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天2019-02-11 00:07:16

23.

媛媛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她神游了一会儿,忽地打了个激灵,想起玫子还在医院生死未卜,自己却睡得这么沉。

她起身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绿灯在不停的闪动,是罗去冬清晨五点发来的消息:手术成功,还未脱离危险期。住在重症监护病房,B区十一楼,1156室。

媛媛慌忙给小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跟公司同事说一声,因为有些紧急情况,她今天得去A 供应商那儿一趟,明天才进公司。小宋利落地答应了。

媛媛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她穿了医院的隔离服,站在1156 病房的大玻璃窗前,看到玫子浑身插着各种管子,头上绑着绷带,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一张脸如床单一般的苍白。

媛媛悄然推开病房的门,各种仪器的滴滴声赫然充满耳膜。走到玫子的床前,她木然躺着,除了一旁慢慢跳动的心电图还显示着她的心跳。昔日那张神采飞扬的俏脸,如今在白色绷带的缠绕下几乎成了一个木偶。

媛媛用手背擦了擦滚落到腮边的泪水,全然没注意到罗去冬在她身后推门走了进来。

“医生说,她要是中午前能醒过来,就说明度过了第一个危险期。”罗去冬轻轻拍拍媛媛的肩膀,“别担心了。”

“是我害的。”媛媛哽咽道。

“又来了。这个时候,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吗?不要总在找是谁的责任,可以吗?”

“我知道你累了。但,去冬,我想了一晚上,从此以后,我们不再单独见面了,不想再连累任何人。”

“这一晚上我也在想,想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如何不伤害任何人。你一早来找我就是告诉我,我们之间完了?你不觉得说这话太晚了吗?我明白这个时候,大家心情都不好,可以平心静气地讨论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而不是在这里说这些不切实际的话,可以吗?”

“不切实际?”媛媛望着一脸疲倦的他苦笑了。

“我没法当作不认识你,你也一样。回不到从前了。等她醒了,我会告诉她一切。跟她道歉。”

“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她已经够可怜了。”媛媛慢慢摇着头,立刻反驳道。

“媛媛,你还不明白吗?感情的事,黑白分明,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说清楚,就后患无穷,麻烦不断。就……”

“就因为你们都没有对周玫说清楚,你们才要害死她吗?”“咣——”的一声巨响,门突然被撞开。媛媛吓得心都提了起来,她慌忙望向病房门口。身穿蓝色隔离服的李川岩正一脸愤怒地出现在病房门口,怒视着他们。一见到李川岩,媛媛骤然冷得浑身发抖,仿佛寒冷的空气正透过她的肌肤,渗入她的血肉,侵入她的心肺。

李川岩伸手指向他们两人,“你们!是你们把周玫害得这么惨!还在这里假仁假义!罗去冬,我待你不薄,你居然这样来报答我!我还把自己的表妹介绍给你,你居然把她害成这样!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

罗去冬愣了片刻,他走到李川岩的面前,低声道:“川岩,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听我说……”

“不用了,”李川岩扭过头,一脸的厌恶,“昨晚上飞机前我还跟周玫通过电话,她说她正好到上海出差,想跟你在上海聚一聚。还向我打听你喜欢些什么?罗去冬,你呢?你是怎么回报周玫的?跟她的闺蜜搞在一起,还把她害得生死未卜,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吗?你是人吗?”李川岩越说越激动,脸涨得通红,他轮起胳膊照着罗去冬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啪——”一声,清脆无比,似抽在人心上般的震撼。罗去冬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四个手指印,接着屋内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媛媛瞪大了双眼,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了起来。

“对不起,川岩……是我考虑不周!”罗去冬并未绝尘而去,还在一个劲儿地陪着不是。

李川岩别过脸。

 

他们全然未注意到放在周玫身旁的心跳仪的曲线在剧烈地波动着……

“这里是重症病房,吵什么?!全都让一让……”这时小跑进来一名年轻女护士,她匆忙查看着周玫身旁的仪器,“坏了……”她抬手拿起墙上的电话机,急促地喊着,“1156室,情况紧急,呼叫朱医生,呼叫朱医生……血压过低 70/60…… 好的,立刻准备进手术室。”

屋里的人全吓得目瞪口呆。

媛媛识趣地跟在最后面,看着护士们七手八脚地把周玫又推进了不远处的急诊室。

李川岩拉住一位护士问道,“不是要脱离危险期了吗?”

“病情急转直下,你们等消息吧。”护士未说完就走进急诊室,关上了门。

媛媛在走廊的角落里站了好久,罗去冬坐在李川岩的身旁,跟他讲着玫子的病情。最后媛媛独自走下楼梯。

急诊室大楼外的太阳很大很亮,却一点都不温暖,心里悲凉得像冻着一块冰,再大的太阳也照不热。她知道这白灿灿的阳光都在默默地向自己诉说着一件苍白的事实:她跟罗去冬就此结束了。

她长吸一口气,抬头望着晃眼的太阳光,才发觉真正的痛,眼里不会有泪,一滴都没有。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