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ade2019-06-03 16:57:53
那时我已经开始读博士了,住在巴黎的里昂火车站附近的迪德罗大街边上的一个学生公寓里。巴黎比北京时差晚六个小时,因此知道天安门屠杀是巴黎的晚上时间,也无事可做,就坐地铁到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前看看,算是示威一下。大使馆在香榭丽舍大街不远的一个富人区。去的人并不多,也不用静坐了,不到半夜就回宿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