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2019-08-13 10:38:11
神秘的远东港湾,海参崴的前世今生

 

说起海参崴,于清咸丰十年(1860年)由清帝国割让给俄罗斯帝国后,改为俄式地名─符拉迪沃斯托克,意为“统治/征服东方”,代表帝俄在向东方扩张时的重要收获。


 

海参崴,原意是“出产海参的港湾”,位于绥芬河口海湾东岸、穆拉夫约夫一阿穆尔斯基半岛南端金角湾沿岸,面临日本海与彼得大帝湾,虽然号称为北方的“不冻港”,但实际上港口结冰期每年约有100天,所幸金角湾借助破冰船仍可全年通航,封冻期在俄罗斯远东各港中最短,故在远东地区拥有无可取代的战略地位。


 

 

历史上,海参崴为唐代渤海国率宾府(治所在今俄罗斯乌苏里斯克Ussuriysk,旧名双城子),辽代属东京道,金代属上京路的恤品路,元代称为永明城,明代属奴儿干都司木阳河卫,清为吉林将军之下宁古塔副都统所辖,但于清末英法联军之役(又称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年─1860年)时,帝俄声称对英国、法国调停战争有功,利用清廷代表恭亲王奕昕(1833─1898年)欲尽快息事宁人的心态,逼清廷签署《中俄北京条约》,让《瑷珲条约》中规定原属中俄共管的乌苏里江以东至海领土,包括库页岛(今称萨哈林岛)以及海参崴在内,全部划归俄国所有。此后俄国开始对海参崴积极建设,1871年将西伯利亚舰队(太平洋舰队前身)的基地从庙街(今阿穆尔河畔尼古拉耶夫斯克)移至海参崴,更于日俄战争期间(1904年─1905年)将其作为俄国巡洋舰基地,也是远东区唯一海军基地和太平洋边防军司令部驻地,足见其重要性。


 


 

尽管海参崴在远东地区的地位不容小觑,但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西伯利亚仍然地广人稀,资源虽多却开发落后,除了大西伯利亚干线以外,缺乏适合车轮长时行驶的道路,且由于过于寒冷,即使是横跨冰封的河流,使用畜力拉雪橇也十分吃力。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认为,远东地区蕴藏的丰富的矿产和天然资源,若能取得将可刺激国内的工商业前往投资发展。另方面,他在位期间国内无战争且政局和平稳定,便想借由兴建西伯利亚大铁路,将军队快速投放至乌拉山脉以东的阿穆尔地区,以牢牢掌握远东的疆域,并阻止中国势力扩张。



 

为改善俄国东西部交通运输,1891年西伯利亚大铁路工程开工,海参崴火车站也于同年5月31日起兴建(属于乌苏里铁路),皇太子尼古拉(即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甚至亲临破土奠基仪式,显见俄国皇室对铁路建设的重视。1916年,作为世界上最长铁路线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全线贯通,莫斯科才有直通海参崴的铁路,此时据俄国领有海参崴,已经过去56年。



 

 

然而,有说法称西伯利亚大铁路虽然初衷为富国强兵的伟大计划,最后却因耗资过剧,演变成政府财政空虚、民怨四起,成为后来俄国二月革命与十月革命的远因,铁路带给俄罗斯帝国的,是条通往亡国的不归路。“乌苏里铁路”兴建初期,不少从中国、韩国、日本来的劳动力在此地落地生根,据统计,当时的海参崴约有八成居民都是来自中日韩三国。此外,当时还有不少德国人开设的商店、法国人经营的旅馆,更有瑞士的投机商人来此淘金,19世纪末的海参崴,也因此拥有相当繁荣的港都文化,但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海参崴随即被卷入战火之中。



 

1917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布尔什维克派发动十月革命,建立了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苏俄),以旧贵族和资本家为主的保皇党,转为支持沙皇尼古拉二世复辟,与部分自由主义者等反布尔什维克派的势力,组成白军对抗苏俄政权,俄国陷入内战之中。境外反对俄共的国家,如英、法、日、美、波兰等国,也以不满苏俄单方面退出对德战争,以及帝俄时期的债务等问题,对俄国革命进行武装干涉,趁机渗透进远东地区。特别是英日联军借口海参崴有日资设施被袭,于1918年4月进驻金角湾、占领海参崴,立足未稳随即陷入内忧外患的苏俄政权,只好被迫在远东和西伯利亚贝加尔湖以东地区建立一个缓冲地带─远东共和国(1920─1922年),直到1922年11月日本从海参崴撤退后,才由苏俄红军收复,远东共和国的建制也一并取消。


 

 

1938年,苏联以“可疑的间谍”为罪名,枪杀了几百名中国人,并驱逐一万名的中国移民。此后,海参崴成为流放政治犯的主要地点,成千上万的被放逐者聚集此地听候发落,其中大部分等到的却是死亡。而1958年将临近的纳霍德卡港(Nakhodka)开辟为民用深水港之后,作为军事基地的海参崴被封锁、谢绝外人探访,直到1989年才再度对外开放。

迄今海参崴的主要功能还是做为军港使用,也是俄罗斯远东捕鲸、捕蟹、捕鱼和冷藏船队基地,亦为远东地区重要的工业中心,以修理船舶、渔产品制造加工、机械、采矿设备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