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九2019-09-14 21:30:54

在我刊出博文《鲁迅批判作文《月亮女士》》后,有个愤青一般的人要为《月亮女士》的作者打抱不平,刊出博文《可惜了大名鼎鼎》,在这个博文中,说我不该拿非政治性的东西做文章,并说我是恶霸的行为。那好,就将“恶霸”的名声先搁置于此,分析一下谁就先应该有资格获得这恶霸的荣誉。

在《轻轻的, 如鹅毛》中,作者拿川普的天气预报和发错邮件说事,蒙混众人的眼睛,以达到贬损川普的目的。天气预报和发错邮件这两件事都和政治无关,其中的天气预报的问题还显示了川普对民众生命安全的关注,而《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却以此大做文章。那好,既然《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可以用非政治性的东西说事,那我也可以这么做,让你也体验一下感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能拿川普的天气预报说事,我就能拿你的刮风下雨的故事评论。

这时,《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又刊出博文《月亮女士》。我就有了相应的博文《鲁迅批判作文《月亮女士》。

现在看,是博文《轻轻的, 如鹅毛》在先,然后,作者又刊出和政治无关的《月亮女士》,我相应的博文随后。所以,如果说有“恶霸”的头衔,那这个头衔归属优先权非《月亮女士》的作者莫属,本人绝对地赞成。

按照这愤青的逻辑,《月亮女士》的作者是真正的恶霸。这愤青,即,《可惜了大名鼎鼎》的作者是这恶霸的贴身助理,小安子,看看他的头像就清楚了。

既然有开头,那有没有结束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