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妹妹2019-09-10 22:48:37

也来凑个热闹说几句感叹。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是我早期来美读的书之一。Huntington 教授指出今后将不是国与国的冲突,而是文明与宗教的冲突,主要是西方文明与非西方文明的冲突。非西方文明中最主要的两个影响力就是以儒教文化为首的sinic文明 和Islam 文明,而这两个文明很有可能联合起来对抗日渐示微的西方文明。说实话我读后是相当震惊的,教授说这种文明冲突不可避免,而二十年前正是中美经济,政治各方面的融合蜜月期,美国各大公司纷纷进入中国投资建厂,感觉两者应该是共同发展一起进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个国际次序,两者冲突是弊大于利,而且中国又怎会和Islam 联合对抗西方文明?所以当时也就看看热闹,没仔细深想。

过了几年,不记得是在经济学人杂志还是哪个智库报告中又看到,有学者说资本的逐利造成全球化不可避免,而美国产业的空心化是对国家的威胁,国家需要通过关税及税收政策来影响国际资本的流动及进出口贸易。

再后来几年,又看到经济学人杂志登了一篇special report, reshoring manufacturing,说是实体公司忽略了海外投资工厂的成本复杂性,所以实体小公司,开始了本土回流,专门点名了中国的问题,汇率上升,人工成本上升,知识产权没法保障,运输成本大幅上涨以及地方保护主义政策等等不利因素。

随后几年,此类报导越来越多,forbes, barrons也加入了reshoring manufacturing的讨论,生化类,制药类,小型器械类产业回流增多,而另一边美国海外产业也在逐年上升。

再后来就是川普当选了。其实川普当选也算是一个时代造英雄的例子。美国本土工人失去就业机会,rust belt 地带的蓝领工人随着产业的流出,这些年生活越来越艰难,怨气积累到一个爆发的程度,以至于川普一举赢了宾州,俄州,密西根州及康斯康星州。川普上台后他对中国的政策是有着从学术界到普通民众的支持背景的,但他毕竟是个政治素人,估计当上总统都超出他自己的预期,所以头两年他基本无自己人马可用,人员变动很大,但他对中国的政策方向是一直没有变的,产业要回流,进出口贸易逆差要缩减,双方有利可图就谈,谈不拢就脱钩,脱钩倾向越来越明显,关税延迟加,应该是在等过节。中国现在态度软化估计是国庆大典及香港问题综合影响,美国现在拖也是等着民众过个平稳的感恩圣诞节。节后的2020注定不是一个平稳年,总统大选再即,中国会如何博弈,美国又会如何出招,再加美国经济上升十年,明年会否recession 都是未知数。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房市就可以看出大家的反应,现在二十五万以下的低价房市火爆,大家都在抢,说明美国经济基本面还算平稳,大家日常生活也平稳。而百万以上高价市场明显下滑,说明有钱人都在变谨慎,持币观望的多。

不论2020怎么波动,川普再当选与否,中美以后都会朝着脱钩的大方向走。Huntington 教授当时颇具争议的说法现在一点点实现,而中国会否像Huntington 教授说的与Islamic civilization 联合对抗美国,也是视目以待,现如今华为搅进伊朗事件而遭美国制裁好像真不是好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