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远行2019-07-10 11:23:47

一个“幸福”的人会觉得世界很“简单”,不论它多么“复杂”。
一个“不幸福”的人会觉得世界太“复杂”,其实它不过是一些“规律”。

一个“快乐”的人会觉得世界很“简单”,不论它多么“复杂”。
一个“不快乐”的人会觉得世界太“复杂”,其实它不过是一些“规律”。

一个“自信”的人会觉得世界很“简单”,不论它多么“复杂”。
一个“不自信”的人通常会觉得世界太“复杂”,其实它不过是一些“规律”。

等等等等,我上面的重复,是为了强调,幸福,快乐,自信,这些事,都可以通过了解世界的规律得到。

要帮助一个不太幸福,不太快乐,不太自信的人走出来,就要帮助他或她理解,世界是有规律的,数理化有规律,政治学社会学有规律,为人处世也有规律。更重要的,幸福,快乐,自信,也有规律。

因为人能了解这些规律,所以世界可以从复杂变得简单,所以人是可变的,不快乐的人可以变得快乐,每个人都可以快乐。

婴儿的世界是简单的,可是他们有时哭,有时笑,很难说他们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大多数的时候,只要有爱着他们的父母,他们还是快乐的。

长大以后,就不同了。成人的世界,各种各样的事,各种各样的关系,要生存,要摆平关系,父母的爱也不管用了,让人似乎快乐不起来。有些人,天性快乐,视而不见,怎么样也快乐,祝福他们。但其他为数不少的人,却不能视而不见,其中有些人,就会不快乐,不幸福,不自信。

这些人,也许可以选择宗教,从天主或菩萨那里得到类似于父母的爱。世界虽然复杂,但天主或菩萨的爱,并不复杂。他们是否就快乐了,我并不清楚,但似乎他们是满意的。

但是我相信,更好的办法,还是要了解,世界是有规律的,因此是简单的,我们也可以因为了解这些规律而幸福,而快乐,而自信。

上帝或者菩萨为什么能让我们快乐幸福自信,因为我们相信他们快乐幸福自信。他们为什么能快乐幸福自信?因为他们了解世界的规律。世界对他们来说是有规律的,是简单的。

世界并不复杂,复杂的是我们的心,我们没有理解世界,我们有迷惘的心,世界当然复杂。我们生活在一个世界上,可是每个人理解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取决于我们的感知。甚至同一个人,不同时候也有不同的感知。净水常年恒温18度,冬天时喝着觉得暖,夏天喝着觉得凉,并不是幻觉,是真实的感知,但就是不同。世界也一样,不懂得时候觉得好复杂,懂了就觉得有规律可循。

(我之前写的量子斯宾诺莎里,谈的其实也是这个,上帝是多相的,那些相是我们人类赋予给他的)

一切取决于你对世界的了解,你的感知。

每个人都可以幸福快乐自信,但要能了解规律,不再觉得世界不那么一团糟。

每个人都可以幸福快乐自信,但是要有勇气去了解规律,这勇气也是去摆脱一种惰性,从而不再觉得世界不那么一团糟。

上面我重复了一下,但我是要强调勇气,强调要摆脱惰性,也就是说,需要一份努力,才能获得新生,幸福快乐自信的新生。

我这里要写的,是我的一个读书笔记心得,这本书叫做《被讨厌的勇气》,中文书的副标题是“自我启发之父阿德勒的哲学课”,是日本作家岸见一郎、古贺史健合写的一本书,也是介绍心理学之父之一的阿戴勒的思想。我读了之后觉得非常有启发,而且与我的想法一拍而合,与我的量子斯宾诺莎一样的中心思想,不过这里为了行文流畅,我不去讲量子斯宾诺莎,但是我的心得,包含了我的思想,并不是照搬作者。

 

我读的是英文,题目是《The Courage to be disliked》, 副标题是,How to free yourself, change your life and achieve real happiness.  我觉得这本书如此重要,一下子买了一大摞,赠给儿子,朋友的孩子,组里的同事。我在书皮内页给他们写到:希望这本书在你日后的工作中生活中都给你力量。

但是我不能把这本书买给所有人,所有就在这里给所有人讲讲吧。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介绍,而是包含我理解和思想的文章。我之所以这么想说给大家,是因为(1)我看到太多的孩子和成人忧郁,需要帮助;(2)我看到太多的人在教育孩子上,在工作中,在关系里做的不够好。这二者人们有时会觉得不搭边。治疗忧郁和正常人工作生活有什么关系?其实,都是一样的。之后就会清晰。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这里自荐短暂做你的师傅,接受不接受我的话,如何体会,是否有勇气接受并改变,是否有力量摆脱惰性,这要靠你自己。我说不说是我的责任,你学不学是你的责任。这叫做“任务分离”。是阿德勒思想在处理人际关系的一个法则。

一个人忧郁,按弗洛伊德的说法,大概是年少时受过某种创伤。解决的办法,包括梦的解析,找到那个创伤始点。找到了之后怎么样呢?弗洛伊德心理学家大概会引导你走出那段创伤。怎么引导,我没读过弗洛伊德,不知道,基于弗洛伊德心理学的电影看过一些,很神秘。但是,我们一定要经过这些像巫婆一样的心理学家为我们解梦才能恢复“正常”吗?更有问题的是,如果我们总强调过去的创伤,那不是太“决定论"了吗?

阿德勒的想法对我震动很大:创伤,不论多大,本身并不是忧郁的原因。忧郁的原因是我们如何看待创伤。忧郁的人强调各种原因,但是最大的原因,是他们以创伤为借口,不想改变。他们最大的问题,不是创伤,而是没有勇气。甚至,他们口口声声说寻求帮助,希望走出忧郁,但其实他们不想,不敢走出忧郁。

这听起来非常不近人情,非常武断,非常粗鲁,但其实就是真相。心理学家的作用,是如何把这个真相挑明,如何给忧郁的人以勇气,摆脱这个借口,敢于走出忧郁,以及如何获得这些勇气的技能。

当然,最难的就是如何挑明这个真相,让忧郁者所接受。这需要技能。而且,忧郁者可能确实已经形成生理上的问题,如不能产生让人快乐的激素,需要药物解决。但如果还是没有勇气摆脱,没有技能获得这个勇气,药物可能也是没有作用的,人只能永远靠药物来维持。

在阿德勒心理学里,我们不强调原因和结果,强调的是目的。一个人不敢离开寝室走出户外,不是因为他受过创伤,而是他不想走出户外,于是找出一些理由,甚至使得自己焦虑恐惧,这样才有借口躲在室内。极端的说,一个人要自杀,不是因为过去的事造成他忧郁然后要自杀,而是他想要维持忧郁的状态,想要自杀,从而用忧郁用过去的创伤来作为自杀的借口。对他们来说,现状不论多么不舒服,还是比离开现状来得容易,自杀不论多么不忍,也比不自杀来得容易。

并不是说忧郁者在假装,他们的痛苦是真实的。但这种真实可能他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是为了不改变现状而自行创造出来的。

要解决问题,我们要做的是,(1)帮助忧郁者建立起一种勇气,跳出现状;(2)启发忧郁者,跳出来的世界没那么可怕,当然这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所以,(3)给忧郁者创造条件更容易跳出来走到彼岸,也包括,如何不要自行创造包括焦虑或者不能睡眠的问题。

创伤不存在,为什么呢?

如果你感冒了,医生看了看,问了你好多问题,最后说了一下你感冒的原因,有用吗?没用。

同样,一个忧郁患者看心理医生,你说是由于某种创伤,有用吗?没有。拿创伤说事,那是借口。也许患者要达到的目的是,你看,这不是我的问题,我有过创伤。患者口口声声说要想改变现状,改变自己,但他纠缠于创伤这个借口说明,他并不想改变,更确切地说,他没有勇气去做改变。创伤,只是一个人的工具,服务于我们的目的。

创伤给人的痛苦是不可否定的,但创伤存不存在对忧郁没有影响,有影响的是对待创伤的态度,即我们赋予创伤的意义。我们的生命不是由一系列事件所组成,而是由我们赋予这些事件的意义所组成。是我们的选择。(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读我的量子斯宾诺莎,体会其中的关联)。

我们谈到忧郁者,与我们这些“正常人”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正常人有同样的倾向。比如一个人惹我们生气了。我们可以大发雷霆。因果关系就会说:我们之所以大发雷霆是因为什么人惹我们发火了。阿德勒的看法是,我们想发火,于是我们创造出我们面红耳赤的样子,一副大嗓门的样子。我们为什么想发火呢,要达到某种目的,比如要对方就范。让对方就范本来可以有各种手段,但发火是一个比较容易的手段,小孩子都会。但你看见一个成熟的领导者那么容易发火吗,很少。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让我们明白,我们是与生俱来的演员。

一个人工作不够努力,常常找各种原因,说家里事太多领导太烂等等,但其实我们的目的是不要太努力。

篇幅不短了,今天先写到这里,来日再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