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九2019-09-12 10:39:32

最近,有人以《轻轻的, 如鹅毛》为题,拿川普在发其推特时出现的小小的错误说事。

发推特和我们大家平时发电子信件是一回事,在打字时候,大家都会出现错误,甚至,还会把收件人的地址写错。

当转述我们不熟悉的专业内容的时候,由于是外行,也会将其一些内容表述错误。正是由于我们不是相关的专业人员,所以,我们发出的错误信件都不会产生什么大的,或重大的影响,因为接受方也都是非专业的民众,或菜鸟,而不会是相关专业人员。假如有人根本不懂生物学知识,却转述一篇颜宁的生物学论文给《cell》期刊,那此人要么就是没事干了,就像是《轻轻的, 如鹅毛》文的作者一样,要么就是沽名钓誉之人,窃取功名,总之,都不是好人。

川普在推特的失误,一个是,媒体认为川普把飓风Dorian行进的路线搞错了,并引起某媒体记者的嘲笑。这个记者真是少见多怪,吃毛求疵,就算是专业的播音员,有时也会有口误,念错字。川普对记者这恶意的态度很气愤,于是,发推文给这个记者,以表达自己真实的不满。看看我们总统多么地与民平等,而且是有来有往地和群众互动,不脱离群众,好样的,哪像希拉里,把邮件都发到俄国那里去了。但是,不幸的是,屋漏偏遇连绵雨,仅因收信人地址的一个字母之差,川普将他的推文信件寄给了和此事毫无相干的一位牧师,而不是那个“惹祸”的记者,这就是川普的第二个所谓的错误。广义上说,这第二个错误并不是错误,在德文中,Carl  就要被写成Karl,比如,Karl Marx。

飓风自从在海上生成,一路的路线都是会经常发生变化的,这就是为什么在飓风Dorian期间,人们都会密切关注它的走向的原因,而不是在了解到飓风的原始预报路线后,就不管了,因为现实的飓风路线很可能和当初所预报的路线不一致。川普在发推特讲飓风时,飓风的路线可能已发生了变化,因此让傻瓜记者误认为川普搞错了,前来嘲笑。

那个倒霉的牧师在收到川普的信件后,知道是川普发错了,甚至知道真正应该收信的人的名字。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牧师本不应该看这封信。但是,想窥视他人隐私的牧师却看完了整个的信件,这完全违背他作为牧师的道德品德。

看完他人私信的牧师为掩盖自身的丑恶,先发制人,向川普发出檄文,以掩盖自身的黑暗面。这就像电影里,某共党特工化装成国军军官进城,入城时遇到盘查,又拿不出有效证件,于是,就以高官的伪装高声训斥盘查的士兵,以达到蒙混进城的目的。这牧师就是这么做的,但,他不是想进城,而是害怕因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而进局子。

牧师在其信中,到处引证林肯的片言只语来教训川普。这林肯的话就是这牧师的高官的伪装,看起来有多神圣,而眼下的川普却成了这牧师要训斥的士兵了。结果,这牧师在《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那里被有意放入城,即,她的文学城,以实施破坏,但是,在我这里却被就地正法,所以,我特写此文公告天下。

牧师的信是满篇的废话,和飓风的内容以及那个记者毫无关系,里面的内容实际上就是他的宗教布道。牧师无视川普是否愿意接受,强行灌输宗教思想,践踏他人的人身自由,实属耶稣眼前的最大的罪恶。而《轻轻的, 如鹅毛》得作者却将牧师的这封信比作鹅毛,能让她随之鸡犬升天的鹅毛。但,在我看来,这不是鹅毛,而是轻轻的鸿毛,即,轻如鸿毛。

这鸿毛飘然升起,又变成鸡毛,散落一地,一地鸡毛。在《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的博客里,此刻已有众多的鸡毛前来朝拜,各个都拿着鹅毛、鸿毛当令箭。

和这鸿毛和满地鸡毛相比,川普的行政令就是比泰山还要重。川普任何的文字等的失误都将是泰山顶上的青松一样,挺然屹立傲苍穹,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严寒冰雪郁郁葱葱,经得起考验。

以前,《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用缺心眼的人做代言人;今,用道德败坏的牧师表达其内心的品德;将来,就要亲自上阵,打砸抢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