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兰丫2018-11-08 13:12:07

上午十点半,在台中宫原眼科吃了冰淇淋,然后花二十六新台币,搭台铁到彰化。

 

喜欢彰化这个名字,说不清的缘由。也许是因为母亲的一个堂弟,我的一个舅舅曾经在辽宁彰武工作,所以我觉得彰化和彰武应该也是堂姐弟的关系,就情不自禁地喜欢了。

 

看到彰化的扇形火车站,就想到我的故乡。故乡也有一处很老的火车站,那幢棕红色的建筑,在我的童年里承载着我们对远方亲人的思念,年复一年。在我离开故乡后的很多年里,与家人的团聚和分离也都发生在那个古旧的地方。最难忘的是父亲在站台上接我、送我,他来回踱步时的样子,他期待爱怜的眼神,他唠唠叨叨说的话。。。。。。日式老火车站,无疑是我的一根软肋。

 

不是周末,鹿港的老街很安静,这一份清幽让人舒畅。老街的街口有路牌,地面上有印着鹿港字样的下水道盖子,盖子凹凸起伏雕刻着小街的景色,有木版画模版的感觉。小朋友们,他们会不会在假期的时候带着碳铅笔和大白纸到这里拓下一张来。也许不会,现在的孩子心智应该比我更成熟的多了。

 

窄小的巷子曲曲弯弯,为着抵御台风,房子之间只留着狭小的缝隙。小街的两旁是各种店铺,小吃店、土特产礼品店(在台湾称为伴手礼)、酒吧、和咖啡馆相伴而立,有的开着店门在做生意,有的关门闭户要到周末才开。在一家不知道做什么的小店门前,看见这样的对联:

上联:喜气来临增百福;

下联:吉星高照纳千祥。

横批:五福临门春富贵。

既然人家都说了春富贵,好歹也得表示心领神会,赶紧拍照留念,以示纳祥接福。

 

小街上最多的是甜饼店,店铺都不算太大,墙上贴着旧报纸,柜台上摆满各种酥皮的、提浆的、过油裹了芝麻的点心。做点心的师傅在屋子一角的面案上揉面,搪瓷和彩釉的盆盆罐罐里装着点心馅,散发着油滋滋的甜味。挑来选去,买了一块酥皮绿豆糕,就是绿豆沙酥皮饼。店主并没有因为我只买一块而不耐烦,一样要给我包在很好看的包装纸和礼品袋里,倒是我自己不好意思,让她只给我一块普通的花纸就好了,并告诉她我买了是自己吃的。她又用台湾女子特有的酥骨音向我表示感谢,还一直把我送到店门口才回去。这里的美好,就在于这些传承着温、良 、恭、俭、让仁、义、礼、智、信的人们。

 

走到老街的尽头,就是天后宫。妈祖的面前永远有信众在膜拜,能够虔诚地有所信仰,是人生的一种幸福,心灵有所依托,在困苦来临时不会诚惶诚恐。

 

庙口的肉圆店开着门,水汽从里面涌出来,因为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就餐,就不忍心在那里逗留,让店家空欢喜。所以,匆匆地从门前走过,老板期待的眼神落在我的身后,芒刺在背般的不舒服,小孩子犯了错一样,路也不会走了。

 

回头再看时,鹿港的老街是寂寥的,弥漫着繁华褪尽后的荒凉,是曲终人散的孤独。我知道此寂寞源于我的心,因为我终要离开这小镇,我不属于这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