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法自然2018-09-14 07:49:47

水阅水而成川

蒲松龄(1640-1715)写祭文时曾经两次用过“水阅水而成川,人阅人而成世”,说明他对这个句子非常的偏好,我也觉得这个句子好。尤其喜欢一个“阅”字,不是像国家领导人批阅文件,或者历代皇帝看奏折,所用的那个“阅”字,那就是“知道了”的意思。蒲松龄的“阅”字包含了太多的内容,有主动的观察,有退后一步的省视,不仅仅是“读过了”那样的表层涵义,仿佛还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品味着、思考着。

就像杨绛和钱钟书夫妻俩在政治运动的暴风骤雨中,依然在小屋里穿着隐身衣,头顶阴阳发型,眼神明亮地观察品评着人性冷暖,世情沧桑。用X光一样无处逃遁的审视目光把人分析到入骨。这就是“阅”。

所以说阅历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像我空活了这么多年,却没有多少阅历。我宁可把审视的眼光投向日落月出,草木荣枯,观察蜂鸟的嘴巴,蝴蝶的花纹,也不想花时间和精力去品评人性。我只是像小孩子一样凭直觉靠近那些温暖善良有爱的人们,这些是我珍惜的朋友。远离那些心中充满恶和恨的人。但我不想去审视分析他们。

年岁空长,只是让我感觉到生命的短暂,更想把时间浪费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比如读读蒲松龄四百年前写的文章上,而那文章小众到“百度”不到。我依然喜欢读穿越小说,喜欢那种超越现世,天马行空的快乐。我感觉捧一杯铁观音,与三百五十年前的山东老乡蒲松龄隔空对话也是穿越的感觉。

2018.9.13.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