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文2019-08-22 15:40:27

香港人眼中的英国和中国

我过去对罗大佑1990的《皇后大道东》十分困惑,不明白港人为什么会对英政府或英女王有那么大的好感。

“有个贵族朋友在硬币背后,青春不变名字叫做皇后,每次买卖随我到处去奔走,面上没有表情却汇聚成就”:不但把英女王称为朋友,还对她充满感情和感激。

但对中国的接管却满是满怀焦虑甚至绝望: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照买照卖楼花处处有单位,但是旺角可能要换换名字”:“旺角”这么好的名字谁肯换,若换名字只能是名不副实时,于是只能换为“穷角”,意指香港的繁荣恐将不再。

“这个漂亮朋友道别亦漂亮,夜夜电视荧幕继续旧形象,到了那日同庆个个要鼓掌,硬币上那尊容变烈士铜像”:指女王不但外表漂亮,心地亦善良,统治快结束了也不趁机破坏、掠夺(苏联撤出东北时就进行了大肆掠夺),也不搜横征暴敛或刮民脂民膏(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罕见的)。后面两句是指那个日子终究很快要来到,到时大家不得不鼓掌庆祝,硬币上的女王头像也就随之换为导致近两亿中国人惨死的毛泽东的头像了。总的来说就是善良的统治要结束了,代之而来的将是残暴的统治。

刚开始听这首歌时觉得:中国人在殖民地做二等公民,受英国人管辖,何其屈辱!回归后自己当家作主,成为香港的主人,该何其骄傲!这香港人是怎么了?莫非被奴役久了,自以为成了二鬼子,不想当中国人了?

可是在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中港人(包括那么多我们喜欢的歌星和影星)又是如此真诚地支持中国人争取民主自由。而这种真情流露是绝对装不出来的,就像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港人的真情。汶川大地震后,香港共捐230亿港币,其中民间捐款130亿港币,香港当时仅约600万人。

香港人到底是想当中国人呢,还是想在殖民统治下当二等公民呢?这一困惑在以后的30多年中随着经历和知识的增多才渐渐解开。

2012年夏天我去香港呆了三个月,特别惊诧于香港的干净和效率。街道上人如潮水,比纽约还多,但看不见一团废纸或一片垃圾,更没有人随地吐痰,使见识过纽约之脏的我大为吃惊:想不到咱们华人能提高到比白人还高的素质。

路上小汽车不多,多得是长龙一样川流不息的有轨和无轨公交车。难以想象连成一片的如此之多的公共汽车不但能同时运行,还没有丝毫的堵塞,且极为准点。这些陆地公共交通四通八达,配以渡船,使我们可以抵达任何想去的地方。

这里几乎见不到警察,也可能是警察太不显眼使我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看着这些,我竟有些能理解刘晓波的“殖民三百年”了。

从港人的公德心我看出了港人的团结,因为一群不团结的人肯定不会主动维护这座城市的整洁。只有互爱团结同时又爱自己的政府的一群人才会人人都爱护自己的城市。从香港公共交通运输的细致、发达与便利,也可以看出香港政府的勤恳为民,是值得人民爱戴的政府。至于低税收和近乎免费的医疗体系就更不必说了。

民众的团结互爱和政府的勤恳为民使香港不同于中国大陆的任何一座城市,包括北京与上海。这个印象使我坚信香港真的是铁板一块儿,是难以被攻破的,中共的武力镇压在这里会碰壁。

到达香港后的第三天,我趁着新鲜劲儿坐公交车去了相邻的深圳,想一做比较。一位多年未见的老友开车带我到深圳最繁华的商业区来了个走马观花。深圳的道路确实更宽阔,绿化得很像欧洲。他然后带我到罗湖口岸的步行街(似乎是中英街),让我看过去的旧口岸(当时在倒时差,对此记不太清了)。步行街并不繁华,走到尽头有一个窄而高的关卡,我们无法继续前行。他指着这个关卡说就是这里了,这里离香港最近,与香港只有一河之隔。

他说:当年大逃港时,许多大陆人就是从这里及附近的地方游过去的。河这边有中国哨兵及战士巡逻,河那边有英国哨兵及士兵巡逻,许多人在渡河时被士兵们开枪射杀了,其中有许多妇女和儿童。

他说完后看我无动于衷的样子,便一直盯着我看。我由于时差的原因,到了下午四五点钟就昏昏欲睡,脑袋极不清楚。看到他如此看我,我只好使劲儿打起精神。

我:是英国士兵怕咱们中国人游过去而开枪射杀的吗?

他:不是。是中国士兵怕中国人逃过去而开枪射杀的。许多人被打死了,据说河水常常染红。

我惊得沉默不语,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士兵要射杀中国人。

我:为什么中国士兵要杀中国人?

他:因为中国视这些难民为叛徒。

我:那英国士兵也等在那边射击游过去的中国人吗?

他:不。一过去就是香港的土地了,中国士兵就不能射击了。英国士兵会把游过去的中国难民带走。

想象着当时的画面,我同情起那些苦难的同胞,希望他们能尽快逃离扫射。

我:那这条河是中国的还是香港的?是不是游到河中间就算到香港那边了?就不会被扫射了?

他:当时整条河是香港的,1997年回归后才在河中间重新划了界。射击河里的人实际上是越界的。中国战士不但射杀河里的人,有时爬到对岸了也被射杀。为此,英国人多次抗议,可是中国继续开枪扫射河里甚至岸上的人,英国人也没有办法。

我当时的震惊难以言表,怎么会有这么邪恶而荒唐的事?中国难民要非法越境进入香港,射杀中国难民的不是守卫香港土地的英国士兵,反而是领土未被丝毫侵犯的中国士兵。我想这种主动命令士兵射杀逃跑难民的事怕是只有中国政府才能干得出来吧。香港人和英国人会怎样看待这个操蛋政府和其领导下的国家机器呢?经历过这种荒谬惨事的港人是愿意让异种的英国人统治呢,还是愿意让同种的大陆魔鬼统治呢?

回到香港后我上网搜索了一下,从匪党夺国到文革结束,成功逃到香港的中国人竟有200到250万之多。这可能比当时香港的总人口都多。据说最多时每天有5000多人跳河逃到香港。可以说,*****活着的每一天都有中国人冒着被打死的危险跳河逃港。

此正是:

LBYD一天不死,国难就一天不止;

恶魔匪党一天不除,人民就永无宁日。

后来我想起这事不只中国政府干,似乎是共产主义国家都这么干。比如,北朝鲜也这么干,北朝鲜士兵就是这样射杀逃往中国或韩国的北朝鲜难民的。

后来我又想起,东德也这么干。我1996年在德国时,我的德国教授告诉我,好多东德青年不堪忍受东德政府的独裁专制,追求自由,翻越柏林墙逃往西德。好多东德青年在翻越柏林墙时被东德士兵射杀。他儿子就是在柏林墙被推倒的前一夜翻过去的。他儿子和他们商量,他们全都支持他翻墙。他们夫妻在担心和等待中度过那一夜。没想到第二天墙就倒了。

我后来发现,西方人把“深圳河”称为“中国的柏林墙”。

受1989中国民主运动的鼓励(虽然失败了),邪恶的东德政府连同它的柏林墙很快就被东德人民推到了。原本属于香港(在回归后被从中间分割的)深圳河,却成了邪恶政权渗透香港、蚕食港人的通道。

香港人不喜欢中共,这可以理解。那英国人待他们怎样呢?

我对英国文明的了解始于1996年。1996年我和我的德国教授聊天时,有如下对话:

教授:China is big!

我同意地:Yes, China is great!

教授:No, not great, just big.

我争辩地:Yea, China is great!

教授严肃而坚定地:No, just big.  Only Great Britain is great!

我英语很差,对big 和great的区别不太清楚,在中国时又总是喊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所以认为说起中国就应该用great。我其实当时并没有说中国伟大的意思,是想说中国不光面积大,自然环境和资源也丰富多彩,因此觉得big不够,应该用great。

由于他只承认英国great,我隐约意识到great是伟大的意思,而big只是面积大而已。我本想争辩中国不但面积大,而且有四大发明,真的伟大,但一想到人家连自己的国家,伟大的德国,都不认为伟大,我也不能太不谦虚。我觉得德国在近代科技史上若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我十分奇怪,我的德国教授为什么认为只有Britain是伟大的。英国虽然有牛顿、达尔文、法拉第、麦克斯韦、卢瑟福、道尔顿、汤姆逊、布拉格、弗莱明、瓦特、培根、罗素等等,但德国也不见得就不如不列颠啊?

德国有高斯、莱布尼茨等伟大的数学家,爱因斯坦、普朗克、海森堡、薛定谔、波恩等伟大的物理学家,莱比锡、哈伯等伟大的化学家,无数的机械学家(西门子、奔驰,戴勒姆,赫兹,迪赛尔(Diesel)等),无数的思想家(包括德国人自己瞧不起却被我们供奉为伟大导师的马克思)和音乐家(贝多芬、巴赫、施特劳斯等)。

既然人家德国人对外都不敢自称伟大,我从此再也没脸说中国伟大或中华民族伟大了。我甚至觉得如果人家都自称不伟大,那我们应该自称垃圾国或垃圾民族才对。

我们中国人不知道香港人在伟大不列颠统治下的生活,但我们知道英国统治下他们那里出了无数的歌星(苏芮、黄家驹、张国荣、梅艳芳、蔡琴、许冠杰、谭咏麟、钟镇涛、张学友、黎明、林子祥、郭富城等等)和影星(不一一列举),为我们提供了无数的歌曲和电影。由此可见,殖民统治并不可怕。而同时期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却是匍匐在地、惨死无数、万民齐喑。

在1997年主权移交后,香港的电影和歌曲也变的一年不如一年。如果没有周星驰拍的那几部,情景就更惨淡了。现在香港的影视业已基本完全暗淡无光,可与中国看齐了。

所以,共产党的统治比殖民统治可怕得多、黑暗得多。我们中国人可怜香港人处于殖民统治之下,就像乞丐在担忧富人们能否吃饱。我们更应该可怜的处于共产党的统治之下的自己。

其实,现在天天在电视、电影里歌颂的满清王朝就是完完全全的殖民统治。咱们中国人对被愚昧落后的外族进行殖民统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认为这是伟光正的绝好时光,天天在电视、电影里歌颂宣传,却对中国人被文明先进的外族统治耿耿于怀、又惊又怕,认为香港人生活在丑黑恶的悲惨岁月。

英国人不得给港人创作自由,还给港人言论和出版自由,使港人有无数独立的报纸和电台。可是在主权移交中国短短20年不到的时间内,香港的报纸已几乎全被中共收编,包括明报、凤凰等名震一时的媒体。最多再过两三年,仅剩的苹果日报等也得关门或接受收编。很快,香港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也将不再。

与此相应,香港的新闻自由在世界上的排名也因此由原来的前10名、20名下降到现在的约80名。以后还会逐年下降,直到与中国看齐:中国的新闻自由度排180名左右,全世界几乎最低。

英国人还帮助港人发展了教育和科技,使香港的大学和科技在整个亚洲仅次于日本!本来,假以时日,香港的教育和科技要超过日本是极为可能的。可是,现在处于中共威胁下的香港就不要再谈什么教育和科技了。

英国人还给港人以法治的民主(陪审团制度),使港人彻底摆脱了没有法治只有官治的悲惨历史。而这正是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送中条例”要葬送的!

“送中条例”就是赋予中国警察随便到香港抓人的权力,企图不需要以非法绑架的方式就能随便到香港抓人。其目的不仅是避免再次到香港非法绑架香港人或瑞典人(铜锣湾书店的老板桂民海及员工,以及明天系的肖建华等),还要以此敲诈勒索香港的富豪,并彻底消灭香港的民主派。但这样以来,不但富豪和民主人士可以被直接抓住,每个香港人也都可以被中国公安名正言顺地直接抓走,到中国接受官治下的审判和处罚。

如此,每个香港人都成了中国官员的奴隶:国官为刀殂,港人为鸡鸭。如此,香港人就和中国人一样了。如此,中国人幸灾乐祸、乐见其成,香港人怒火冲天、坚决不从。

英国人主动给予港人对民生至关重要的法治权力,中国人反而倒行逆施,要强行剥夺。若诸位是港人,诸位是希望异种的英国人统治,还是同种的中国人统治,还是香港人独立自治?

不止如此。

在主权移交后,为了加强对香港的控制,中国政府大量把中资企业引入香港,并通过中资企业把大量驯化了的中国雇员引入香港,试图改变香港的人口结构。

从1997到2019,大约有150万中国人通过这种渠道定居香港,使香港的人口由600万上升到750万,据说现在中环以内都是说普通话的。由此导致香港的房价在过去10年涨了300%。

300%是什么概念?现在美国的房价比价格较低时的2010年也只涨了50%左右,结果大部分人已没有能力买房了,不得不租房。而租金也水涨船高了。如此,香港人的悲惨我们也能略知一二。

现在又推出个“深圳先行区”政策,使香港人能更自由地到深圳定居,其目的就是进一步置换香港的人口:使更多的香港人离开香港到深圳,使更多的中国人进入香港,以此达到同化和长治久安的目的。“

“先行区”的终极目的是使香港成为深圳的卫星城市,也即以深圳吃掉香港。

过去是有不少香港人不得不到深圳发展,但深圳的房价现在也高得不得了。所以这个以“先行区”深圳吃掉香港的狂妄梦想从一开始就困难重重。

是接受异种的殖民统治?还是接受同种的恶魔统治?香港人都不要!香港人想有更多的选择:要么独立自治、要么是同种的民主统治。但目前看来后者是遥遥无期了。因此:

香港的未来最好是独立!就像新加坡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一样!

唯有独立,这颗东方明珠才会再放光芒,才能继续为全体华人争光、出力!

香港比新加坡大得多,是新加坡的几百倍。香港的水也不必非从中国进,只要修一个人工湖,每年2000毫米的降雨量足够十个香港喝。

因此,香港应该独立,香港也能够独立!香港人要敢于独立,海外华人要支持香港的独立!

 

2019年8月22日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