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y19782019-09-15 15:59:30

 

 

 

马新贻

 

Medical School毕业后,到家乡的卫生院工作,开始管病房。其中一间病房里住着一位年轻的母亲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是城东西马垓的,扒上拖拉机,到了城西我在的卫生院附近,从车上掉了下来,就住进来了。小孩儿并无大碍,没有用药,只是等待司法部门的判决。医院里正好有病房空着,也不撵他。一次,我去查房,问小孩他妈:你们庄上出过一个大官(马新贻),你们近吗?小孩妈说:是孩子爷爷的爷爷。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山东出了本有关山东人物的书。菏泽的名人马新贻在选。有的老同志不服气,说:为什么选他?红三村的老百姓为掩护八路军的孩子,自己的孩子被敌人杀害了,都没有选?

 

某年,菏泽市电视台播放一部有关《刺马》的电视剧。西马垓村马新贻的后代去找,不让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