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戒2018-12-06 02:33:09

长途跋涉,从12月3日早上10:00 离开寄养的诊所,17:00 航班飞上海,19:10落地。上海义工取到他,他一点没客气,直接就在车里尿了一回,到家又尿了。义工为证明还拍了图片,明显看出还是中国地图不是美国地图。 

在义工家吃完喝完遛完一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一早,义工的宝贝女儿,看图片最多小学一年级吧,牵着绳子去遛小灰。小灰很自信地迈着碎步,时不时回头看看小女孩跟上没有。义工很认真特意拍了解手的视频,大小手都有。

然后又上路去浦东机场跟飞行志愿者及其他的毛孩儿汇合。 我们的第一个到的,拍了东航柜台发在群里找接头。很快第二个毛孩也来了。看着视频心头一紧。这个黑毛孩不到一岁,是在湖南屠宰厂的车上救下来的,当时300条狗死的死伤的伤,就救下来80条。这80条也是伤病,最后没有全部活下来。小黑当时两三个月大,肯定是跟妈妈在一起,但是妈妈是怎么死的,之前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了。小黑明显受到的心灵创伤,从此非常怕人,怕响声。而且得了狗瘟,抢救过来后留下了后遗症,前右腿一拐一拐的。是先从湖南到上海待了几天,然后跟小灰一起走。 美国一对训练盲人犬的夫妇收养了小黑。浦东机场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小黑吓得拉了一地,还瘫在那里了。从视频上看,照顾小灰的义工和小黑的义工一位擦拭地板,一位拿水湿纸巾擦在小黑鼻子上。我们都替小黑捏把汗,担心走不了。群里的每个人都替小黑使劲。终于看到小黑站起来了,义工帮他进了笼子。我们松了一口气。看着小灰他俩的笼子陆续在传送带上进安检,我的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掉下来。群里小黑的救助人也忍不住了。

这一天我们都不安静,互相鼓励着还有几个小时就到了。 阿邦他姨更是激动。 终于我最先收到飞行志愿者发来落地的消息和图片,然后取行李,到取宠物的地方,每一步都跟着图片过来,简直就是现场直播。 终于,阿邦他姨也发来图片接到小灰了。一块石头落地。紧跟着小黑的新父母也发来了图片,抱着小黑。第二块石头落地了。 我就在两个群里跑来跑去互相报告着。广州诊所,我家亲戚(回广州时也照顾过这些毛孩)也在催问着,恨不得手脚并用。

阿邦他姨提前把自家毛孩给坚壁清野了,小灰很听话,紧贴着阿邦他姨。休息了几个小时又跟着上路了,这次又是六个小时的飞行。美国时间夜里1点落地了,新妈妈带了小哥哥来接,小灰明显不舍得阿邦他姨。可是阿邦他姨去酒店睡一晚还要赶回家。这一趟三番市到新家的费用都是阿邦姨负责的,还请假一天。

我救助的毛孩里,小灰是最懂事,最善解人意的,听话但是也知道保护自己,不惹事不怕事。到了新家如何跟原居民相处,如何正确处理和原居民的上下级关系,相信小灰很有经验和把握。

小灰的新生活,在二十多个志愿者的帮助和协助下,正式开始了。

千里迢迢长途跋涉,志愿者接力赛,终于到达新家。

12月4日下午在三番机场等登机。

12月4日在浦东机场

 

上海义工家画地图。

shan

上海义工在虹桥机场接小灰回家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