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尒2019-07-10 21:39:00

 

 

中 侧面 为 毛岸英

毛岸英在朝鲜隐姓埋名,被称作刘秘书,除了彭德怀等几个志愿军高级首长,没有人知晓其真实身份和姓名。

1950年11月25日上午11时,聯合國軍四架南非B—26轰炸机轰炸了大榆洞,投下的凝固汽油弹击中茅屋(司令部作战室)而燃燒,毛岸英未能及時逃出,當場死亡,尸体无法辨认,靠他生前戴的苏联手錶残骸才确认,年僅28岁。

当彭德怀得知毛岸英有危险时,急得立即想跑去,被警卫员抱住,他说“再不放手我毙了你”,警卫员说“你毙了我也不放手”。

1950年11月下旬,周恩来正在办公,中央机要室送来一份电文。电文是以志愿军司令部名义打给军委的:军委并高(岗)、贺(晋年):

我们今日7时已进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个参谋在房子内。11时敌机四架经过时,他们四人已出来。敌机过后,他们四人返回房子内,忽又来敌机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烧弹,命中房子,当时有二名参谋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烧死。其他无损失。

志司 25日16时

毛岸英阵亡当天,彭德怀向中央军委专门电告此事,周恩来将电报暂时搁下,

直到1951年1月2日,岸英牺牲一个多月后,才把电报送给毛泽东。

1951年1月2日第三次戰役結束後,葉子龍等人才向毛報告毛岸英死亡的消息,

毛泽东伸手拿烟,两次都没从烟盒里抽出烟。站在一旁的李银桥急忙帮他抽出一支,再帮他点上。屋里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响动,谁也不说一句话。只有主席抽烟的咝咝声,和弥漫在屋里的烟的辣味。毛泽东的手有些轻微的抖动,长长的烟灰落在地上。又沉默了很久,毛泽东吸完第二根烟,把烟头拧灭在烟缸里,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发出一声叹息:“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

毛泽东湿润的眼窝含着泪,没有落下。他仍然不停地吸烟,边吸,边问起毛岸英牺牲的经过,最后只交代了一句:“这个事先不要告诉思齐(毛岸英爱人)了,晚点,尽量晚点……”

毛抽起香菸,沉思許久,才說:“打仗嘛,總難免要有犧牲。”

Mao Anying.jpg

------------

有娃崽,不知军事, 不懂历史,信口开河,

大言毛岸英牺牲后,多么激励志愿军战士,纯属无知妄谈。

图样,土神婆!

毛岸英牺牲之事一直在高层保密,直到1966-67年,才被红卫兵公告天下。

特正视听。

 

 

 

 

 

 

 

 

青松站2019-07-11 15:03:33
美国越活越回去了,尼克森还来过中国后,留下"乒乓外交",今天他得意占上风,殊不知是在效法一些羞辱的枝末罢了,,
ENTP2019-07-11 16:04:10
你小子不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