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qy682019-09-17 20:40:28

旅行中的一天在旅馆休息刷微信,看到起起在班委会群里提出一首歌一个故事的活动构想,正在开车的菇菇瞬间激动地呼应叫好,紧接着活动文案就发到坛里,之后小五负责把活动通知推到城头广而告之,起起去笑坛和她的同桌及笑友打招呼,这前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一个别开生面的唱坛活动就出台了。举贤不避亲,必须说这个活动的创意太好了,尤其适合大妈怀旧~~

 

———中年大妈的怀旧摇篮曲分割线——————

 

 

休假旅行回来,吃得脑满肠肥嗓子细,还顾不上唱歌,心里倒是想着能早点参加唱坛活动,于是从全民K歌里找库存,一打眼看到自己年初时录的这首摇篮曲,K歌里还写了这样的前言:”儿子还记得这首小时候哄他入睡的摇篮曲。。。。再为长大的大宝贝唱一遍

 

 

遥想大妈当年,哄娃睡觉时哼唱的歌不只这一首,但唯有这一首摇篮曲我们母子俩都记忆犹新。女儿两岁半的时候儿子出生,小姐姐是看着妈妈的肚子一天天变大,我以为她和我一样期待弟弟的到来。住院生产那天把她交给一个朋友照看,老公陪我一起去医院。儿子晚上出生,第二天一早老公把女儿从朋友处接到医院,女儿看到新生的小弟弟也是满心欢喜,看着女儿轻手轻脚的抚摸弟弟,为娘的心里无比欣慰和满足,没有丝毫产后的疲惫和倦怠,信心满满地准备做一个全新的俩娃的妈。

 

不过这短暂的欣慰和满足在出院回家后就被日常的忙碌琐碎甚至焦头烂额所替代。头一桩之前没想到的是,月子里哭声最响的不是刚出生的儿子,而是两岁半的女儿。我只要一给儿子喂奶,女儿就在旁边放声大哭,尽管我不停安慰她,妈妈把弟弟喂好就陪她玩,她还是哭个不停。不夸张地说,至少有三个月的时间,只要不是姐姐的睡觉时间,每次弟弟吃奶的时候都有姐姐的哭声做伴奏。一次一个邻居来串门,目睹我一人在家带娃的日常,她感叹我家弟弟如何能在姐姐的嚎啕大哭声中安然入睡。我告诉邻居,只要把弟弟喂好放在他的小床上,姐姐的哭声立马戛然而止,弟弟只要睡觉就能换来一片清静。本来哭喊着央求我跟她玩的女儿见弟弟睡了,也安安静静能自己玩。女儿就是见不得我抱着儿子时的亲昵,她感觉自己被忽视被冷落了。

 

写到这里,想到当年在朋友家聚会时偶遇的一位热心的大姐,聚会时她一直逗我女儿玩。大姐对我说:你家这儿子胖乎乎圆滚滚,长得实在太可爱了,到哪里都会成焦点,你家里也没有老人帮忙,一个妈妈照顾两个娃很辛苦,一定要多关注女儿的心理需求,之前家里只有她一个孩子,独享父母的关爱,有了弟弟后她的感受犹如当妻子的见到丈夫有了新欢一般,她比弟弟更需要妈妈的爱。两岁多的娃娃没有姐姐弟弟长幼有序的概念,对她应该比之前更多一份用心。

 

因为这位大姐的提醒,同时也是精力上实在来不了,平日对儿子的照看相比初为人母时对女儿的照料要粗放多了。女儿一岁前的时候,我是24小时随时待命,只要听到她的一点风吹草动,不等她哭出声就立马伸出援手抱到怀里,甚至在她熟睡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看她几眼。儿子就没这个待遇了,有时忙着做饭,油锅在灶台上,听到他从卧室传来的哭声,也就只好由他哭去。有时哭的声音很大,女儿都不忍心,跑过来认真向我汇报:弟弟哭了,妈妈去看看弟弟吧!等我厨房忙乎停当,再去卧室看摇篮里的儿子,有一半的情形是他哭完又睡着了,胖胖的小脸上还挂着委屈的小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