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潜2019-05-15 09:32:44

(摘自《民主是一种普遍价值观》)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说法: 在应对重大自然灾害面前,极权制度有其优越性,因为可以充分动员社会各种资源投入救灾。

 这种说法, 从灾难救济的操作效率上看, 有其合理性。 但从预防和减少灾难这个总的层面上看, 则恰恰相反:极权国家比资本主义国家更加多灾多难。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饥荒。在人类历史上,凡是具有新闻自由、且政治相对独立的任何民主国家,从未发生过真正的饥荒。对於这个规律,我们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出例外。

相反的,大饥荒都发生在非民主的极权国家:无论是在最近发生饥荒的埃塞俄比亚、索马里等独裁国家,还是三十年代发生饥荒的苏联,或者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一年大跃进失败后发生大饥荒的中国,或者在外国人统治时期发生饥荒的爱尔兰和印度。

尽管在许多方面中国的经济发展比印度好得多,但中国仍然发生过饥荒,而且确实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饥荒。在中国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一年 整整三年的饥荒时期,中国政府的错误政策一直得不到纠正,其原因就在於中国没有议会中的反对党,没有新闻出版自由,没有多党制选举。正是由没有人敢批评政府, 其错误政策才然能够持续下去。现在北韩和苏丹的饥荒也属於类似情况。

饥荒似乎往往与自然灾害有关系。评论家经常简单地用自然灾害来解释发生饥荒的原因,如中国在大跃进期间发生水灾,埃塞俄比亚发生乾旱,或者北韩因天灾而农作物歉收。然而,其他许多民主国家也发生过类似的甚至更严重的自然灾害,但由於政府采取负责的干预措施,减轻了民众的饥饿,妥善地解决了饥荒问题。由於饥荒的主要受害者是穷人,政府可以通过雇佣计划等政策来提高穷人的收入,使饥荒受害者得到食物,从而防止民众的死亡。甚至在一些发生严重旱灾、水灾等天灾的最贫穷民主国家,如一九七三年的印度,八十年代初期的津巴布韦或博茨瓦纳,民众也能够吃饱肚子,而没有出现饥荒。 

只要政府认真努力,饥荒并不难预防。而一个民主政府在面对选举、反对党和独立报纸的情况下,只能这样作。印度在独立之前被英国统治的时代,发生过多次饥荒。印度最後一次饥荒是在一九四三年,即独立之前四年,但在印度出现多党制和新闻自由之後,饥荒就消失了。

饥荒问题仅仅是民主可以解决的例子之一。如果没有民主制度,不仅可能会加重自然灾害,甚至还可能会引发人祸。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煤矿的矿难,每年全世界死于各种事故的煤矿工人绝大部分都在中国,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无法保证煤矿的安全生产,这与没有民主制度和新闻自由是有关的。只有民主制度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底层劳工的安全。

民主的最大作用之一,就是可以防止经济与社会灾难。在正常情况下,人们也许不会怀念民主的这种工具作用。但是如果因为某种原因,经济情况恶化,民主制度所具有的政治平衡机制,就会发挥巨大的实际作用,减少国家陷入灾难的危险性。

在非民主国家,经济情况良好时,人民可能并不想念民主。一旦经济发生衰退,如果其负担没有被广泛分担的话,就会集中在承受力最小的一部分失业者或者被解雇者身上,经济衰退就会严重破坏民众生活,使数百万人陷於悲惨境地。更糟糕的是,受害者没有地方发出他们的声音。人们在最需要民主的保护功能时,才会最强烈地怀念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