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安.風2018-09-14 08:01:03
班长谭红的美篇 --〉https://www.meipian.cn/1j49dwfn?share_from=self&utm_source=singlemessage&v=4.5.2&user_id=222549&uuid=6891860ecabbfaf061f20c01cb956f40&utm_medium=meipian_android&share_user_mpuuid=be43de88a266e36f58d990cb2aee058d&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回国航班上准备的发言稿:

        缘分,是缘分让我们四十多年前成为同班同学。在大千世界里,在芸芸众生中,我们能走到一起成为同学,真的就是一种缘分。还是缘分让我四十多年以后再次见到你们-我的老同学。咱们班同学们是四十多年前有缘分到十二班相识的,有些同学的相识可以再往前推个十来年,是从幼儿园或小学起就是同班的同学;就说我自己吧,我和周莉光、尹非夷从西医附小开始就是同班同学,只不过我上完一年级后,我们家搬家,我转学去了西北三路小学。后来我家又搬回来,从85中初一开始,我们又成为了同班同学。我们十二班同学们的相识,恰时同学少年。        

       同学,对咱们这代人来说份量很重。咱们十二班同学第一次相识是在85中西北角的那个平房教室。从七四年那个金秋开始,我们大家就成了同班同学。我们一同渡过了我们一生中懵懂的、无知的,美好的、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四年青少年时光。四年中有中途转入的新同学,也有转走的、当兵入伍的、以及提前下乡的小伙伴。我们在一起学习生活了四年,有过同吃、同住、同劳动的难忘经历。名义上我在一起除了学习外就是学工、学农、学军;其中有红旗皮鞋厂的学工,果园和长安分校的学农,还有华阴农场的学军,但其实就两个字--''劳动'',学着干各种的活。        

       虽然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我们中学阶段没有学到应有的文化知识,但各种的劳动也让我们学到了不少生活技能,让我们受益终身。同时也锻炼了身体。 我们班曾是全校最自由自在、散漫的班。回想一下,熊孩子的作为多了去了。教室门上架过扫帚,簸箕,和脸盆;上课老师不来男生不进教室;课堂上乘老师板书背过身时从后窗翻窗户进出教室,等等。调皮捣蛋的十二班气哭过班主任韩洁晨老师,还气走过不少代课老师。最终还是咱们韩阳老师把咱们班给收了。        

       每当争取集体荣誉时,咱们班是出奇的团结,当年的风气是男女生在公众场何不说话。同桌,前后座小区域之间的男女生有说话,班干部之间有说,但只限于工作。但遇事,或是为班集体的利益,大家还是相互关心互助的。        

       纯,纯朴用来形容我们是非常恰当的词。咱们小时候那个年代,物资贫乏,咱们60后的人在艰苦的条件下长大,吃了不少苦,练就了一身的本事。大家有着各自艰苦的奋斗,有着各自难言的艰辛,有着各自为之自豪的成就。生儿育女,为人父母,付出了艰辛,也收获了回报。在座的不少己是爷爷奶奶了。这是四十年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现而今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到了回忆的年龄,回忆是一种享受,借用网络上时髦的句形:
              忘不了你当年的沉默如金,
              忘不了你当年的刻苦勤奋,
              忘不了你当年的勇敢坚强,
              忘不了你当年的热情善良,
              忘不了你当年的雄姿英发,
              忘不了你当年的笑语喧哗,
              忘不了你当年的幽默风趣,
              忘不了你当年的上窜下跳,
              忘不了你当年的古灵精怪,
              忘不了你当年的顽皮捣蛋,
              忘不了你当年的聪明睿智,
              忘不了你当年的闭月羞花,        

       时光飞逝,同学情谊永存。四十年,物是人非,沧海桑田。能再次相聚,除了是缘分,还是我们每个人有这个福份。愿各位老同学做最好的自己,祝大家心宽,身健,享受每一天。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