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isg2019-07-11 11:42:20

我小的时候有个老师,后来到大学教留学生了。

那时候留学生都是亚非拉“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专门的宿舍和食堂,一个月还给六十块钱,比很多文革以后一直没升工资的老大学生还高。那些人多是国内权贵的子弟,念书不好,体育倒不错。有几项大学纪录好几年没人破。

那个宿舍我可是从来没进去过,只不过从门口经过的时候老闻到一股香水味。据说每个人配一个中国学生同住(当然是同性的),但是这些老外经常找事把中国室友赶走好从外面带女人进来鬼混。后来影响不好校方也有所控制,于是发生过下雨天进门门卫发现雨衣下面有四条腿的。。。。

等我上大学了,到最后一年有到中国留学的美国学生来给我们上实用英语。因为要申请出国写申请信,到这位老师(其实是研究生比我也大不了几岁)的宿舍去求过帮忙改文字。这姑娘胖乎乎的挺热情,屋子不大挂的都是大红大绿的中国艺术。

后来出了国,再也没来往了。但是同学有跟她联系过些年去看过她的。她是学文科的学生,到后来没有我们这些人收入高。想想是当初帮过我们的人,心里有些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