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文2019-09-12 11:23:28

 第三次世界大战

历史的巨人总是在黑暗的隧道中踉跄而行,眼望透出光亮的远方,看不见脚下的沟坎,更不知等在光明出口的是碧绿草地,还是万丈深渊。

一、借欧盟,德意志攫取次大陆

二、猛惊醒,英美出手谋反制

三、极权结盟,德中俄成新轴心

四、民主连体,美英澳加纽成新同盟

五、早晚决难易,轻重定大小

六、一劳难永逸,锣歇鼓声频

七、起因分析

总结:第三次世界大战:美国同时制裁中德 → 德国军事武装中国 → 中国武力夺取台湾 → 美加日与中俄开战,南北朝鲜开战,印巴开战 → 德国趁机夺取中东,俄国占领蒙古中亚伊朗及北欧 → 英澳纽参战,美英加澳纽日在两个战场大战德中俄

一、借欧盟,德意志攫取次大陆

欧洲国家建立欧盟(前身为欧共体)的初始目的是对抗苏联入侵。苏联解体后,俄国实力大为衰弱。按理说,这时候,欧盟也该逐步解散或松散才对。但相反,欧盟不但迅速进一步扩张吞噬了大部分的前苏联卫星国,同时还大幅消弱各成员国的自主权,使欧盟迅速集权。

欧盟有那么多国家,可是现在新闻里除了德国和法国,基本就没有其它国家的声音了。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时、奥地利、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克罗地亚、波兰等几乎全都销声匿迹了,不知从几何起,这些国家似乎都从地球上消失了。

不用多久,连爱唱高调的高卢雄鸡也会像意大利一样逐渐销声。即使现在,法国也已经无法与德国平起平坐。法国的国际行动要得到德国的同意,而德国却可以完全抛开法国,我行我素。

原则上,这些国家应该由欧盟集体发声,但德国总理的声音完全盖过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声音。因此,欧盟里真正能发声或能做出决定的只有德国,欧盟或组成欧盟的国家已基本由德国来全面代理或管理。德意志已基本统治欧洲。

那么,德国以欧盟的名义实现了对欧洲的控制这个事实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我想,大部分在德国生活过的人都会认同“德国是极权国家”这么一个概念。对此暂不详述。

表面上看,德国有民主选举,有多个政党,属于民主国家。但在实际生活中,则是彻头彻尾的极权国家,人人都活在对国家机器的恐惧之中,人与人之间等级观念较强,缺少平等,缺乏自由。

俄国也一样,表面上有每四五年一次的全民民主直选,但实际上仍然是独裁专制国家。对此的直接反映就是德国总理一口气干20年并不稀奇,俄国总统总理亦如是。由此看见,单单靠制度并不能真正实现民主,平等自由的文化才是决定性因素。

或者说,有一个全民能直选总统或总理的民主制度,并不代表就是一个民主国家。魔鬼和天使都藏在细节里,究竟是民主国家还是极权国家要从社会生活的细节看。

德国统治欧洲次大陆的结果就是德国自身的极权文化和极权制度逐渐渗透到整个欧洲,是对世界自由民主的巨大挑战和威胁。其结果就是:世界上真正的民主国家将只有英语“五眼”了,即美英加澳纽五国。

二、猛惊醒,英美出手谋反制

刚开始,英美对欧盟扩张和集权不以为意。直到2013年左右才认清德国统治欧洲会有严重后果。

在人口上,欧盟5亿,超过美国的3亿。在经济上,欧盟也自2014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结构上,欧盟由原来松散的联盟,已逐渐演变为一个联邦国家,有共同的货币、金融、市场、外交、行政、立法和司法。在意识形态上,是德国的极权民族主义,或者说是极权国家社会主义,或者说是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在这种意识形态下,政府拥有几乎所有的权利,政府负责照顾民众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民众没有多少言论或行为自由。

因此,欧盟在苏联解体后的壮大和凝聚代表着德国极权主义对欧洲的占领,欧盟的强大是对英美自由主义的威胁。欧盟正式拥有独立军队的那一天,不仅是德国的重新军事化,更是德国统治下的整个欧洲的纳粹军事化。英美不会坐视纳粹欧盟的壮大与挑战,纳粹欧盟也不能容忍英美在世界上的独大地位。全面冲突将是不可避免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崛起的极权民族主义国家(德国、苏联、日本)为挑战自由民主主义国家(英国)在世界上的霸权而发起的战争。也可以说是自由民主主义国家为了能把极权民族主义国家扼杀于早期阶段而提前诱发的一场世界大战。从这个角度看,第三次世界大战将完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翻版,不同之处在于参与的国家不同(中国替代日本)、战争的形势不同(除了军事,还有贸易战和科技战)。

在目前这个时间点上,对英美来说,冲突越早越好;对于欧盟来说,则是再晚些才好。这也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的情况一样。

破解欧盟的关键乃是消弱德国的经济实力。现在欧盟诸国之所以紧密团结在德国周围并甘愿奉其为主,是因为德国每年能给予各国(包括英国)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欧元的补助。要想破解欧盟,必先消弱德国的经济实力,使其无法继续支付如此庞大的开支。德国通过享有欧盟市场而从欧盟内部挣钱是英美无法干预的,所能做的只能是其对欧盟以外的市场的占有。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市场就是美国和中国。

美国能把德国逐出美国的市场,但无法把德国逐出中国的市场。在习近平修宪确定无限期连任前,英美期望中国能逐渐走向民主,从而壮大民主阵营的力量,故一直对中国持纵容、拉拢、宽容、友好、鼓励的态度,不愿意给中国任何逼迫。于是,美国和英国联合,优先对欧盟和德国动手。

1、英国脱欧

在渐渐认清欧盟的走向后,英国首相卡梅伦于2013年提出:如果他在2015年的大选中再次获胜,将在2017年前就脱欧进行公投(英国于1973年加入欧共体)。2016年6月,不列颠举行全民公投,结果为支持“脱欧”。英国“脱欧”自此在议会和民众中获得越来越强的支持,已呈不可逆转之势。现在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脱欧,而不是脱不脱欧。预计,脱欧最迟将在2020年中实现。

英国脱欧后,最可能跟进的就是爱尔兰,其次可能的是西班牙和葡萄牙。但英国脱欧的主要目的并不是通过引诱其它国家对自己的效仿来拆解欧盟,因为几乎没有国家会跟随。英国脱欧的主要目的是要在经济、军事和科技上与欧盟切割,以配合美国对欧盟实施技术和经济隔离。英美期望通过技术与经济隔离来拉大与欧盟的科技差距,建立对欧盟的军事和经济优势,最后击败欧盟(主要是德国),并拆解欧盟。

2、美国的行动

(1)北约军费:在认清了德国统治欧洲的危害后,为了消弱欧盟经济,尤其是德国经济,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4年要求北约各成员国分摊更多的军费,使各国军费支出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2%。当时德国每年仅出330亿欧元(1.18%), 提高到2%后就会变为每年约1000亿欧元。特朗普于2016年上台后继续要求北约各国尽快达到2%,并威胁如果达不到,美国就推出北约。2018年德国仅同意在2024年把军费开支增长到1.5%,即每年约600亿欧元。军费开支的增加将影响德国对欧盟各国的援助力度。

(2 叙利亚难民潮:2015年美国以推翻独裁政府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空袭叙利亚,并在能马上推翻阿萨德政权的最后关头让军事行动嘎然而止,使叙利亚陷入长期的大规模内战,故意导致大批难民涌入欧洲。美国希望借难民潮拖累欧洲经济,同时还激起欧洲人民的反政府情绪和反欧盟情绪,企图使欧盟陷入经济衰退和社会动荡之中。

但欧盟,尤其是德国,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稳固的安置措施不但顺利化解了这一危机,还进一步巩固了欧盟对各国的统治,并利用大量叙利亚难民的存在为以后入侵并控制中东打下了基础。

(3)关税战:在2018年以前,英美都对中国抱有幻想,认为中国会慢慢走到民主阵营里来。因此,2018年以前,美国的关税战并不是专门针对中国的,而是针对所有国家的,尤其是欧盟。

2018年以前,为了拉拢中国倒向民主主义阵营,英美对中国一直采取宽容、包容、友好的态度,即使习近平上台后对内大肆抓捕异议人士,并迅速向俄国靠拢。这时,他们至少还能寄希望于下一代领导人。他们认为,与俄罗斯和德意志不同,中华民族是善良的民族,是可以团结的。

但在2018年中国修宪允许习近平无限期连任后,英美对中国的希望彻底破灭。中国重回极权国家已不可避免。由于中国经济实力迅速崛起,加上庞大的人口和领土,一旦加入极权世界,民主世界马上岌岌可危,所以就马上成了美国要削弱的首要目标。

可以说,是习近平使中国突然取代德国(欧盟)成了美国的首要敌人。于是美国对欧盟的战略暂停,战线转移到了中国。

2018年3月底,在习近平为长期独裁完成修宪后不久,特朗普宣布要对中国展开大规模贸易战。到2019年9月,对中国产品的关税水平已平均达到22%。目前看来,不论中国如何应对,对中国的关税都要加到45%,除非美国内部出现大的抗议。

在削弱中国奏效之后,美国会接着对德国和欧盟采取各种手段,包括更大的难民潮,关税战等。

三、极权结盟,德中俄成新轴心

1、中俄结盟:

中国再次向俄罗斯靠拢始于邓小平时期。从血魔开始统治中国(1949)到魔首*****洞一命呜呼(1976),这30年里中国始终是世界上最贫穷、最落后、最动荡、最悲惨、最饥饿的国家。为了获得美国的市场和技术从而摆脱这个最贫穷落后饥饿的帽子,1979年左右邓小平通过入侵苏联的小弟越南向美国交投名状,表明要真心投靠美国,背弃苏联。美国受到愚弄,开放了市场和技术,使中国在短短几年内解决了温饱问题。自从温饱问题解决后,面对国内外呼吁民主改革的压力,大约自1986年开始,中国就又一次与美国越行越远,与俄国越走越近。

美国是民主国家,必然希望中国能渐渐推行民主,但中国领导人基本都不愿意放弃自己高高在上的特权和利益,不愿意太靠近美国。但他们又希望能一直广泛拥有美国的市场、自由获得美国的技术,因此就对美国虚意应承、假装友好。另一方面,他们又害怕美国会随时对他们的独裁专制进行指责或制裁,需要一个能帮助自己对付美国的盟友,于是只能投靠趣味相投的俄国。

简而言之,为了能对本国人民继续施行独裁专制的制度,中国必然会背离美国,投靠俄国。而俄国由于一贯的对内独裁专制,正受着美国的制裁和孤立,也正好希望与中国结盟。

因此,中俄结盟是因极权而结盟,是为极权而结盟。

中俄结盟中应该是中国占优势,一者因为中国尚与美国友好,二者中国经济实力好于俄国,但几千年来一贯软弱的中国独裁政府为了一己之私仍然向俄国屈膝求欢。江泽民竟然把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让给俄国。胡锦涛和习近平还恬不知耻地跑到被割让的海参崴参加俄国主导的国际活动。人类历史上绝无比江、胡、习更无耻、更无尊严之人!

江、胡、习是中国之耻,是人类之耻!

2、德中结盟:

中俄结盟是在民主国家压力下为了自我保护的不得已结盟。同样,德中结盟也是在民主国家的孤立与制裁下进行的不得已结盟。

目前,德中只是日渐靠拢,相互利用,相互帮助。在美国愈演愈烈的贸易战攻击下,中国急于与德国结盟,但德国尚披着民主的外衣,欧盟中还有追求民主的杂音,而且美国尚未对德发出实质攻击,德国只愿意在桌子下面与中国交易,不愿与中国有任何名义上的结盟。

2019年9月5日,在中国因美国的贸易重击而惊慌失措之时,在中国因香港的民主抗争久久不息而进退两难、焦虑不安之时, 德国总理默克尔率领庞大的企业家团队第12次访华。

刚开始,欧盟内的民主派还以为默克尔是为了劝阻中国对香港动武而访华,激动不已。但听说是带着庞大的企业家团队后,错愕不已。在他们以后渐渐认识到默克尔是为了支持中国、声援中国而去的,他们就该愤怒不已了。

正是由于忌惮欧盟内部民主派的反对声音,默克尔在访华前才让中国突然撤销了送中修例。

默克尔和德国精英显然知道英美早晚要对德国动手,到时候最能在经济和军事上帮助他们的就是中国了。看到中国现在的处境,他们能想到自己的未来,于是颇有同病相怜、唇亡齿寒之感。更重要的是,美国企业撤出中国正好给了德国企业趁虚而入的机会,德国工商业全民进入中国不在此刻,更待何时!而中国此时正面临着国际社会的日益孤立,急需得到其它国家的声援和支持,愿意开出最好的条件欢迎德国的来临,于是就有了德国总理的又一次访华与合作。

很快,美国将对德国展开贸易战。德国就会更需要中国的支持与合作,就像现在中国需要德国一样。那时候,在美国压力下,欧盟内部反对与中国全面合作的声音将自动大为减弱,德与中将实现真正的结盟。

德中不仅会在经济领域合作,更会在军事领域进行广泛合作。德国需要中国在军事上制衡美国、对抗美国、削弱美国,于是会帮助中国全面实现军事现代化,还会帮助中国训练空军、海军和陆军。由于德中距离遥远,德国不用担心强大的中国会对自己有什么军事威胁,所以在帮助中国发展军事上不会有太多顾虑。

对这次默克尔访华,中国大肆报道她参观各个企业,并游山玩水,其实是为了掩盖德中即将发生军事合作的事实。

中国的市场和德国的技术将使两国有最好的经济上的互补和合作。中国的领土和人口配以德国的军事技术和战术也将使两国有最好的军事上的互补和合作。这些都将大幅增加美英扼制德国的成本和难度。

在没有击败中国的情况下,美英是不敢与德国彻底决裂的。中国是德国的保护伞和缓冲带。但德中结盟如果发展到德国军事武装中国的程度,就等于第三次世界大战已不可避免。

这是因为:由于俄国对中国的戒心,中俄结盟不会导致中国军力获得大的提升,但德国不用担心中国的军事威胁,所以德中结盟会使中国军力获得飞跃性提升。军力飞跃后的中国就会武力夺取台湾,美加就会在日本的协助下与中国开战,俄国就会帮助中国。中俄就会让北朝鲜和巴基斯坦分别对南朝鲜和印度发起战争,美加日陷于被动,德国趁机利用欧盟夺取中东,俄国则趁机占领蒙古中亚伊朗和北欧,英澳纽爱加入战团支援美加日,第三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

因此,德国军事武装中国时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日。

3、德俄结盟:

德国愿意与俄国结盟是因为俄国有中国不具备的特点和不能给予的东西。

特点就是足够的凶残、血腥和野蛮,从而在军力不对称的情况下对美仍有足够的吓阻力。中国只会对内凶残血腥,对外则一向软弱屈膝、防守为主,不具备此特点,无法吓阻美国展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一点儿只有俄国具备,只有俄国能在军力落后的情况下吓阻美国。

中国与德国距离遥远,彼此不需要担心会发生军事冲突,但也因此无法对德国提供资源上的支持。而俄国与德国很近,与欧盟接壤,在美国封锁后能通过陆地为德国和欧盟提供源源不断的能源和战略物资。

因此,德国一旦面临来自美国较大的压力时就会放下虚假的身段、抛下民主的外衣,与俄国结成同盟。而被西方一直孤立的俄国正对此望眼欲穿,破解英美围剿和扼杀的钥匙就在于此。

在中俄、德中、俄德分别结盟之后,自然而顺理成章到来的就是德中俄三个极权国家的大结盟。于是,德、中、俄形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极权轴心,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德、日、意极权轴心。

第二次世界大战应该结成的极权轴心是苏、德、日,正好挑战英国。但英国集威已久,德、日畏惧英国,认为挑战英国是不现实、不可想象、不能成功的,于是德、日结为轴心决定共同瓜分苏联。但在开战后又担心英国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未完成对苏联的瓜分前纷纷背离了初衷,决定先致残英国,再入侵苏联(德)或甚至不入侵苏联(日)。结果,德、日、意很快在树敌太多的情况下全面战败。

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战是苏、德、日结盟,比较可能发生的应是:苏占领部分东欧、内外蒙古、新疆和部分满洲里,德占领西欧、部分东欧、中东和非洲,日占领中国、印度及东南亚。英美应可自我保全。

四、民主连体,美英澳加纽成新同盟

在中国彻底变为极权国家的情况下,民主与极权的天平将越来越向极权一方倾斜。美国自己将不足以抗衡德中俄联盟,只得呼吁英加澳纽加入,以结为同盟的核心。另外,还会要求爱尔兰、日本、韩国、印度等作为同盟的外围。这些国家都不愿看到德中俄战胜美国,因此会积极响应美国的召唤,与美国共结民主同盟。

五、早晚决难易,轻重定大小

1、先德国,还是先中国?

先对付德国会比较困难,一者,德国在美国有极其庞大的投资,驱逐这些投资者会引起失业和美国民众的反对,二者,受到制裁后的德国会更紧密地拥抱中国,德中在产业上互补,德国可以利用对中国扩大投资来弥补在美国的损失,从而使美国受到比德国更严重的伤害。三者,德国是战败国,遵守战败条例,没有发展军队,与其它国家没有领土纠纷,因此对德国施行军事打击既没有借口可用,在道义上也站不住脚,在当前情况下不是一个选项。

先对中国下手则效果大为不同。一者中国技术仍然大幅落后,只要掐断对中国的技术输出,中国就自动回到发展中国家的行列了,因为德国不会对中国进行技术输出。德国只有通过对中国的技术优势才能持续占领中国市场,它不会对中国进行技术转让(除了军事技术),而是只愿意输出产品。所以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不但容易,而且会见效更快、成效更显著。

二者,中美之间容易切割,中国在美国没有多少投资,美国在中国的投资也不是高科技方面的,撤出损失也不大。

三者,中美之间主要在贸易上联系紧密,只能而且只需要打不发生接触的贸易战,就可以实行切割。由于中国出口美国的都是低端产品,找到替代国并不难,而美国对中国出口也并不多,所以制裁中国是可以马上执行的,而且美国损失很小,中国损失巨大。

四者,中国军事较弱,但声称对台湾拥有主权,并正在逐渐把香港变为一国一制从而引起香港抗争,还在南海与诸国有领海纠纷。因此,对中国进行军事打击既有借口,也容易取胜。战胜后还可以以战争赔款的名义免除欠中国的债务、没收战犯(中国红色权贵)在国外的存款、获得中国的外汇存款,并把以后十年的外贸逆差也计入赔款中。

打击中国还能减少德国从中国市场的赢利,达到消弱德国的目的。因为,从一个贫穷的、一个没有美元储备的中国所能获得的物质利益是极其有限的。

从战略高度看,在德、中、俄三国中,中国虽最弱,却最关键。首先,在美国的长期制裁下,俄国已实力大减,基本只能守不能攻,仅为隐患。致于德国,即使它彻底统治欧盟、拥有军队,并与俄国结盟,美国也有足够的能力或通过经济手段削弱它,或通过军事手段击败、瓦解它。

与德国不同,极权中国一旦崛起,凭借其优秀、庞大的工人群体会在经济实力上迅速逼近并超越美国。如果再从德国和俄国获得足够先进的军事技术,则整体实力会与美国匹敌,不但称霸亚洲,还能和德俄一起称霸世界。

故,不论是从战术层面还是从战略角度,都应是中国,后德国。解决中国最容易,而且解决了中国,就解决了一切。

2、解决中国有哪些途径?

(1)经济削弱:就是通过封锁或制裁(如现在的贸易战)使中国重新贫穷落后。

在独裁专制国家,经济压力与经济衰退并不能导致统治者下台,相反还会使独裁专制得到进一步的强化。对此不必进行理论解释,只要看看俄国的普京、北朝鲜的金家、古巴的卡斯特罗、利比亚的卡扎菲等就知道了。

因此,经济削弱不能使习近平放弃无限期连任,更不能改变中国的极权制度和极权文化,只能使一个正在崛起的极权大国变为一个日趋衰落的更加极权的弱国。这确实可以迟滞极权文化与极权制度的进一步壮大、扩张与蔓延,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一旦机会成熟,中国再度崛起时,就还是一个极权大国的崛起,到时候能否像现在一样轻易遏制就很难说了。

此外,在通过经济手段与中国抗争时,就无暇顾及德国(欧盟)、日本和俄国。这样,制裁中国给美国带来经济损失,而德日俄却趁机进一步进入中国市场,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此消彼长,美国在削弱中国后是否还有实力削弱德国和日本就很难说了。

(2)军事改变:就是以军事手段击败中国,然后强迫其按照规定的方式和程序实现民主。

目前,在德、中、俄中,中国是最弱的一环,却又是最关键的一环。美英能不能取胜,取胜的代价是大是小,关键在中国这一环!

若能迅速破了中国这一环,则德俄将不再会构成真正的威胁,美国将能轻松地限制它们。

美国封锁或制裁中国会促进中德结盟、中俄结盟。德中俄结盟时间越长,对美英越不利。因为中国一旦在德、俄德帮助下实现了军事力量的飞跃,在军事装备上接近美国水平后,美英将难以对中国动手,也就不敢威胁德、俄。相反,军事实力壮大后的中国将不会在意美国的反应而先取台湾,再威胁东南亚国家,最后整个亚洲(包括日本)都会屈服于中国。

所以,美英制胜的关键是在中国军力获得提升前就通过战争击败中国,然后逼迫中国走民主之路,成为民主大家庭的一员。

如果2016年当选总统的是希拉里,希拉里应会采用方法一,也即迅速的军事手段。希拉里会在有激烈纠纷的南海对中国出手。击沉中国的军舰后乘胜追击,炸毁所有停泊在中国各港口的军舰,以及各机场的战机,就象日本当年在甲午战争中一样。这时,中国只有乞求停战,然后赔款,并同意施行民主制度(就像慈禧太后面对八国联军)。若不投降,美国就通过长期轰炸彻底消灭中国军队和政府机构,然后肢解中国成几块儿,并强迫它们都施行民主制度。

(3)先经济再军事:就是先通过经济制裁(贸易战、科技封锁、军事技术封锁等)削弱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再发动战争击败中国,改变中国。这就像老布什通过第一次海湾战争实现了对伊拉克的隔离与封锁,小布什通过第二次海湾战争改变了伊拉克一样。

由于削弱需要的时间较长,加上德、俄不欲让中国彻底变弱,于是会军事武装中国。在发现美国会随后采用军事手段时,更会大力武装中国。这时,美国的军事行动就会彻底受挫,甚至还未开始就知难而退了。而军力强大的中国就会趁机占领台湾,并顺利称霸亚洲。

因此,采用这种方式和顺序时,美国失败的几率较大。

3、同时对抗中、德:

由于中国和德国的互补性以及中德之间相互的安全感,美国同时对抗中德就会促成中德结盟,就会导致德国军事武装中国,就会导致中国武力夺取台湾,就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4、特朗普战略与第三次世界大战:

2016年,在俄国网络水军的影响下,希拉里落选,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对中国采取了咄咄逼人、蛮横无理的贸易战,不但极大地刺激了中国,也吓坏了德、俄。同时,还威胁要对欧盟也发动贸易战。虽然德俄不欲中国崛起,但现在也不希望被各个击破。于是,在中俄已结盟的情况下,又基本促成了德中结盟。照此继续下去,还会促成德俄结盟和德中俄共同结盟。

日耳曼民族的狂妄自大决定了特朗普不会只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还会对欧盟发动贸易战。因此必然会促成德中结盟,以及德国军事武装中国。

如果特朗普在剩下的任期内仍然不对中国发动大规模战争,对抗就会延续到2020年美国大选后。如果2020年特朗普成功连任后继续只进行贸易战,中国就会有足够的机会完成军力的提升。

面对美国的威胁,德国和俄国都希望中国能负担大部分的压力,都希望由中国直接抗衡美国,而且都知道一旦中国失败或投敌对自己意味着什么。我相信这两个国家现在应该正在研究如何提高中国的军力,使中国不但能吓阻美国的军事打击,还能吓阻美国继续贸易战。

因此,特朗普目前的关税战或贸易战虽会重击中国经济,但不可能改变中国的极权制度,却会促成中国的军力发展。在获得足够的军力后,中国就不会坐以待毙,就会发出战争威胁(对台湾和韩国),逼迫美国停止贸易战。

这时,如果美国被迫停止了贸易战,则中国和世界都会认为美国在军事上已无力压制中国,中国将占领台湾,美国将不得不逐渐退出亚洲。

更大的可能性是,面对军事威胁,美国仍不肯停止贸易战。这样,中国就会真的发动战争,于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先是中国在俄国的直接支援下与美国、加拿大及日本的战斗,然后是南北朝鲜的战争和印巴之战,接着是德国试图占领中东,导致德国(欧盟)与英美的战争,然后是澳大利亚和纽西兰(新西兰)对美英亚洲和欧洲战场的支援。

战争的结果将是两败俱伤,若疯狂地动用了核武,则更是毁灭性的大破坏。

因此,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刚开始看上去轻松、简单,似乎损失小、效果大,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则风险巨大、成本极高。先打草惊蛇,后引发大战。

如果2020年拜登当选,他可能会采取较温和的策略。这时,中、德、俄受到的压力就会减弱,它们的结盟会很松散,德俄不会太多地帮助中国提升军力,整个局面就暂时缓和下来,就会暂时不分胜负。但这时,德国将进一步完成对欧洲的控制,而且德中将继续对美国获得贸易顺差,美国的赤字和债务就会继续上升。中国的独裁体制就会愈加牢固,对国内民众就会愈加胆大妄为,并在军事实力进一步增长后统一台湾。如此,彼长我消,英美将渐渐处于下风,将会慢慢丢掉亚洲和欧洲,以和平的方式输掉第三次世界对抗。

因此,只要在5年之内不对中国发动大规模军事打击,美英或以和平的方式将渐渐输掉这场冲突,或不得不卷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泥潭。

通过军事手段迅速击败中国几乎是美英轻松取胜的唯一途径,而且越早,中国的军力越没有时间提升,战争的规模就越小,持续的时间就越短,对美中双方造成的损失就越小。相反,动手越晚,美英赢的难度就越大,双方的损失也越大。太晚了,德中俄就具备了获胜的可能性。

5、全面对抗的预兆:

美国与中国的军事冲突是时刻都会发生的,尤其在南海和台湾,甚至香港。那么,美国是否也在准备与欧盟发生军事冲突呢?

我觉得确实如此。除了鼓励英国脱欧,另一个迹象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希望得到格陵兰岛。美国希望控制格陵兰岛的主要动机就是不希望欧盟在格陵兰岛部署导弹或战机,因为这会增加美国的防御难度,而占领格陵兰则可以使美国军队获得更好的进攻和防御优势。因此,在丹麦不买的情况下,美军可能会突击占领格陵兰。

六、一劳难永逸,锣歇鼓声歇

略去。

七、结语:对抗起因

这次对抗,在宏观上是意识形态的对抗,是极权主义与民主主义的对抗。在微观上则是制造强国与科学强国的对抗,是制造强国对科学强国的贸易盈余过大造成的,是知识产权价值几何与保护期长短的问题。

自由民主主义侧重精神层面的创造、突破与享受,因此更注重基础科学、基础理论以及自由艺术的创新与发展。

国家极权主义侧重物质方面的保障、制造与享受,因此更注重实用科学、实用技术以及集权艺术的发展与扩大。

基础科研能带来技术上的重大突破,一旦取得重大突破,就可以获得巨大的收益。但这种重大突破带有偶发性,下次突破何时出现往往是不可预知的,就会常常出现两次突破间隔太长。这时,上次突破带来的红利已经用尽,而下次的红利却遥遥无期,于是在下一次突破出现之前,会有越来越大的贸易赤字。

在一个新的巨大突破出现后,极权国家会由于技术滞后而不得不购买民主国家的产品,对民主国家会有短暂的贸易赤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技术会被极权国家渐渐掌握,并利用大规模生产(降低成本)和更细致的技术改进而逐渐垄断这种产品的生产。技术改进与大规模制造虽然不能带来暴利,却能带来持续不断的利润。日积月累,极权国家就会获得越来越多的贸易顺差。

当贸易逆差达到一定程度后,民主国家就会觉得自己比原来贫穷了,极权国家就会显得越来越富有,民主国家就认为极权国家占了自己的便宜,就要对极权国家发动经济或军事打击,以防止极权国家在经济上超越自己、在意识形态上取代自己。

由于重大技术突破虽然间隔较大,但各种全新的小技术却会层出不穷,所以民主国家始终对极权国家拥有技术优势,而且一旦与极权国家隔离,优势还会更大。极权国家基本只能在已有技术的基础上做更细致的改进,难以创造全新的技术,也即只能精益求精,不能突飞猛进,于是始终需要依赖民主国家的科研创新来作为新的成长点。

在绝大部分时间,民主国家会对极权国家一直维持技术优势,从而在对极权国家的抗争中占有主动和优势。但当技术优势被缩小到一定程度时,极权国家会因为能全面动员人力物力的制度特点而有可能击败民主国家。

必然靠偶然,偶然不必然

历史依几率,几率能逆天

莫怨苍天不睁眼,苍天应随谁人愿?

莫谈天道不轮还,轮还需过百年看

人人若都顶天立,天不愿高亦要高

人人若都缩头跪,天不欲低亦要低

若说世间有意思,一抔黄土掩北风

若说世间无意义,争抢却又永不停

做人做奴皆一生,一生欢苦却不同

我只愿做自由人,昂首挺胸把路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