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used20182018-12-05 20:57:58

请问 criminal case 因无效证据被 dismissed 之后, 多大可能可以通过 civil court 得到 DVRO?

 

今天见了 DA, 一见面就立即说, “虽然警察报告里你的前男友完全承认了事实(注: 他将手放在我脖子上, 又扭曲我的手腕, 推我肩膀等), 本来是很简单的一目了然的案件很可能定罪, 但是! 警察问话时没有录音! 以至造成警察报告无法作为合法证据!”. 

 

因此, DA will dismiss the criminal case!  自然也不会有期望的CRO了. 然后 DA 鼓励我争取通过 civil court 得到 DVRO.

 

我了解到虽然 civil court 的取证要求相对低很多, 但是否更加没可能能够 grant me the DVRO?  因为毕竟 civil court  里警察报告是 inadmissible (即使有正确录音)根本就不能算作证据.  那可不就完全成了 he says she says 了?  前男友好友在警察报告中说他啥都没看到没听到, 或许到时候会改口(死无对证)说他回忆起来了原来看到的就是我前男友无 intention to harm 我的动作, 轻轻将手放在我脖子旁以借力好去夺回我手中他的手机.

 

除了实事求是陈述事实, 并且再强调当时前男友已经对警察承认了其动作, 警察没理由写假报告(虽然报告不可用), 还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  

 

另外, 前男友有 civil court 辩护律师. 我被裁员后由于这家暴事件完全没心思精力脑力去找新工作, 因此也无力支付昂贵律师费, 但又因为总年收入超过低收入限额而无法得到免费律师支持.  

 

谢谢!

 

PS. 

简直不明白既然警察报告在无录音情况下无法律效应, 那么警察当初何必多此一举去不录音地问话呢?!  而既然明知这个警察报告无效, 那么 DA当时何必 filed the case 呢? 

 

难怪那么多家暴者逍遥法外, 取证的确不容易将其定罪! 难怪那么多受害者不去报案, 估计当时已经知道最终因缺乏证据无法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