再多的努力或责打也无法让他们达到正常人的水平。与此相似,有的人天生体质就有不足之处,而政府却制订了一个统一的体育标准,要每个学期都考试,要求所有人都达标。

我的一位高中同学天生的在体力上耐力好但爆发力差。为什么说是天生的呢?因为有人告诉我,二脚趾比大脚趾长的人爆发力好,反之大脚趾比二脚趾越长的人爆发力越差。我想这里面也多多少少有一定的科学根据:跑步时在脚掌推进完后,就剩下脚趾的推进,一个大脚趾的推力显然不如再加上一个二脚趾的大。而且缺乏二脚趾保护而又过长的大脚趾甚至还会由于无法及时给予足够的推力而对地面发生磕绊起负作用。据我的观察,这一经验论点基本正确。

我的这位同学就是大脚趾出奇地长,比二脚趾长处一大节儿。短跑比赛时,他加速慢而且加速到一个较慢的速度后就再也无法更快了,所以他的短跑从来没有及格过。自从要求体育达标后,他的头上就永远地顶上了一团遮天蔽日的乌云,他的心头就有了又压又堵挥之不去的沉沉阴翳。从那儿以后体育达标就成了他的心病,本来整天和我们嘻呵玩乐的一个人在以后的几年中总是眉头紧锁,而且变得非常害怕、厌恶体育课。在达标考试前一、两个月,他就开始天天晚上沿着操场练习短跑,就这样到了考试时还是无法及格。还要经过两次补考,最后老师在轻蔑和不耐的呵斥后给一个勉强的及格了事。他的跳高也是在多次练习和补考后通过的。

我的这位同学何过之有?竟要受这种折磨。要说有过错也是他爹娘的过错,谁让他爹娘不把他的脚指头生得科学一点儿呢?由于天生的缺陷或不足,竟要经受如此打击和折磨,情理何在?而他在跑长跑时,却是耐力极好,几乎可以一直跑下去,速度始终不快不满地保持原有的节奏。因此他长跑的达标却是毫无问题的,他还跑过市里的两次马拉松比赛。可是不管他长跑如何,他的短跑还是永远也达不了标。我觉得这种体育达标就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歧视,是一种虐待狂为了变态的快感而对学生们进行的奋力抽打。象英语和体育一样,其它科目的考试也基本一律如此。在我看来,如果非要考试,不妨让学生们根据自己的长处任选两个科目来参加达标或及格考试。

我想身材短小又长着一颗大脑袋的爱因斯坦同志要是长在中国,在短跑考试时会是一幅何等模样。光一个体育达标怕是就会摧毁了他的自信,还能指望有什么创造吗?瘫坐在轮椅上的霍金也只能是被人扔在大街上用于发财致富的乞讨工具吧。

身体健康不论对学生学习还是以后工作确实都很有利,但锻练身体并不需要通过硬性的达标考试来监督。只要规定适当的运动量就足够了,没有必要通过达标考试来摧残或压制心灵的健康。如果硬要达标考试,也要放弃统一的标准,要因人制宜地各个确定标准,而这样其实也就等于没有什么标准了。

有人说体育达标是为了保证人民的体质,是国家出于对我们身体健康的重视而采取的措施,是为了防止再成为“东亚病夫”。其实,“东亚病夫”是平民饥饿和官员吸食鸦片的结果,和体育达标没有多少关系,不然清末以前的中国同样没有体育达标,怎么就不是东亚病夫呢?

如果国家真的重视人民的身体健康,似乎更应该关心一下学生们毕业后的体育锻炼。按二十五岁毕业,毕业前这许多年的锻练能让人终身健康吗?我想最多能让人再受益十年,但三十五岁以后呢?平均说来,三十五岁到六十岁是个人工作和生活最重要、最繁忙的时侯。其间锻练身体的场所、设施以及人们的时间和心情都大不如上学时,而且随着青春逝去,身体开始明显地走上了下坡路,高血压、高血脂、骨质增生、肿瘤、癌症等开始随机光顾了。这个时候是人们最需要锻练身体的时候。在我们身体年轻的时候强调身体健康的国家在这个人们更需要锻炼身体的时侯反而不再进行达标考试了。当然,人们这个时候还是不需要达标考试,但更需要操场、跑道、健身房。政府应该广建这些设施,给人们规定运动量,并通过赏罚来鼓励人们通过锻炼身体达到规定的运动量。

第四章、教育的自主与多样

我们的社会需要多方面的人才,既需要不同方面的专才,也需要许多方面的兼才,为此我们需要教育的多样化。不但所教内容的侧重、宽窄、先后、取舍不已,教学的方法、目的和要求也应多种多样。这除了每个学校最好能针对各个学生因材施教外,更需要学校多样化。教育的自主与多样主要靠学校的多样来实现。

不同的教育会培养出不同才能、性格、能力和兴趣。人的个体之间又是如此的千姿百态、千差万别,先天的多样性和后天经历的多样性造成人们对各种知识的接受能力和对各种技能的兴趣存在差异。因此,利用教育的多样化与个人的多样性可以很好地实现人才的多样化。

教育的多样化是指教育体系中应共存许多独立的教育系统或模式,各种教育系统或模式有各自独特的教育理念、教育目的、教育内容、教育方法和教育手段,而且每个教育系统或模式的社会流行率(在整个社会中所占的份额)都不高于10%。

教育系统或模式的多样化主要靠学校种类的多样化、教学内容的多样化和教学方法的多样化来实现,但其它方面的多样化也是必要且重要的。

一、单个方面的多样化

1、学校种类的多样化

(一)、种类举例:

学校的种类可以根据各种指标分成许多种,在此仅列举几种以做解释。

(1)、根据老师来源:

社会上学校的种类根据老师来源的不同应该存在家庭式学校、学徒式学校、专业式学校、兼职式学校等。

家庭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主要从自己的父母或其它长辈(如叔伯、姑姨、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等)处获得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

学徒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主要从直系亲属以外的、不以教学为主要职业的个人那里通过观察和动手操作来获得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

专业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主要从以教学为主要职业的单个人或多个人组成的教学团队那里获得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

兼职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主要从以教学之外的职业为主要职业的多个人组成的教学团队那里获得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

(2)、根据学生的多少:

社会上的学校根据其学生人数的多少应该存在单散式学校、少集式学校和多集式学校等。

单散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独自或仅与另外一个或两个孩子一起从单个人或多个人那里获得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而且这单个或多个教授者中的每个在每年内所教的学生也不超过三个。

少集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与多于两个但少于十一个的孩子一起从一个或多个人那里获得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而且这单个或多个教授者中的每个在每年内所教的学生也不超过十二个。

多集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与其它多于十一个的孩子一起从一个或多个人那里获得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

(3)、根据设施和场所:

社会上的学校根据教学设施和场所应有教室式、研习式和实习式学校等。

教室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在没有多少实践设施的房间或场所主要通过听讲和阅读来获得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

研习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在有实际设施的房间或场所主要通过观察和具体操作来学习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

实习式学校是指孩子在7岁-14岁之间至少有两年以上的时间从社会上的科研、生产、服务、管理等工作单位处通过观察和实习来学习能力、技术、知识或观念。

(4)、根据资金来源:

社会上的学校根据资金来源应该有私立式、集资式、教派式、公立式学校等。

私立式学校是指学校除了从政府那里获得每个学生应分配的平均教育经费外还从学生或学生家长那里收取一定报酬的学校。

集资式学校是指学校除了从政府那里获得每个学生应分配的平均教育经费外还从社会上的实业或学生家长之外的个人那里收取赞助或资助的学校。

教派式学校是指学校除了从政府那里获得每个学生应分配的平均教育经费外还从宗教、信仰、主义或学术组织那里收取赞助或资助的学校。

公立式学校则是指仅从政府那里获取教育经费的学校。按照这个定义,当前收学费的中国和美国公立大学实际上已不算公立大学,而应算私立大学了。欧洲一些福利好的国家则还有真正的公立大学。但世界各地的公立小学、初中和高中等则大都还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