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a-Katy2018-10-11 06:47:33

九十.  房中介兼导游

 

张紫蔷无奈地叹了一声:我是想卖房子,也得有人买啊!911后的这几周,一个买房子的新客户都没有,原先几个说好要签合同的人,现在也往后拖。设身处地想想,就是我自己,恐怕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买房子,谁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看起来房市可能要有一段时间的低潮了,我是已经有思想准备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

 

肖雨禾有点吃惊:都说911会导致经济滑坡,没想到已经在房地产市场上反映出来了。有点吓人啊,那个女人是你的客户吗。

 

是国内来的有钱人,"张紫蔷低声道:"用现金买房。她说不管美国的情况怎么样,都不会改变主意。算是我眼前唯一靠得住的客户。昨天下午我在机场接到她,她说要在休斯敦呆三天,提出来要我陪着到处逛逛,反正现在房市不好,我也没有别的安排,听说今天教堂有受洗仪式,她好奇,我就带她过来看看。

 

你怎么连接机送机都管?还要帮别人搬行李吧?肖雨禾有点惊讶。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抓到一个客户不容易,幸好这些有钱人来去匆匆,明天周一去签合同,下午我就送她去机场。行李不多,我还提得动。以后有空再聊,我得过去陪她了。说完,张紫蔷对余妈妈说了声再见!,就匆匆回到那个女人身边去了。

 

望着张紫蔷的背影,余妈妈有点莫名其妙地:她做什么工作啊?怎么还要搬运行李,看她娇滴滴的,怎么提得动箱子?

 

是啊,她本来就应该是娇滴滴的!肖雨禾感叹一声,又对余妈妈解释:她是房地产中介,帮别人买卖房子,为了卖一套房子,现在竟然要接机送机,提行李,当导游。生活把她变成女强人了!

 

又到了周日,余争鸣准备好送父母去教堂,余爸爸突然说:这个周末我们还是在家吧,或者去中国城买菜。

 

余争鸣奇怪地问:怎么不去教堂聊天了?

 

别人劝我们信教,余爸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虽然不信共产主义了,但我还是不能接受基督教。别人那么热情,我觉得不好意思推辞。还是不去吧。

 

肖雨禾在旁边好奇地问了一句:赵跃进劝你们信基督教了?

 

喔,余爸爸说:她倒没有,是那个叫许薇的和她丈夫,还有她爸爸,讲了很多信基督教的好处,人家是好心,拒绝的话我说不出口。所以还是不去的好。

 

听了这个解释,肖雨禾笑起来:我说嘛,赵跃进怎么可能劝你们信教,她说她心里信,我看她倒是利用的成分更大些。以前,一到周日,她就把两个孩子送到教堂去上免费的主日学校和幼儿园。她自己好轻松一上午,还不用做午饭,一家人都在教堂吃午饭。现在儿子大了,参加礼拜了,培养得那个孩子倒是真信了。跃进自己给我说的,她儿子每天晚上一本正经地跪在床前,祈祷好一阵才上床。她都有点担心了。

 

余争鸣打断肖雨禾,回头对老爸说:不去教堂也好,我们就去中国城逛逛,路上顺便把要捐东西送到接受站。

 

捐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捐东西?余妈妈问。

 

肖雨禾解释说:你们来之前,我收拾房间,发现那间储藏室里还挂着好些不穿的衣服,有几件青青的衣服,还没有穿过就小了。除了衣服,还有些其他的东西,像旧的打印机,录像机,烤面包片的机器,都没有坏,只是买了新的,旧的就没有用了。我收拾了两个大纸箱,放在车库里,总是忘记送到捐赠站去。

 

我看见车库里那两个纸箱子,满满的,还奇怪为什么衣服和其他东西放在一起,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捐给谁啊?余妈妈好奇地问。

 

就是送到捐赠站,那里的人会整理好,可能是买掉吧,具体怎么处理我就不知道了,就算是买掉,钱也是用来做慈善活动。反正这些东西没有用处了,送给他们就行了。余争鸣说。

 

让我先看看。说着,余妈妈就往车库里走,过了一会,提着几件衣服回来了:这几件青青的衣服,连标牌都还在,是全新的,扔掉多可惜啊。还有这件西服,你爸就能穿,你们不要的那些东西,都挺好的,真可惜了。

 

余争鸣笑道:我爸会穿吗?你尽管挑,反正你不要的,我们就捐了。

 

余爸爸从老伴手上接过衣服,翻看着说:前几周你带我们去逛车库销售,我看卖的那些东西远不如你这些东西成色好,你也可以摆车库销售啊,还可以买点钱。

 

 “我们试过,余争鸣想起什么,笑起来:以前有朋友摆车库销售,我们也送些东西过去,在那里摆一天,只卖掉了一个旧床头,和几样小东西。别人一砍价,雨禾就恨不得倒贴点钱送给人家。麻烦半天,卖了几美元,还不够麻烦的,不如捐了,再说了,我们还可以免点税。

 

看见余爸爸困惑的眼神,余争鸣又解释一句:从捐东西的地方拿回一张收据来做为凭证,算税的时候可以从收入里扣掉一点。当然很少一点而已。

 

主要是把家里不用的东西送出去,别人也许还有用,家里也清爽些。肖雨禾补充一句。 

 

911事件似乎并没有给休斯顿的高中生带来什么太大的影响。十月份,余青青学校的返校日活动眼看就要到了,全家都开始兴奋起来。为了给余青青买晚礼服,全家人一起去了购物中心,余争鸣陪着父母到处逛,肖雨禾则陪着青青到商店里挑礼服。

 

虽然不像刚来美国时那样捉襟见肘,但肖雨禾对高中生的晚礼服并没有概念,她以为高中生嘛,有条连衣裙就行了。可是余青青很知道自己要什么,她挑了一件深蓝色的丝绒长裙和一双黑色高跟鞋。

 

付款的时候,那个收银员问肖雨禾:你要不要申请我们店的信用卡?如果你今天申请了,你买的东西就可以便宜百分之三十。你还可以从信用卡上借钱,最多可以借到一千美元。

 

肖雨禾以前在好些商店被问过同样的问题,她也申请过几次,不过每次信用卡寄来后,她都放在一边从来没有用过,因为余争鸣坚持要用汽车公司的信用卡,这样买新车的时侯,最多可以拿到三千美元的折扣。

 

所以到后来,再遇到商店里推销信用卡,她一般都婉言谢绝。不过,今天买了一百多美元的东西,她决定还是申请一张信用卡,至少今天可以少付百分之三十,至于用不用这张信用卡,就再说了。

 

晚饭后,余青青迫不及待地试穿着晚礼服。当她从楼上下来时,全家人都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余妈妈围着孙女转了好几个圈:这么漂亮!这是演员们在台上穿的衣服啊,就是春晚主持人穿的那种。”“哎呀,整个背都露着,会不会有点凉啊。”“小姑娘穿什么都好看,瞧瞧青青这细腰身,多好看!”“裙子这么长,鞋都看不见了,只露出鞋后跟,走路要小心喔。”“高中生穿这么漂亮,我们国内结婚都没有穿这种衣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