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国货2019-09-14 20:06:50

zz

 

读到一篇文章,战争的几率可能并没有减少,我们目前所处的和平只是随机波动里的一部分。

此前有些研究者乐观地认为,现在的世界和以往已经有了本质的不同,人类可以阻止大战的发生。比如平克那本《人性中的善良天使 : 暴力为什么会减少》。

但OSU的政治学教授 Bear Braumoeller出了本新书, Only the Dead: The Persistence of War in the Modern Age. 里面提到了如下观点——

①没有找到“战争风险真正降低”的证据。

②小型战争升级成大型战争的风险也没有变。

③二战以来确实进入“相对和平期”。但历史上也有过其他这样的时期。

目前的和平状态,战争次数和严重程度的下降,都在数据的正常波动范围内。换句话说,现在的和平可以归因于偶然的运气。而所谓运气,是随时可能结束的。

④战争造成的死亡遵循所谓的幂律分布(power law distribution)。也就是“长尾分布”。地震强度、人的收入、语言中单词的使用频率……等等也符合幂律分布。

绝大多数战争只会死少数人。然而,会出现少数大战争,其死亡人数将非常可怕。

绝不可因为“现在的大多数战争都很小”,而想当然地认为这证明了大战不会发生。

同时,幂律分布也意味着对那“极少数巨大灾难”来说,偶然性占比很大。

很难预测“下一次大战”会被什么事件触发,事实上,任何微小的矛盾都有可能最终成为大战的导火索。

⑤根据作者的计算,一旦一场冲突里有超过1000人丧生,那么——

它有50%的几率升级到1990年的海湾战争那种级别。
有2%的几率升级到第一次世界大战那种级别。
有1%的几率升级到超过一战和二战,成为两百年来最大战争的级别。

⑥战争是怎么升级的?

当然,没有人想打大战。但一开始人们并不认为会发生大战。

一开始可能只是某些领导者不想输掉某场较量,于是他们做了一系列决定,每个决定在当时看来都是合理的、甚至是可逆的。然而最后,在没有人想打大战的前提下,事态依然足以一步步升级到大战的地步。

人们往往认为,像两次世界大战这样的冲突,必然要由某种非同寻常的原因引起。

然而未必如此,每个足够大的冲突,都有着升级到事态不可收拾的“潜力”。

⑦人们可以阻止战争,如果所有人都有足够的动力的话。

问题是,我们虽然想要和平,但有时候更想要别的一些东西。

Braumoeller, B. F. (2019). Only the Dead: The Persistence of War in the Modern Ag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What’s preventing the next world war? Random luck. news.osu.edu/whats-preventing-the-next-world-war-random-luck/

月饼歌2019-09-15 01:26:53
这么巧,两天前和同事喝酒瞎侃,他就是类似观点,很担心中美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