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ebench2018-11-08 08:42:27

昨天刚想到这个问题,今天又见水宁兄(敬称:))提到,俺就把感想写下来。

具体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地方的人长相会有些共同点?比如姚明与俺见过的很多上海男人都有相似之处。

一般说就是水土,实际上也还是水土------我们吃的东西,喝的水。

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独特的地理特征,这种特征会表现在土壤和水的成分上,而这些东西的组合与多少,又会通过生物的“长相”反映出来。如果植物比如黄瓜西红柿之灯的相貌可辩,相信它们中也有赵本山与李连杰的差异。

再深一层,人的肉身生命无论多复杂,只看物质部分,其实本质上也不过是一堆水土---碳水化合物。在哪里成形,当然就会有哪里的水土特征。

可是,为什么这一堆水土会按特定的方式组合成“人”呢?

进化论,一定有人想到进化论。最初没有生命,蛋白质啦,基因啦,特定组合一下,水土就会有生命特征。问题是为什么这种东西,这种组合会有生命特征,相反的组合就没有呢?这就变成哲学或者神学问题了。

其实中国有一个三者之间的回答:天地本来就有“生命”----最基本最周全的能量(气),物质组合,能接通这种能量的就有生命,接不上或者断开的就没有。物质组合即不是神创,也不是自由进化,而是浸泡融合在能量里。有人的组合,有虫的组合,有美的组合,有丑的组合。。。随心应量,方便显现。

具体回到人,人秉天地之气,抟一方之质,赋一格之性,就成了不同的样子。人与人之间,有相通,有相异。

止于此处,这种理解也是空谈。

进一步,人之所以有自我可执,就是因为对不同的特性的误认。肉身是水土的组合,但我们只认肉身而不识水土。我们不是以气的形态来感应水土,而是以它所成的具体状态来感知,比如我的肢体,我的食物,我的环境。。。如果说水与土本来是粉末状的,那么我们的认知都是“块状”的。块状的东西并不是天地的本来的样子,而只是我们认知中的样子。我们因块而分离,因块而矛盾,因块而好恶,因块而生死,如果没有块,天地一态,万物一体,就是没有生死的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