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六六2019-04-15 01:44:20

            4  反悔 

    慧怡送走猫宝宝的那天晚上,回到家里魂不守舍,一夜无眠,直到天麻麻亮的时候,才浑然入睡。醒来已是日照中天。她仍然处于迷糊混沌中,心里七上八下,很不踏实。

    打开窗户透透气。南方无冬日。在白晃晃的阳光的无情肆虐下,园子里的花草耷拉着脑袋,东倒西歪。没劲儿。她无趣地关上了窗户。

    大宝二宝到底现在怎么样?它们想念我吗?怨恨我吗?阿珠真的是合适的主人吗?我对新主人的判断是否有误?这一送是否铸成此生遗恨?这一连串的问题循环成一个快速旋转的呼啦圈,绕着她的身体而无法停下来。

临近中午,慧怡无心煮饭。好在这时小琳来了,带了一盒精致的小点心。

慧怡用玻璃茶壶沏了茉莉花茶。望着壶里的几朵茉莉花,从上到下,轻飘飘的慢慢地跌落,慧怡的心也跟着往下沉。她忍不住喋喋不休地念叨猫咪,小琳又再次对新主人能否胜任抚养猫宝宝的问题提出质疑,她说:“没有养过猫不要紧,只要有爱心。可她看上去的确让人不放心。”

   只要有爱心就行……这话波比、苏杰、霞飞都说过。是的,爱心是前提,是必须的。可是昨晚阿珠近似麻木的表情……慧怡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不禁又红了眼圈。弄得小琳的鼻子也酸了起来。两人默默地饮茶,有一口无一口地吃着点心,一时无语。

 “不好意思,我都成了祥林嫂了。”过了好一会儿,慧怡苦笑道,用纸巾揩了揩潮湿的眼角。

  “唉!”小琳抬眼看着她,叹了一口气道:“我呢,南来北往跑来跑去……收养了就有一份责任啊。” 小琳夫妻俩做外贸生意好多年了,前年把发展中心转移到了长江三角,基本不待Z市了,这次回来处理一些善后事务,顺便会一下老友,叙叙旧。

    良久,小琳不放心地问:“准备怎么办呢?”

    慧怡慢条斯理地说:“我想好了,再观察几天,如果这个家庭很不适合它们,我就和小敖取得联系,看能不能把大宝送过去。至于二宝嘛……看看暂时寄养在哪个好朋友家里,下一次把它带去加拿大。反正二宝身体好,经得起折腾。”

 “这样也好。” 小琳点头道,又担心地问,“不过,小敖会不会变卦呢?”

 “估计不会。”不知为什么,慧怡对未曾蒙面的小敖充满信任。

“想好了就行了,就不要再东想西想了。”小琳担心慧怡为这件事把身体急坏了。

 “谢谢!谢谢你的陪伴。” 慧怡在心里感叹,人在失落彷徨的时候,朋友的雪中送碳是金钱都买不到的。

 

    两周之内,慧怡然已去探望过猫宝宝两次。

   阿珠的儿子见了慧怡,就高声嚷嚷。“阿姨! 我们家的老鼠没有那么多了。”“阿姨! 我们家没有老鼠了。”“阿姨!没有看见猫猫吃老鼠呀,为什么老鼠就没了呢?”“我爸爸说,猫猫是老鼠的天敌,你说是吗?”

    不谙世事的二宝,见到慧怡去了高兴得喵喵地叫个不停,围着她蹭来蹭去撒娇;可老成的大宝对这一切似乎心知肚明,所以显得怏怏不乐,每次见到慧怡之后就赌气地躲到角落去,总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出来之后满腹心事地躺在门口,好像唯恐慧怡离去。

     两次回访的结果,让慧怡断言阿珠根本无暇顾及猫宝宝。

    阿珠为了省事,将两个猫厕所减去一个,并且里面粪便堆积如山,还放在饭碗附近。它们住的洗手间里有股难闻的尿骚味儿。小孩子尿尿不着边际,弄得地面脏兮兮臭烘烘的。阿珠很直白地告诉慧怡:“没有办法,我儿子习惯了在这里尿尿。”她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先前说过的话:“这个洗手间是没有人用的。”

    慧怡鼓了鼓勇气,小心翼翼地恳求道:“可不可以让它们住进杂物房?”那神情就像未成年人向父母申请零花钱一样窘迫。

“那不行,那里是要放东西的。”女主人一口回绝了,她摇摇头,完全不把未成年人的要求当回事。

   慧怡赶紧闭嘴。是哦,现在阿珠是猫咪的主人,自己不能反客为主。于是,不得不把满腹的委屈憋在了心里。然后,她把大宝放在腿上,为它清洗眼睛,仔细一瞅,发现红肿得厉害,泪痕附近的面颊有溃烂迹象,下巴上长出又硬又黑的锅巴。慧怡用棉签沾了清水,轻轻地为它处理眼睛和下巴,然后擦上红霉素眼药膏。

    站在一旁的阿珠解释道,因为最近出差去了外省,老公比较粗心,家里又没有请到保姆……

    慧怡没有做声。阿珠说的这些兴许都是理由,但是当下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为了引起阿珠对大宝的关注,她突然在事先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很世俗地对阿珠说:“你要看住大宝哦,可不要让它跑掉了。只要它一跑出家门,肯定马上有人抱走。前几年,这种加菲猫在Z市,就已经卖到5000多元一只了。”“真的吗?”阿珠惊愕地张开嘴,显然她不知道行情。慧怡又说,“你不要看大宝平时憨憨的,不喜欢吱声,它可是一只大智若愚的猫咪哦。”

    这一招果然很灵,阿珠开始对大宝感兴趣了。那天慧怡刚回到家,就收到阿珠发来的大宝的照片,接下来的两天,阿珠再忙也会发大宝的照片给她,并且告诉她,经过认真地观察,发现大宝的确比二宝聪明得多。

     慧怡哑然失笑,心里盘算着如何把它们转移出来才是上策。接着又和谋士们一番商议,开始实施新的步骤。

    慧怡怀着一试的心情,厚着脸皮给小敖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阿珠没有养过猫,缺乏经验,且理念与爱猫人完全不同,自己很不放心,恳请小敖收养猫咪。她提出了两个方案请小敖选择。一是请小敖代管两只猫咪半年;二是按小敖之前的想法——领养大宝。同时,又说了一些表示歉意的话。当下,小敖回应道:“没事,阿姨,等我和家里人商量一下,一会儿告诉您哈。”

     墙上时钟的指针好像天空飞机上一个渴望与情人见面的慵懒的少妇,靠在客舱的椅子上度时如年。

     20分钟,好像过去了20天,20个月,20年……小敖终于回话了:“阿姨,我们不打算代管,还是只想领养大宝。把它送来吧,我会好好照顾它的。您放心,以后我会每天发一个视频给您。”慧怡还能说什么呢,只有感激涕零了。她曾掐灭了敖美眉想养一只加菲猫的梦想,而现在人家却一如既往地承诺好好照顾大宝。你说,能不让她感动吗。

     事情敲定之后,慧怡正寻思着如何向阿珠开口,殊不知阿珠先发话了,说下个月要回乡过年,想找人代管一下猫咪。慧怡听后暗自松了一口气,立刻回答说:“大宝有去处,马上就可以接走;二宝嘛,我再想想办法。”阿珠想了想,说:“干脆把二宝送给别人,以后,我就可以集中精力精心照顾大宝了。不过,你放心,我肯定把二宝送给靠得住的人。” 阿珠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反正过几个月就要搬新家了,新房子一般都没有鼠患,留着二宝也没有什么使用价值,把值钱的大宝留下,既可以装一下门面,又可以给儿子做个伴儿。

慧怡听了阿珠的那番话后,当下就在心里决断,尽快把两个猫宝宝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