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帆2019-01-10 19:22:33

  已经快十二点了,罗岩独自喝了两瓶啤酒,醉醺醺地躺在床上,却还是无法入睡。他想起上周这时候,李竞还在自己的怀里,说着温柔调皮的话。他给她打电话的欲望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终于对自己说:不管她睡了没有,她室友睡了没有,我要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是多么爱她,多么想念她……他在黑暗里拨出了那一串熟悉的号码。

李竞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睡不着,后来听见外面雪花落下的声音,她想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那种沙沙簌簌的雪落的声音,在黑夜里无比清晰地传送到她的耳中。她起来,也不开灯,拉了百页窗往外看,就又看见一个苍苍茫茫的世界,点点白色的雪珠在黑夜的空气里舞动着,原本已经干爽坚硬的道路山峦,在这夜雪之后,大概又要湿润柔软了。她叹口气,慢慢拉上百页窗,心想吴欣不知道是否已经在从机场回来的路上。重新回到床上,躺着,静静地听雪落的声音,原本纷乱无绪的心情仿佛渐渐又在这潮湿却温暖的声音里温润清静下来。在这风雪之夜,她知道自己在想念罗岩了。

电话铃在深夜里尖锐地响起来,李竞惊了一跳,却在第二声铃响之际,就摸接了电话,有点期待不安地说了声“HELLO?”


“是我,罗岩。”


“知道。”


罗岩听出她的期待,就问道:“你方便说话吗?室友睡了没有?”


李竞就道:“吴欣送老公去机场了,还没回来。”罗岩松了一口气,却半天说不出话,李竞也沉默良久,然后轻轻道:“说话呀。”


“跟老板MEET得怎么样?”


“还好。”


两个又沉默了一会儿。李竞问道:“你晚上干嘛去了?”


“你打过电话来是吗?”


李竞不说话。

罗岩有点兴奋起来,道:“本来在别人家打牌的,可是突然很想你,就回来了。又不敢给你打电话,磨蹭了这么久,终于还是给你打了……”


“你怎么有点鼻塞的样子?”


“我、我喝了点酒,因为睡不着,因为,想你……”


“以后不准一个人酗酒。”


“嗯。我给你写了三十多页的信,今天才寄出去了……”


“都写什么了?”


“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再去说爱你,可是又想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李竞叹了一口气,不说话。

“今天他们有人要去看电影的,后来觉得冷,就窝家里打牌了……我忽然想,我们还有多少事情没做啊:我们甚至没有一起下过馆子,没有一起看过电影,大都会博物馆也没有看成……”

李竞就道:“是啊,本来说到你那儿看杜拉斯的小说呢,也一直都没看;还说听你收藏的古典音乐CD呢,也没听……”

“每次回到家里,我就会想到你在的样子。我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孤独地生活下去了,我生命里不能没有你了……可是你不回我的EMAIL,不给我电话,你真地能这样放弃吗?──我甚至没给你写过真正意义上的情书……”


李竞叹口气,又不说话。

“我只想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至少可以做点什么,有个努力的方向,不要像现在,像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人,感觉生活的唯一目标就是孤单地走向死亡……
“没有你的时候,从来没觉得生活可以这样美好,但也从来没意识到生活也可以这样绝望,仿佛死亡……
“可是我不要这样孤独的生活,受不了没有你的生活……
“我爱你,我想你……”

罗岩絮絮地说着,像个委屈的小孩,在黑暗里孤独无援地诉说着,盼望着,他的话像点点飞舞的雪花,落在李竞的耳畔,让她的心慢慢地柔软温润。

李竞轻轻叹息了一声,幽幽道:“我晚上是给你打过电话……”


“我知道了。我恨死自己了,偏偏跑出去打牌了……我真地想你的声音,想得要发疯,就像爱得要发疯,为过去的自己悔恨得要发疯……”


“我知道了……我也想你,我也爱你……”


深夜里,李竞如梦幻的声音幽幽传进罗岩的耳朵。他欠了身子,坐起来,室内因为外面的雪光而有微微的光亮,暖气忽然起来,热气噪声一时充满了房间。

他忍耐了许久的泪水,这时终于畅快地流出来。他抹了抹泪,却怎么也抹不净,就抓紧了话筒,只是孩子般不停地抽噎着,喃喃着:“我爱你,我爱你……”


雪还在黑暗里不停地落下来。

(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