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戒2019-09-11 00:58:54

大宝是宠坛的旺财球球娘在广州巴哥群看见的,跟我说起他从今年年初就被主人送去宠物医院寄养后,主人玩失踪,害得他半年蹲笼子。我跟旺财球球娘说,国内这样的事太多了,看不过眼或者舍不得就赶紧出手接下来,不要犹豫不要拖延,免得夜长梦多将来心里内疚。 接下来可以放去阿星他们的那间医院,我跟医院打个招呼就行了,反正那医院里寄养的狗基本都是我救助的,多一个少一个都不是问题。 中间几经波折,巴哥群里的救助人士打的把大宝送到了叶医生那里。

大宝到叶医生那里第二天,因为皮肤病严重,干脆剃光便于药浴。大宝气坏了,就这样被看光了。

旺财球球娘心细,从照片上发现大宝眼睛有问题,问我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同时左后腿走路有时会踮起来。7月下旬回广州时,每天都去遛阿星他们,第一天伸手抱大宝,大宝一点没含糊地给了我一口,连叶医生都愣了。因为大宝到了他们那里成了镇店之宝,人见人爱。他跟谁都黏糊,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大宝咬完我一脸的表情,歪着大脑袋,好像说,你谁呀?进来就伸手,俺是随便谁能抱的吗?!我心里觉得冤枉但是招惹大宝是不太敢,要不明天再咬怎么办。赶紧找叶医生的女助理把大宝请出笼子,拴好出去遛他。

大宝的意思是,不要乱摸,领导的脑袋是那么容易摸的?! 

第一次遛大宝把我笑翻了,大宝很讲卫生,憋着不再笼子里解手,所以一出来,小细腿三步变两步地下门前的台阶,去对面树底下撒尿。一泡尿长得直踮脚,差点站不住了。都不换地儿地就要拉。他拉臭臭时也是一条腿翘着好像画记号那姿势,我还以为没尿完接着尿,哪知道以后都是这姿势。看不出这小胖子还能弄个杂技。

大宝说,给你们秀下大长腿,听说美国干娘的大粗腿经常被八戒娘抱着。俺大宝的腿细但是长!

8月底我又回到广州,旺财球球娘让我再认真看他眼睛,确实是象她说的左眼里有个东西凸在那里,眼睛还发红。 但绝对不是异物,是长在上面的。请叶医生看看,他说要请专科医生看,只检查了腿,大宝显然没有任何疼痛。有时走路正常,有时又会提起来。旺财球球觉得还是要联系专家看看,毕竟眼睛更重要。

旺财球球娘做事干净利落,几天的功夫就打听出广州有名的眼科医生严国平,还约上了时间。我因为忙乎阿星,小小黑他们转去北京,老猫出国,还有另外两个毛孩去英国的事,顾不上大宝,好在旺财球球娘也紧跟着回广州出差,跟丽霞两个人接大宝和多多回到临时的住处,带大宝去看眼医。马上就确诊是囊肿,需要手术剥离。 大宝非常配合地让护士美女检查和麻醉,呼呼过去。

万幸的是手术顺利,同时还给他拍了片子,医生说左后腿是发育不良,不是大问题,加上蹲笼子太久,以后多活动就能好转。 大宝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围着他的人,一脸的困惑,好像觉得纳闷,自己不就是睡了一觉嘛,至于那么紧张嘛。

大宝有了相对安定的生活,又有一群美女围着,卖个萌是应该的。

严国平不但医术好,而且也是救助流浪毛孩的好心人,听说大宝是被乞儿,又被旺财球球娘的执着打动,大宝的费用减半,本来我还心里发毛,想着这笔钱怎么挤出来。太多毛孩急等着治疗了,我经常要在生与死之间选择。 旺财球球娘自己承担了这笔5千多的费用,减轻了我的负担。我心里发誓,一定要给大宝找个靠谱的好心人家。

大宝出院时,我已经到了北京安置阿星他俩,同时去看还滞留在医院的那些毛孩。完全都是旺财球球娘在照顾大宝。给大宝安置到佛山的救助人士家里,不用再蹲笼子。最近几天跑来跑去带着大宝去复诊去拆线,不辞劳苦。

大宝虽然整天还是板着脸,好像在抱怨问什么还没有家,不过明显开朗多了,愿意让人抱着,动不动就翻个肚皮出来。后腿也明显好多了,走路时只有偶尔提起脚。

 

回来德国快一个星期,还惦记着给大宝找人家,不停地回复感兴趣的人的提问。终于英国的一家人决定收养大宝。这家有三个小孩,3岁,5岁和7岁,问我是不是介意家里的小朋友。我怎么会介意,其实家里有小动物和小朋友一起长大再好不过。 我详细地介绍了大宝的情况,特意强调了腿和眼睛手术的问题。这家人很认真地说,他们就是因为看见大宝这样才想收养他,希望他能够尽快离开笼子。 这两天天天在问我,大宝出院康复如何,大宝什么时候能启程,找不到飞行志愿者的话,如何申请签证自己去接。

我安慰他们,不要着急,给我时间安排。因为是短鼻犬,很多航空公司拒运。 我告诉他们如果9月份找不到合适的飞行志愿者,我就自己飞一次,用汉莎。 这家人马上就回复,他们会提早安排日程休假以便到法兰克福接大宝。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在德国找领养的经验都是,那些领养家庭如果真心把毛孩当作家庭一员对待,一般都会拿1-2周的假期留在家里陪毛孩度过最初的融入期,让毛孩有安全感,毕竟毛孩千里迢迢远渡重洋来到一个气候,文化,语言都不同的陌生环境,而且完全是被动地听从命运的安排。当年我提着箱子夹着字典出国时是自己满怀希望憧憬未来,带着一种朝气,一种无知无畏,一种不撞南墙不罢休,希望自己把握命运和未来的精神一头扎了进来。三周前有个海南救助的四个月的毛孩,我帮他们找到10日飞多伦多的飞行志愿者,这本来是我自己想用的,但是出于仗义还是让给了他们。8月初他们就拉个群准备这事,我看他们没有经验就手把手告诉他们如何办,找谁办。安排专业公司准备帮助他们把狗飞到北京,在北京安排义工接送过夜等等,收养人也在群里一直关注着。八月底时收养人说没空接机,好像是要度假。还说考虑到幼狗会咬东西,请海南救助人先训练好了再过去。 我当时就急了。没时间接机,说明根本不在乎毛孩,如果他家小baby回家会不会这样说没时间。 几个月的小狗正是长牙的时候,咬东西难免,需要人关注和陪着他玩。义工救助不是伺候大爷,象征性出那么一点点收养费,要求一个十全十美的毛孩,不仅仅是过份,而是不尊重义工的救助工作。毛孩不是装了电池的机器人,按按开关他就按程序吃喝拉睡,毛孩是个生命,和一个小朋友一样,需要爱心,需要陪护和指导,才能培养出一个好的生活习惯。 我当时就在海南那个群里说,这样的收养人不要也罢,万一幼犬过去,出现反复,在家拉了尿了,他们没有耐心的话,容易出现二次弃养,那时山高水远鞭长莫及只有干着急的份儿了。那只幼犬就这样留在海南救助人家里。

大宝被弃养很不幸,但是幸运的是遇到旺财球球娘,命运出现转机。我们已经不感兴趣,原来的主人是什么原因抛弃大宝,这样的人无异于冷血动物,相信他们会在以后的生活中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只希望大宝,大家的宝贝早日康复,尽早见到新家庭成员,得到他们无微不至的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