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lee2018-08-10 01:19:39

我家一共三个偷渡犯、除了我之外、父亲、一个弟弟,我是养子还有两个弟弟,三兄弟各一方,我走得最远从东半球走到西半球,劳碌一生自食其力养育了四个儿女,儿女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我现在退休了家庭重担放下了,平时在家上上网、种种菜、养养鱼,或到外地赏花戏水,优闲过日子,儿女们各自独立生活了,有空有心就回來看看,如果无心回來也罢我不会强求,我很乐观看得开保证不会自杀决策自己老命。

三兄弟中我是老大,最小弟弟也是个偷渡犯,71年游水偷渡到香港,在其人眼里我们全家都里犯罪分子(偷渡犯、叛国分子),最小弟弟在香港发展,三兄弟捞得最好是他了,靠勤奋加努力在一般人之中算是成功了,又有铺位出租又有楼收租,七、八千万港币是有的,仇富?在我来看有钱又如何会享受吗?两公婆和两个女儿四口人,住在四层高无电梯走楼梯小楼层里,虽然叫三个房一厅,其中两个房间小到只能搬放一张陆架床,两个女儿还没结婚最小女儿也卅出头了,一家四口就挤在这种狭窄楼层里,买不起宽阔点的?打拼一生钱是有了如果不识享受要钱何用?

另一个弟弟在国内也不错起码比我好多,楼都有几栋自己也有铺子做生意,儿女四个各自立也买了楼,也有生意做生活过得使人羡慕,弟弟两公婆四、五十岁左右就退休了,生活过得很惬意游山玩水早晚广场舞。我这弟弟当年也偷过渡,行到半路不能坚持走回头,在当年看,家乡人认为最没出息了,偷渡成功就好吗?跑出去的多少人为了三餐而发愁,资本主义地方自由能当饭食?走出来就一定好吗?我走得最远了又如何?现在看來还不如不走好。92年我回国我父亲说了一句话,说我如果不走反而会更好,我父亲当然有他的倚据,几十年后拿我们兄弟各自生活做比较,92年回乡所见村民到处建楼,当年在乡间在大部分人看来最差最没用的都有自己一栋三、四层高小楼,生活优闲无忧无虑叹世界。

我的一家人思想和想法各自不同,我和父亲是一派爱中国爱家乡思想偏左、但谈不上拥护共产党,我母亲文盲一字不识,公社时积极分子苦活重活抢着干,还是当年五好社员生产队的副队长(哈哈,我是干部子弟红二代?),留在国内弟弟也有成绩,也是凭双手创业发展起来的,在我眼中国内弟弟口是心非矛盾重重。三兄弟中香港弟弟思想极右可能有几个钱吧,言谈之中老是瞧不起国内人,家乡大亚湾发展有目共赌他也经常回去,家乡人生活比过去好上何止百倍他还是不满意,永远瞧不起家乡,他想拿家乡人和他自已做比较,我最看不惯他的这种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