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文2019-07-11 10:09:54

                                                   引言与总论

一、优与劣、好与坏的相对性

一个事物相对于其它事物的特点是优点还是缺点往往都是相对的、暂时的、可以互相转化的。从长期来看,一个事物的某个特点究竟是优还是劣,某个特性究竟是好还是坏是不可预知的。

1、坚皮厚毛与薄皮少毛孰优孰劣?

人与其它动物相比有许多不同之处,也即各有许多特点。与人相比,许多走兽有尖牙利爪、坚皮厚毛等优点。在冰天雪地、寒风呼啸之中,走兽能够凭借其厚厚的皮毛安然度过,而人只能冻僵倒毙。在捕食或面对攻击时,走兽或能够凭借尖牙利爪而伤敌、捕食,或能够通过敏捷善跑而逃逸,而人则往往难逃厄运。在森林或岩石中奔走时,走兽能凭借其厚硬的皮毛抵御荆棘和树枝的刮刺,能凭借其蹄爪抵挡地面上蒺藜和沙石的刺扎摩擦,而人则往往会遍体鳞伤,甚至溃烂、发炎而死。由此看来,尖牙利爪、坚皮厚毛是优点,这些优点使走兽们比人更能适应环境。而人的钝齿秃指、薄皮少毛是缺点,这些缺点使人类在莽莽的原始自然中举步维艰,死伤累累。

与人相比,大部分的鸟类都有丰羽满翼,这使它们遇寒能够御冻,遇水能够游泳,振翅能够翱翔。而人往往只能遇寒冻毙、遇水溺亡、急速振臂也不能离地一瞬。因此,丰羽满翼与无羽无翼,孰优孰劣、孰好孰坏似乎也一目了然。

但事实证明却并不尽然。人与各种鸟兽相比,既无尖牙利爪,又无坚皮厚毛,更无轻羽劲翅,奔走既不够迅捷,更不能振翅翱翔,但正是这些缺点促使人类为了生存去更迫切地、更有目标地、更多地、更持久地利用各种外物,去进行各种发明、创造,于是才有了衣服、鞋袜、被褥、房屋、盔甲、矛箭、坐骑、车辆、船只、飞机等。

我们可以设想如果人类也象其它动物一样有厚毛以御寒,人类能否发明衣服,以及能否拥有以后的纺织业和有机化学合成业就很难确定了。即使能,恐怕也要推后无数年,甚至到现在也还不会有。而这些发明创造的推后还会造成许多其它领域的推后。如果人类也长着翅膀能够飞行,我们就很难想象它还能造出车辆、船只,会不会去造飞机也很难说。

如果人类也能奔走迅捷、尖牙利爪,人类的食物就会非常容易得到,人类也不会由于无力攻击和防御而逃离山地、来到平原。除了无法与猛兽匹敌,人类与其相近的各种大猩猩、猿和猴相比,后者的皮坚毛厚、前肢发达等“优点”使得皮薄少毛、前肢退化的人类看上去简直就是劣等品种、退化品种或畸形。人类由于这些“缺点”不但无法与其它的猛兽在丛林中竞争,也无法与自己的近亲们相竞争。于是不得不离开丛林逃到地势平坦、林木较少从而竞争也较少的平原谋生。于是人类才能发明、发展出农耕、畜牧、矛箭、房屋、车船等,并进一步发展到冶炼、机械化、自动化等。我想,如果人类没有这些缺点,它们可能还象猴猿一样在林间跳跃,能否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就很难说了。

同样,如果人类的个体强大到可以象老虎、狗熊等一样独自一人或几个就可以独立生存,群居就难以出现,也就很难有社会分工以及农业和工业技术的进步。

由此看来,正是人类当时的严重缺点促进人类成了后来的万物之王,变得对浑身都是优点的飞禽走兽能生杀予夺。这样一来,原来的缺点反而成了优点。而其它动物们的优点反而导致了它们现在的被大量消灭,于是致生的优点变成了致死的缺点。

那么,人类今天钝齿秃指、薄皮少毛、无羽无翼的优点此后是否就会一直都是优点呢?飞鸟走兽今天尖牙利爪、坚皮厚毛、丰羽满翼的缺点此后是否就会一直都是缺点呢?这显然也是不可预知的。

远古的人们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感觉是那么的可怜、无助,多么盼望自己也有走兽的皮毛齿爪或飞鸟的羽毛翅膀。现在的鸟兽面对人类的枪炮毒药,感觉是多么的绝望、凄楚,多么渴望自己也有那骇人作响的枪支和夺命于无形的毒药。但在不远的未来,当地球又遭剧变,比如被大块的陨石或行星高速击中后,气温骤降,长期冰冻时,哀号灭绝的可能就又成了无毛无羽的人类。那时,人类现在身体结构上的优点可能就成了置人于死地的缺点。

同样,腮与肺孰优孰劣?四肢与鱼鳍孰好孰坏?这也是没有定论、不可预知的。当鱼被人用叉、钩或网捕获或人往水中投放炸弹、进行核试验或日夜进行声纳探测的时候,鱼恨不得自己马上变成人或其它动物以逃离海洋。当洪水泛滥、大地一片汪洋的时候,人和动物则会恨不得自己马上变成会游泳的鱼。

因此,某个特点是优点还是缺点是因势、因地、因时而异的。这种“优”和“劣”的相对性和不确定性也就是古人的“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依”吧。

2、自私与无私孰好孰坏?

不仅外在结构上的特点是好是坏、是优是劣难以预言,内在的智力、性格、欲念上的差异和特点也如此,社会上流行的各种观念之间的差异也同样如此。

贪婪、自私、懒惰、残忍是人的天性中的一面,慷慨、无私、勤奋、仁慈是人的天性中的另一面。每个人天生的都同时兼有这两方面的特点,只是后者往往不够多,往往需要通过不断的教育来强化。我们人类并不是“人之初、性本善”,反倒更接近“人之初、性本恶”。还不会走路的婴儿不也常常互相抢夺玩具和食物,甚至互相厮打吗?抓住一些虫子后,他们不也常常在玩弄之后杀死它们吗?只是由于能力尤其是力量的不足和出于对大人们的畏惧,孩童们才往往显露不出过多的邪恶。但孩童们也能在大人的开导下把玩具或食物慷慨大方地给予任何人,也能学会爱护花草虫鸟。在长大后也大都能在环境的约束下展现一些无私、爱人、爱物的行为,甚至为群体的利益而牺牲自己。

由于上面提到的天生的缺陷,人们需要群居以生存。为了维持住彼此赖以生存于其中的群体,人们只能互相妥协,以能彼此容纳,然后慢慢地形成各种约定、规定,使大家都按彼此认可的框架行事。这些约定和规定会渐渐固定下来,以确立人们在一些方面的行为准则以及与之相伴的奖罚规定,这样就形成了早期的制度。

早期的制度是民主、为公的,给于大、小头领们一定的权力也是为了群体的秩序和利益。为了适应各种内外变化,构成制度的各种规定也会渐渐有所调整、增减。但制度演化中还有另外一个与维护群体利益无关的变化,那就是随着强势、能干的头领的每次出现,群体会出于感激、畏惧等原因讨好地或被迫地修改制度中关于对头领权力和利益的规定,使大、小头领们的权力和利益被一次又一次地强化;对保护和维护大、小头领们的权益的个体的奖励会逐渐增加,对冒犯和挑战大、小头领们的权益的个体的惩罚会逐渐加重;直至最后发展到把制度的制订和修改权交给头领。于是,后来的制度就往往不再全部为公,甚至完全是为了头领,其制订和修改也不再民主。

唯有那些更不懂感激、不肯奉承、主张自我、无畏权力的群体则是例外,其大众不肯沦为头领的奴隶,顽强地坚持着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时断时续地保持着民主政体。当这些群体获得竞争优势时,这种民主、为公的制度才会通过这些群体的侵略和杀戮而传播出去、扩散开来,在得到扩张的同时也偶尔能获得进一步的改进与完善。

因此,为了维持个体赖以生存的群体,人们会逐渐形成一些约定和规定,从而渐渐形成制度。为了能被群体所容纳,个体必须按制度中的规定行事。在不断宣传各种规则的同时,群体也会解释、宣传、普及各种观念和信仰以强化人们的自觉意识,使人们变得无私为公一些、克己爱人一些、勤奋刻苦一些,以使各种规定更容易贯彻执行,并减少纠纷、便于管理、稳固群体。为了使自己的后代能溶入这个群体,个体也会通过言传身教把群体的规定和意义以及个人的感受和经验传授给子女或其它后辈。这就是德教。对德教迷信或过分推崇的人认为能凭德教来“以德治国”、“以信代法”、“以教凌政”甚至“以教代政”。这时,德教就进一步变成宗教。墨教、儒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都是宗教。不论是德教还是宗教,大部分都提倡无私为公、克己爱人、勤奋刻苦。但各教也略有例外和不同的侧重。

那么,对于一个群体来说,提倡无私就一定比提倡自私好吗?提倡勤奋就一定比提倡懒惰好吗?在我看来,不但不然,反而还要倒过来。

实际上,自私和懒惰往往要比无私和勤奋对社会更有贡献。懒惰、自私和投机取巧是促进发明、创造的主要动力。为名也好,为利也好,都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如果不是为了私利,就很少有人愿意去工作、去创造、去劳动。只有允许得到更多的私人利益,并使既得的私人利益得到保护时,人们才会努力奋斗。也只有鼓励自私、保护私利的社会才能有不断改进、扩大、深入的发明、创造。

欧美国家重视保护私人利益,尤其是创造者的私人利益,为此专门设有专利法、商标法、版权法,并严格执行。结果,那里的科技创新在政府支持和专利法的保护下层出不穷,并通过科技创新使自己武器先进而掠夺、占领世界,使自己工业发达而产品质优价廉,使自己科技先进而维持各项领域的世界领先。他们的商标保护则使得名牌商标日渐增多,使消费品的质量得到保证和持续的提高。这不但保护了本国消费者的利益,也为其产品随后走向世界、占领更大的市场积累了质量和声誉基础。在版权法的保护下,其书籍、电影、歌曲在市场和利润的驱动和支持下更是久盛不衰,作品喷涌、名家辈出。

再看看我们中国,由于科技创新得不到保护,不但努力发明创造者数量稀少,而且即使创造出了新技术也没有人愿意做早期投资。因为对新产品的早期研发、投资既费时、费力,又没有利益回报,得到的往往是痛心疾首地后悔,后悔到头来反而白白为别人做了嫁衣赏。于是,握有资本的人都等着投资技术成熟、市场明朗的产品,新技术和新产品就很难出现、实现。于是,一切技术都是抄袭外国的或买自外国的,永远都是落后十几年的。国防、科技、工业都一律落后或寄生。不保护书籍、歌曲的版权,结果真正的作家无以为生,只能转行去做其它劳动,只有靠政府工资生活的作家才能从事专业写作。于是,几十年也出不了什么大家、名作。

在盗版盛行的年代,歌唱家也只能靠卖身或拍广告谋生,于是不但后继乏人,而且连已成名的歌唱家也贫困潦倒。就更不用说作词、作曲的了。于是,新歌几乎难以出现。唯有电影、电视尚能苟延残喘,但这也主要是由于来自政府的大量资助和广告的植入,电影院的票房收入往往是连本钱也收不回来的。于是产生的电影、电视剧往往都是歌功颂德、涂脂抹粉或夹杂了无数广告的作品。

由此可见,为了维持活跃的发明、创造,一个社会不但要鼓励自私,还要主动保护一些自私者的行为和利益。其实,不论是自私的、还是无私的,只要是对社会进步有利的就应当保护、鼓励。

一个社会不仅在科技和各种其它创造、创作上需要鼓励人们的自私行为,并使他们因此获利,在生产业、商业上更是如此。只有不鄙视自私、不打击自私的社会才会允许实业和商业的兴起、壮大。有了商业和贸易,才会有商人,才会有对世界各地的认识、了解和学习,才会促进技术的传入,才能保持技术和观念的更新、领先。只有商人也作为重要一员参政的社会或国家,才能更有活力、眼光和扩张性,也才更能从对外交往中获得利益和好处。

较近的反面例子有中国的明、清时代。在儒家文化“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鼓吹之下,国家反对通过当官儿之外的路子追求私利、暴利,仇视商人和实业家。整个社会及其上层只崇尚高高在上的官员、风流成性的诗人和高谈阔论的理学家。除非没有更好的出路,否则没有人愿意做医生、技师、商人、实业家等。在反对追求私利的气氛下,一旦有人发财、暴富,就会引起群起而攻之。普通百姓会嫉妒,而官员也会视其为对自己地位和价值的挑战和威胁。于是在商业稍有起色、商人开始赚钱时就会马上禁止贸易、打击商业,甚至在炼铜、冶铁能发大财时,也禁止炼铜、冶铁。结果使国家和人民的财力、物力和活力都大为降低。这样的国家只允许小商人的存在,但只有大商人才有资本和眼光进行大规模的、前瞻性的、更有利润的从而对社会也更有益处的投资。赏清高、鄙私利的社会只能造成产业停滞、贸易停顿、社会腐败、技术落后。

明朝郑和的船队不带有商业性和私利性,于是付出的大于得到的,便失去了继续进行下去的动力和财力。西欧的船队为了获得被阿拉伯商人垄断的中国货物而积极探索海上商运路线,由于其盈利性的目的得到了官方和民间的踊跃支持和资助,结果不但通过占领印度、击败中国而获取大量的金银珠宝、茶叶陶瓷,还得到了辽阔的美洲大陆和澳洲大陆,使自己的种族得以大量繁衍,人口激增了几十倍。是鼓励自私还是鼓励无私,是鼓励占有还是鼓励给予,这对一个种族、社会和国家的前途和未来会造成极大的差别。可见,无私自有它的害处,自私也自有它的好处。

其实,不光是上述这些例子中的优劣或好坏是相对的,任何事物的“优点”和“缺点”,以及这些“优点”和“缺点”所能带来的是祸还是福以长期的眼光来看也都是相对的、不确定的、不可预测的。自然环境的优缺点也如此。比如,土地的肥沃与贫瘠谁好谁坏?肥沃的土地养育人们,但也使那里的人们更守土而不远迁,于是造成中国的内闭。肥沃的土地也使得法国人眷恋旧土,很少愿意移民美洲,导致北美洲几乎全被来自土地贫瘠的英国的人群所占有。

再比如,矿物资源的丰富使得那些国家和地区都把人力和物力用来开采报酬丰厚的矿物,最终沦为低级、落后的原材料供应者,而矿物资源贫乏的国家和地区则往往更会专注于各种生产技术的发展,成为技术强国。土地贫瘠、矿物稀缺的国家和地区则往往致力于发展商业和用于掠夺的军事技术,并常常因此而最富强。

同样,社会制度和模式的优缺点也是相对的。各种社会制度、教育模式、用人模式的优缺点如此,各种工具、语言、学说、思想、观念、习俗以及由此组合成的各种文化的优缺点也是这样。这些都是本书随后所要讨论的。因为这种优缺点的相对性、不确定性、不可预测性,我们的社会需要在方方面面都实现多样化。

唯有一个方方面面都多样化的社会才能保证社会的灵活性、竞争性和互补性,才能维持社会最大的平衡、最快的进步、最久的活力和繁荣,才能满足人们的不同需要。为何要在每个方面都多样化以及如何实现多样化即为本书之主题。     

二、单一与多样、僵化与变通的对比

某一事物或某一特性与其它事物或特性相比的好坏或优劣大都不是绝对的、永久的,实际上单一的社会制度和体制也是如此。

君主与民主、独裁与众决、共产与私有、限制与自由、落后与进步、原始与科技孰优孰劣、孰好孰坏?看看世界各国的现在和过去,我们只能说很难下结论。民主的泰国到现在还在靠向全世界卖淫来谋生,而独裁的新加坡却早已迅速崛起;二十世纪初,共产下的苏联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就成了军事、科技、生产和民生都卓越的超级大国,私有制下的加拿大到现在也只能默默无闻地跟在别人后面;二次世界大战后,获得了自由和民主的印度到现在也还是贫穷落后,而独裁和专制下的中国却在渐渐崛起;贫穷落后的中国山清水秀,兴旺发达的中国却污染严重、走向沙漠;原始时期的人们劳动时间短暂而轻松,过着田园生活,悠哉、安然,科技发达了的人们却要天天忙忙碌碌、疲于奔命,过着城市生活,烦躁不安、虑前忧后。

即使承认某一个单一制度或体制相对于其它单一的制度或体制有相对的、暂时的好坏与优劣,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单一的制度或体制可以维持一个社会或国家的长期繁荣和富强。中期的有中国的汉朝,以及几乎同时期的罗马共和国及帝国,断断续续地维持了大约五百年的强盛。近期的有大英帝国,勉强坚持了二、三百年。眼下的有美国,照现在的情形看,怕也就是在磕磕绊绊中短暂地维持几十年的光景。

我首先熟悉的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和体制,其后又或长或短地在德国、英国、荷兰和美国生活、工作过。经过十几年时断时续的观察和思考,我发现任何一种文化、传统、习俗、模式或制度都各有其优缺点,而且每个优点的背面就是缺点,每个缺点的背面都有优点。比如,中国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对美味的偏好对个人和社会造成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物质消耗和浪费,但也能在某个独特的角度上提高社会活力和个人幸福。而后者正是清淡、简朴的西方社会所缺乏的。再比如,重数理的中国和德国教育能使人打下很好的数理基础,但导致青少年严肃有余而活泼不足,对人民的自由和创造不利;而重文艺的英美教育能使青少年阶段更轻松有趣,但导致学生们的数理基础稍显薄弱,对国家的科技发展不利。

任何社会制度、社会机制和社会模式都有其优点,也必有其缺点,而且每一个优点必有与之相伴、不可分离的缺点。那么,综合起来后,能不能确定某个制度与其它制度相比有更大的优点、更小的缺点呢?我觉得并不存在这种综合起来的优劣。经常是许多刚刚看起来还完美无缺的制度、机制或模式,转眼之间已是千疮百孔、破陋不堪、后果严重。看起来再好、再理想的制度、机制或模式,一旦在一个国家或社会确立、运行后,马上就会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产生出越来越复杂的矛盾、导致越来越严重的后果。比如,为世人所称道的西方选举式民主,现在其参、众或上、下两院已基本沦为终身制,议员们和总统又往往为大财团所控制,既无法真正代表民意,也无法真正地解决社会中的许多重要且急迫的问题。

制度、体制或模式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一般说来,当某一个制度、体制或模式刚被一个社会或国家施行时它容易表现出更多的好处和益处,会加速一下这个社会或国家的发展。但随着这个制度、体制或模式树立日久,它容易表现出更多的坏处和害处,会越来越不利于这个社会或国家的发展。所以,制度、机制和模式的持续变动是必要的,只有通过连续、合理的变动才能使各个变动的优点和益处得到一定发挥,同时又在各个变动所产生的各种隐患和缺陷尚处于无形或萌芽状态时消灭之、化解之。

商鞅在大约两千五百年前就说过:“世莫不以其所以治者乱”(也就是使一个社会得到治理而繁荣昌盛的制度也最终导致这个社会的衰败混乱),于是坚持变法。但变旧法后形成新法,新法也很快就又成了旧法。个人、社会和国家都是有惰性的,一个法律一旦建立就难以再做根本的改动。而太频繁的改动又会导致民众利益的多次重新分配,导致民众生产、生活和竞争原则的频繁改变,增加民众之间的相互嫉妒和对政府的仇恨,于是导致群情汹涌、社会动荡。两汉之间的王莽新政是由于变得太快、太细而失败,宋朝的王安石变法则是变得太晚、太长。所以何时变法、如何变法仍是一个无法回答、无法解决的问题。在西方国家生活久了就知道,人民作主的民主制度也不能解决这一问题,而且一个国家民众的智慧和情绪的总和也不见得比一个独裁者的个人智慧和情绪更可信、更可靠。若不然,民主制下的英国何以日渐衰落而不知改革、奋起?

社会或国家在制度、体制或模式的某个方面有何缺陷、如何改、改后会很快出现何种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会出现哪些矛盾,这些都可以做一些论证、推测甚至计算机的模拟。但这些论证、推测和模拟往往都无法全面、详尽,而任何一个小的漏洞都有可能造成“溃堤千里”的大灾难。为此,在改革或行动前最好先进行试点、试验、实地模拟。但试点的规模和时间都不可能太大、太久,于是仍然无法全面把握改变后的结果。因此,即使试点后的变动也具有赌博性。虽然刺激,但输了的后果却可能很严重。

新中国建立后的开荒、开山造田运动导致大量的森林和林地消失,使降雨大幅减少。改革开放后施行分田到户是经过了试点试验的,却没有考虑到如何保护田边和路边的树木不被农民砍掉,结果导致平原上沿着道路纵横交错的树网的消失。于是使降雨进一步减少,就有了这已持续了近三十年的干旱,使三分之二以上的中国或已经沙漠化或正面临着沙漠化的危险。刚刚运行的三峡大坝在建造前也进行过多方面的论证,但由于没有考虑到蓄水引起的长江下游地表水的减少会导致长江上游和源头处降雨的减少,现在正面临着导致长江彻底断流、消失的危害。所以,任何变革和变动都不可不慎之又慎,全面、彻底的大变动更是无胜于有。

若此,难道就不要变革了吗?非也,而是要以多个局部的不同变革或不变来代替全面变革,走社会多样化之路。在此,多样化就是在国家或社会中让民众按照各种理想和目的进行长期的、众多的试验和试点,永不停止、永不取消,并不断变化。

至于如何发现现有制度、体制或模式的缺陷,观察和思考是途径之一,但这往往是到了有大问题时才能发现。而且处得久了也会熟视无睹,即使有大问题也看不见。对此,中国近两千年来停滞、重复的朝代轮替、换汤不换药的历史就是明证。一个事物的优缺、长短、软硬都是在有对比时才能真正的看到,于是才会比较、思考,才知道求变,才知道如何变。当全国的妇女都裹小脚时,大家就很少去想妇女裹小脚对这个国家究竟是好还是坏。当全国到处都男尊女卑时,就很难有人去想男尊女卑对这个国家究竟是好还是坏。当全世界都流行妇女留长发、穿花衣时,就很少有人去想妇女留长发、穿花衣对社会究竟是好还是坏。

过去制度、体制或模式的记录可以促人深思,对各种新制度、新体制或新模式的幻想和设计也能促人思考。但旧制度、体制或模式都是失败了的,都有其缺陷;而新的尚未实践的制度、体制或模式也需要试点试验,而且如上所述即使试点儿后仍有大风险。即使现行的任何看起来优越无比的制度、体制或模式也是存在严重缺陷、无法抄袭的。原因之一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现在看起来完美的制度可能转眼就变得千疮百孔。而且,一个制度、体制或模式在其它国家或社会施行时某些微不足道或不曾显露的缺点,在这个社会或国家却可能是致命的。

更重要的是,由于世界各地长期单一化的原因,过去、现在和到目前为止的制度、体制或模式都数量有限。即使能对这些制度、体制或模式的优点进行最合理的汲取、吸收,当这些制度、体制或模式的数目有限时,其可借鉴的优点也是有限的,是无法持续的。所以,在一个大的国家或社会中实现任何一个单一的制度、体制或模式都是不可取的,施行后都会存在无法及时、连续、无限地变革、完善的源泉和动力。其维持持久繁荣的出路唯有不施行单一的制度、体制或模式,而施行制度、体制或模式的多样化。在此,多样化就是多个活生生的制度、体制或模式的并存、竞争、变革、完善,连续而又持久,直到永远。

目前世界日益缩小,各种模式在世界各国竞争的结果就是剩下越来越少的模式,最终只剩一个模式,各国之间都大同小异,进入大同世界。但世界大同之时,就是整个地球上人类社会停滞不前和长期黑暗的开始。中国和欧洲过去的历史就是明证。一些大国或中等国家的多样化则可以避免这一结局。由于资源的限制,多样化只能在大、中型国家的内部实现。太小的国家则不需要、不必要、也最好不要尚试多样化。

有人可能会说:“你在前面说没有好坏、优劣之分,在后面又鼓吹多样化优于单一化,岂不是自相矛盾?”。答曰:“确实如此!”。但世界本身就是矛盾的。当我们为了肯定自己而否定他人时,我们也同时在否定我们自己。当我们为了表示谦卑而自我否定、自我批评时,我们也正好否定、批评了别人,而且使自己表现的高大、完美。我们为了克服单一化会导致僵化的缺点而引入灵活渐变的多样化,但多样化也有多样化的缺点。世界上不存在一劳永逸的变革,也不存在完美无缺的制度或模式,多样化的社会也会连续出现问题和矛盾,需要人们不断地解决,解决得好了才能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充满活力、长期繁荣、人人幸福的社会。与单一制度或模式相比,多样化的好处就是使社会的长久繁荣变得可以实现了。

在本书中我们把能使一个社会长久繁荣的制度、体制或模式称之为好。但在各个国家或群体之间发展不平衡时,一个社会或国家的长久繁荣可能就意味着甚至需要其它国家或群体的长久的贫穷与落后。这就是矛盾,这也象游戏或比赛。我们期待通过各个国家或群体的各自努力和互相竞争来实现人类的持续进步和长久繁荣。

本书后面各章针对某些社会机制和模式具体论述其为何要多样化、多样化的意义以及如何实现多样化。为了保证条理清楚,那些无法放在正文中或放在正文中会引起混乱的内容以附录或附注的形式放在了各篇的后面。

是谓本书之引言与总论。

刘国文于2009-11-4至2009-11-16。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