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yang2019-05-14 20:49:06

    最近最火的新闻之一,就是,据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涛向中介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元人民币)用以行贿,将其女儿送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这一金额在所有辛格贿赂案例中位列最高。据美国媒体报道,涉事学生名叫Yusi“Molly”Zhao(赵雨思),她的简历中被指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身份,事发后,她在今年3月底被斯坦福大学正式开除。

    几天前,赵雨思母亲发表声明,称其在辛格建议下通过其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捐款650万美金,而看到报道后才意识到被辛格误导,其女儿早在捐款前已经被斯坦福录取。在这份声明中,赵母称自己一直是慈善项目的支持者,由于她的孩子正处于接受高等教育的阶段,她也一直非常乐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项目。但就像许多亚洲家庭一样,赵母经第三方介绍下,赵母咨询了包括辛格在内的教育顾问,从而认识了辛格的慈善基金会,该基金会被描述为一个有规模、正当、以惠及教育界而成立的非牟利基金。赵母表示,辛格顾问公司只提供教育顾问服务,没有保证能进任何大学。而雨思一直拥有优异的学业成绩和课外活动成就。她通过正常途径申请了美国的一些大学并得到一些大学录取,且在2017 年 3 月 31 日收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得知赵雨思被一所美国著名学府录取后,辛格也感到意外,并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该捐款是用作支付教职员薪金,奖学金,运动培训计划及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基于辛格的陈述,赵母于 2017 年 4 月 21 日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款 650 万美元,该捐款的性质与许多富裕家长一直公开地向著名大学捐款的情况一样。赵母在声明中表示,有关辛格及其基金会的事宜被广泛报导后,她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慷慨被利用,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赵母和雨思对所发生的事情深感震惊和不安,并已聘请律师处理事件。

    新地平线报道,被斯坦福录取后,赵雨思曾自行在斗鱼上做了一次直播,并在宣传时自称是“美国高考状元”。当网友提问如何准备考试和文书的时候,Yusi Zhao没有分享出任何实际的干货,多以要“坚持梦想、不要放弃、设定目标努力奋斗”等鸡汤为主。

    其后,媒体爆出很多有关步长制药的行贿丑闻历史,2006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落马,牵扯出一系列行贿者。在当时公开的法律文书中提到,郑筱萸曾在2002年6月,收受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负责人赵步长给予的1万美元。经司法机关查实,郑筱萸收受钱物后,为该公司申报其生产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批提供帮助。此外,还有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上杭县溪口镇卫生院药房负责人黄某、上杭县稔田镇卫生院院长温某、上杭县茶地乡卫生院院长陈某因收受步长制药业务员的药品回扣被判受贿罪。

    整个新闻闹得沸沸扬扬,多数的反应都是一个中国土豪遇到一个美国骗子的故事。但是我想要用不同的角度解读一下这个事件。

第一,步长制药是中国最大的心脑血管药物中成药生产企业,拥有三大核心产品:丹红注射液、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数据显示,2016年,步长制药营收为123.21亿元,其中丹红注射液的销售收入约为43.52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为35.32%;可以说,在一个充分自由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即便通过一些暗箱操作,步长制药的产品应该还是有市场信任度的,不然不可能有这种市场占有率。也就是说,老赵的钱基本上来源是正常的。

第二,赵母的声明,尽管看上去很正常,但是逻辑上不能自洽,包括,录取后建议捐款,不知道运动员身份作假等等,显然是很难自圆其说的,比较可能的缘由是,尽量把自己的不知情放大,而把自己受害者的形象强化一下,因为如果是知情故意,会有官司上身,那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赵家受骗应该是基本事实,当然对于运动员身份作假完全不知情是不可能的,毕竟申请是一个双方的事情,不可能完全不知情。

第三,赵雨思自称是“美国高考状元”,ACT 33分,托福111分,除了她的“高考状元”头衔有点放大,如果她的ACT和托福是自己考出来的成绩,应该还是一个不错的,我就有朋友的孩子ACT33分进入大普,而且,在纽约时报中文版的报导中,赵雨思是在英国一所著名的寄宿学校读的初中和高中,在斯坦福也是很积极参与活动,并且也不高调张扬,所以没有必要把赵雨思当作一个反面典型来评判。

第四,比较可能的情况应该是,赵家知道向学校捐款可以帮助入学,但是对于渠道不清楚,而且很多时候,名校对于捐款人会有一定的要求,赵家估计听信了辛格的劝说,不敢直接去联系捐款,而是希望通过“曲线救国”,当辛格提出用运动员身份可以帮助入学时,肯定也是提到,捐款本身还不够入学,需要运作一下,这样,看着合情又合理,毕竟这些名校接受捐款和招生录取是不同的部门,老赵估计也不敢大意。当然,他大大低估了辛格的能力,仅仅用50万美元,辛格就搞定了教练,顺利录取,而600万就成了他的盈利了。

   好吧,我们习惯对于土豪穷追猛打,但是老赵应该也是有一定的国际视野的,而且赵家孩子也不像是那种骄横跋扈,肆意张扬的孩子,就算是直播了一下,也就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而已,没有必要太上纲上线。

   倒是另外一个新闻让我为他们家有点担心,步长产品多次因质量问题被“亮红灯”,例如去年其“丹红注射液”因为频发严重不良反应,26次被列入重点监控。但步长很重视“市场及学术推广”,这笔开支在逐年增加。去年这笔费用高达74.86亿元,平均每天花费2051万元。但愿他们的产品还是有效的,不然就不是丑闻那么简单,而是会有牢狱之灾的。

   对于这些事件,我们都应该用一个家长和学生的角度去理解,而不是过分解读。富人也是人,只要他们的财富基本是来路正当,就要肯定他们的能力。他们的孩子也和普通孩子一样,追求好的声誉和机会都是可以理解的,有些事情会有过分,但是如果她们付出过努力,也应该给与基本的肯定和尊重.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