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人不哭2019-05-15 09:11:35

三十年前,我们心中都有诗。只是多数人的诗在那年的凌晨火光中化为灰烬。只有极少几个在炼狱中把诗保留了下来。

可是后来,海子在看见那遥远的铁路尽头的一座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心灵小屋时,毫不犹豫地奔向滚滚车轮,在追逐远方的路上碾磨成泥。

顾城用黑色的双眼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可是不仅没有找到光明,连另一双一样的眼睛都没发现。于是他选择在孤岛的羊群中死亡,也为心中的诗付出最后的代价。

是诗人难免有一颗想死的心。今天在地球另一半苟且了三十年的我们,可想起当年!

三十年了,他们不愿提起,我们怎能因此忘记!

紫檀是我们苟且的地方,但它绝不该是抹杀下一辈诗与远方的地方。自己的梦灭了,怎能从此一代一代地苟且下去。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