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雅2019-09-17 19:43:54

这是我们一家三口。左边的花帽子是小香菇,中间是老头,我是右边的有獠牙的。什么家畜有獠牙你是知道的吧。

这几天不知怎么搞的,好像有点感冒。我很多年不感冒了。应该是过度劳累,没有休息好,抵抗力下降。十几天前的马拉松,饿兽模式破了个人记录,回来立即跟上大部队,13天后就恢复到18英里。因为现在是训练高峰季节。这一周大概就是最魔鬼的地狱周了。总里程虽然不到去年此时的每周70英里,但我觉得更难了。因为加大了强度。上周三,跑错了速度,累惨。明天又是周三,强度更大,我有点心虚。而且周末还有长跑,20英里。本周总里程62英里。

可就是这个时候,工作特忙。上周四工作到7点半,周五工作到8点。更糟的是,收到了杂志社的电邮,我的一篇文章修回,截止期十月底。之前要找不同教授,专家,某些数据要补充。还要去实验室。现在的情况是,千头万绪,什么都压在每天的24小时。稍微不注意,睡眠时间就会受到侵犯。没办法,要挣钱养家,要买“跑鞋”汽车。各个事情之间转换,就像大学课间换教学楼似的冲锋,更像铁人的T1,T2。

我没有落花条件好,是三口小家庭。孩子小,老公要工作,因为我的跑马,他担当了很多。本来他是玩斯巴达的,我跑步也是他鼓励出来的。现在因为要就我,他每年只玩一次斯巴达,我很感动。相互体谅吧。落花勾引我玩铁人,我很想啊,可是看到老公的奉献,我又忍不下心,开不了这个口。既然如此,我的训练还是要靠自己。同时要多担当一些家里的事情。

下面几周其实都是很魔鬼。有时累惨了,上个网,连打字的力气都没有。蓝兽,香菇。哭

但是,我的这些训练强度,和落花一比,简直不值一提。她虽然有父母帮忙,爱她的老公还半夜给她的车加油。但这两周是她最地狱般的训练。每天训练两次。强度越来越高。这周六游泳1小时,骑车3小时,跑步2小时。什么概念?虽然她没说,可这是半铁啊!是奥林匹克铁人三项的两倍运动量。因为高温,她的自行车爆胎,她顶着108度(42C)的酷热换胎,这个温度,就是站在那儿6小时都会晕倒,别说还要超强极限运动这么久。她骑完了实在没勇气在这高温下再跑个半马,就很羞愧地发短信给教练,祈求能不能用跑步机完成。教练怎么回答她的呢?

教练没有理她。她去室内的跑步机跑完了2小时。完成后回到车上,教练短信说,跑步机可以,抓紧时间休息。可怜的落花就趴在方向盘上哭。

不能太晚,因为第二天早上的训练将接踵而来。

都说马拉松艰难,铁人更是不可想象的艰难。但比赛,只是最后执行一下,最艰苦的是训练,是长期的训练,尤其是这两周,马上要冲到顶峰的两周,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比赛那天,观众欢呼,拱门,奖牌,鲜花,亲人朋友的拥抱,那天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现在,没有人看见落花在哭,只有她的方向盘知道。

每年十月是比赛最多的季节,落花大铁那天,北美同时还有20场马拉松。美国15场,加拿大5场。所以九月是训练最艰苦的日子。谨以此篇与所有正在流血流汗流眼泪的奋斗者共勉。

We can do it~~!

坚持,再坚持两周,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