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2018-10-11 06:37:43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孔子教高端礼乐,樊迟问低级农圃,孔子当然很不高兴,所以连说两个不如,其实心里早准备好了“上好礼......”那一番大道理,就等他下问,一吐为快。不料,樊迟扭头走了,孔子满肚子的话,无的放矢,又不能不说,不说就真不如老农老圃了。这才骂樊迟是小人,然后自说自话,把备好的话说出来。

孔子也是人,憋着难受,下不来台的时候,也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