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20142019-09-15 06:18:06

当时我军补给线的情况是这样的,青藏公路和川藏公路都已在1955年修通,但是川藏公路修通后不久就遭受多处自然灾害,处于常年维修阶段,货运量很小,现在都是如此。当时川藏公路还不是目前自驾游非常热门的318国道(途径林芝地区至拉萨,川藏公路南线),而是北面的317国道(途径昌都地区、那曲地区至拉萨,川藏公路北线)。昌都和林芝(林芝地区当时叫工布地区,后一度被撤销,所辖区域分别划归拉萨、山南和昌都管辖,1986年复设)在地图上的直线距离也就200公里,但当时还没有公路连接。也就是说,如果是从成都运送的物资不可能直接运至林芝、察隅一线直接卸货,而必须先向西从昌都、那曲运到拉萨,再从拉萨向西又运回林芝,这一绕要多增加近2000公里的路程,总里程(成都至前线)达到3000多公里。

而且,川藏公路并不是主要的补给线,当时最可靠的补给线在青海方向,现在西藏大部分货物运输依然依赖于青藏公路。这条补给线走向与现在的青藏公路(即109国道)有一定区别。不是从“拉萨—格尔木—西宁—兰州”,而是从拉萨到格尔木,再从格尔木横穿柴达木盆地,途径大柴旦等地,翻越阿尔金山,到达甘肃最西段的安西(今瓜州县)或柳园(敦煌市下辖镇),在这里,转走兰新铁路或者兰新公路(312国道),最终才能到达物资补给基地兰州。这条补给线线更加漫长,再加上从拉萨到前线的距离,全长4000多公里,在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情况下,单程差不多需要30天。

而且,说是最可靠的,也只是和过去的茶马古道以及当时的川藏公路比,实际上自然灾害依然非常多(现在西藏自治区每年还要下拨几百万给青藏公路灾害防治的课题,这仅仅是研究课题,不是灾害治理),而且冬季会经常遇上大雪封路,在长达六个月的时间中,只有军车在天气好的时候才能勉强同行,而且运输兵的伤亡率和物资的损耗率都快赶上打仗了。举几个例子就可知当时运输之艰难。川藏线方向,在1953年头三个月中,昌都地区参与运输的牦牛就死亡了三分之一,这已经是最适应高原环境的“高原之舟”牦牛了。青藏线方向,1953年中央购买了1.78万峰骆驼用以西藏运输,在首运途中就死了7000多峰。而在1954年,中央为了向西藏运送大米,通过外交斡旋,选择的路线是,在广州上船,绕过马六甲海峡,在加尔各答卸货,然后经印度、锡金进入西藏亚东县。

以上还只是在后方的补给线,后方补给线好歹还有公路和汽车(虽然极度不可靠)。由于机械化运力有限,从拉萨到山南、林芝前线的运输都必须依靠人畜运输。而在最前线,就只能徒步翻过完全没有路的世界之巅——喜马拉雅山,基本上连畜力都用不了。

从这些运输中,可以看出当时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强大的动员能力以及军队、政府与藏族人民之间深深的情谊。当时,除那曲地区(当时还叫黑河,后来因为黑龙江省已经先有了黑河地区,又改名为那曲)和外,西藏其余的五个地区和一市共出动了民工32237人,而西藏当时总人口也不过百万。当然,民工多未必能说明军民关系多么好,国民党拉夫也可以拉这么多。

但另一个数据是,这些人加上他们自带的牲畜1057头,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运送糌粑112万公斤、酥油3万公斤、牛羊肉66万公斤、柴火150万公斤、马料48万公斤、蔬菜15万公斤。除去牲口的运力,也就是说平均每个人在一个月内完全靠肩背手扛带着至少100公斤的东西步行至少数百公里,再翻越了喜马拉雅山(这还不包括武器弹药),即使是美军的机械化,这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没有概念的话,不用上5000米,也不用背重物,随便找个高楼爬爬,看看自己能来回爬多少层。

这充分说明了藏族群众的爱国热情。几个简单的对照是,3年前,1959年西藏平叛期间,1600多人的叛军(但很多是被胁迫参加的)围攻只有一个排兵力驻守、加上县委工作人员也才60人的扎木县委大院,打了20多天,没打下来。3000多人的叛军(很多是被胁迫参加的)围攻只有一个连驻守的丁青县委大院,并且在切断水源的情况下,打了近百天都没打下来。要是当时的叛军有支前民工一半的热情,扔沙包也差不多够把里面的人活埋几次了。

但是,这已经是运力的极限了。山南地区有的地方,连7、8岁的小孩都被家人带去运输物资,背着一个迫击炮弹徒步翻越喜马拉雅山了。然而,靠人运,多少人花多少天时间才能运来一颗炮弹,而迫击炮打一颗炮弹又需要多长时间?运输能力显然远远跟不上消耗速度,实际上,进入11月,在麦克马洪线(喜马拉雅山主脊线)以南的解放军补给已经跟不上了,并且当时的气温已经很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