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城渔翁2019-08-13 11:20:38

诸葛亮的政治抱负和战略定力

 

    “匡扶汉室”、“竭忠尽力,恢复中原,重兴汉室”, 是诸葛亮的政治抱负,并为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正是因为与刘备志同道合,诸葛亮选择出山,辅佐刘备。为“兵不满一千,将只有关、张、赵”的刘备,在曹操和孙权的狭缝中,寻找战略空间。

   

    诸葛亮的政治抱负和战略,在“隆中对”中已表达得非常清楚。“先取荆州为家,后即取西川建基业,以成鼎足之势,然后可图中原也”。诸葛亮未出山之日,已定下“成鼎足之势”后,然后“可图中原”的目标。所以,“六出祁山”足现诸葛亮战略定力。

 

    “隆中对”,是整部《三国演义》的“纲”,不可不反复阅读:

 

    孔明笑曰:“愿闻将军之志”。玄德屏人促席而告曰:“汉室倾颓,奸臣窃命,备不量力,欲伸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迄无所就。惟先生开其愚而拯其厄,实为万幸!”

 

    孔明曰:“自董卓造逆以来,天下豪杰并起。曹操势不及袁绍,而竟能克绍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 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此可用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非其主不能守;是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国,高祖因之以成帝业;今刘璋暗弱,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彝、越,外结孙权,内修政理;待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兵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以出秦川,百姓有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矣。此亮所以为将军谋者也。惟将军图之”。

 

    言罢,命童子取出画一轴,挂于中堂,指谓玄德曰:“此西川五十四州之图也。将军欲成霸业,北让曹操占天时,南让孙权占地利,将军可占人和。先取荆州为家,后即取西川建基业,以成鼎足之势,然后可图中原也”。

 

    又有古风一篇赞曰:“高皇手提三尺雪,芒砀白蛇夜流血;平秦灭楚入咸阳,二百年前几断绝。大哉光武兴洛阳,传至桓灵又崩裂;献帝迁都幸许昌,纷纷四海生豪杰:曹操专权得天时,江东孙氏开鸿业;孤穷玄德走天下,独居新野愁民厄。南阳卧龙有大志,腹内雄兵分正奇;只因徐庶临行语,茅庐三顾心相知。先生尔时年三九,收拾琴书离陇亩;先取荆州后取川,大展经纶补天手;纵横舌上鼓风雷,谈笑胸 中换星斗;龙骧虎视安乾坤,万古千秋名不朽!”

 

    刘备向日军败于汝南,寄迹刘表。兵不满千,将止关、张、赵云而已。刘豫州三顾诸葛亮于草庐之中,以为如鱼得水,思欲席卷荆襄。但毕竟“寡不敌众”,所以还是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无容身之地。

 

   《三国演义》第 42回,“张翼德大闹长坂桥 刘豫州败走汉津口”,有一段精彩的描写,叙述诸葛亮如何使用“空城计”,在曹操和孙权的狭缝中,寻找战略空间:

   

    “却说玄德至江夏,与孔明、刘琦共议良策。孔明曰:‘曹操势大,急难抵敌,不如往投东吴孙权,以为应援。使南北相持,吾等于中取利,有何不可?’玄德曰: ‘江东人物极多,必有远谋,安肯相容耶?’孔明笑曰:‘今操引百万之众,虎踞江汉,江东安得不使人来探听虚实?若有人到此,亮借一帆风,直至江东,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南北两军互相吞并。若南军胜,共诛曹操以取荆州之地;若北军胜,则我乘势以取江南可也’。”

 

    赤壁之战,奠定了天下三分。孙刘联手,打败曹操。诸葛亮实现了“若南军胜,共诛曹操以取荆州之地”的战略目标。

 

    诸葛亮“三气周公瑾”,是为“借”荆州,不得已而为之。“柴桑口卧龙吊丧”,孔明教设祭物于灵前,亲自奠酒,跪于地下读祭文。孔明祭毕,伏地大哭,泪如涌泉,哀恸不已。

 

    “东和孙权,北拒曹操”,诸葛亮留给关羽镇守荆州的八字方针,还是“隆中对”定下的战略。

 

   《后出师表》,是《前出师表》)的姊妹篇。这篇文章,再现诸葛亮的政治抱负和战略定力,一股忠贞壮烈之气跃然纸上。诸葛亮向蜀汉后主刘禅阐明,汉贼不两立和敌强我弱的严峻现实, 北伐不仅是为实现先帝的遗愿,也是关系到蜀汉的生死存亡。

 

   “先帝深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

 

    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不可得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也,而议者谓为非计。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

 

    后人歌颂诸葛亮的诗词难以数计,《咏怀古迹·诸葛大名垂宇宙》这首诗,由于诗圣杜甫以自身肝胆情志吊古,所以能涤肠荡心,浩气炽情动人肺腑,成为咏古名篇:

 

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遣像肃清高。 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

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 运移汉祚终难复,志决身歼军务劳。

 

        言派京剧《卧龙吊孝》,有一段反二黄,言兴朋唱来荡气回肠。唱词取材于

《三国演义》“柴桑口卧龙吊丧”。“孔明教设祭物于灵前,亲自奠酒,跪于地下,读祭文曰”:

 

“呜呼公瑾,不幸夭亡!修短故天,人岂不伤?我心实痛,酹酒一觞;君其有灵,享我烝尝!吊君幼学,以交伯符;仗义疏财,让舍以民。吊君弱冠,万里鹏抟;定建霸业,割据江南。吊君壮力,远镇巴丘;景升怀虑,讨逆无忧。吊君丰度,佳配小乔;汉臣之婿,不愧当朝,吊君气概,谏阻纳质;始不垂翅,终能奋翼。吊君鄱阳,蒋干来说;挥洒自如,雅量高志。吊君弘才,文武筹略;火攻破敌,挽强为弱。想君当年,雄姿英发;哭君早逝,俯地流血。忠义之心,英灵之气;命终三纪,名垂百世,哀君情切,愁肠千结;惟我肝胆,悲无断绝。昊天昏暗,三军怆然;主为哀泣;友为泪涟。亮也不才,丐计求谋;助吴拒曹,辅汉安刘;掎角之援,首尾相俦,若存若亡,何虑何忧?呜呼公瑾!生死永别!朴守其贞,冥冥灭灭,魂如有灵,以鉴我心:从此天下,更无知音!呜呼痛哉!伏惟尚飨。”

 

    “孔明祭毕,伏地大哭,泪如涌泉,哀恸不已。众将相谓曰:‘人尽道公瑾与孔明不睦,今观其祭奠之情,人皆虚言也。’鲁肃见孔明如此悲切,亦为感伤,自思曰:‘孔明自是多情,乃公瑾量窄,自取死耳。’后人有诗叹曰:‘卧龙南阳睡未醒,又添列曜下舒城。苍天既已生公瑾,尘世何须出孔明’!”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