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传人2019-02-10 11:53:14

“文革小报”寻根又六十三篇。

大祖公开场合读稿念错字,“出中相”,已经好几次了。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那个“轻关易道,通商宽‘衣’”。

要知道,现代的“领袖训话”,都有“显示屏”在前面给“领袖”清清楚楚的打出来,照着念,怎么还会把“宽农”给“宽衣”了?

这事儿该与大祖的“公众发言”初始训练有关。大祖的“公众发言”成型阶段是啥时候?对了,文革。文革中的“公众发言”啥架势?上“小报”:

(工人同志的发言)

取自1967年夏,天津红旗文工团的“红旗”。

看到了?各位演说家“公众发言”的共同特点?对了,照着稿子念,聚精会神的念。

是不是只有此次大会如此?再看一个:

再近点儿:

取自1967年夏,北京“八一八战报”等的合刊。

不单是“革命群众”的“公众发言”聚精会神的照着稿子念,“领导”们也入乡随俗:

取自1967年初,北京公安局的“公安公社”。“报道”北京市公安局被“军管”后“管方”与“被管方”的都在聚精会神的照着稿子念。

“公众发言”必须照着稿子念自然到像吃饭用筷子一样的常规,于是…….

连这位文革中由“精神病人”而“牛人”而“犯人”的侃爷精神病患者,他在“公众发言”时都必须照着稿子念。(取自1967年春,北京中科院的“红卫兵报”。)

好了,文革中的“公众发言”需要照着稿子念是通例。

“革命”,不是要“打破常规”吗?为什么“公众发言”要聚精会神的念稿子呢?

其实,大家都清楚,文革中的“公众发言”,没有一个是在说“自己的话”。发言者不是在说“该说的话”,就是“组织安排的话”,或是“效忠领袖的话”,总而言之是“他人的话”。(可惜文革中AI还没成型,不然当时念稿子用“人”就不必了,反正是“通用稿”,AI正好代劳。)“他人的话“,非脑出,自然难记,于是写到稿子上再读,必须滴。

文革是“革命”,在打破常规的“革命”中,发言不能说“自己的话”而得说“他人的话”。这就是大祖“公众发言”的初始训练,说“他人的话”。

可是…….

有朋友一定会说,是,图片里的各位都在照稿子念,说“他人的话”,但别忘了“聚精会神“啊!以文革的训练,聚精会神的照稿子念,怎么会念出错别字?!

没错,文革中照稿子念就是为了不犯错(嘿嘿,不犯错的“革命”),所以才要聚精会神。万一错了……

取自1968年初,云南的“轻工战报”。

后果可以很严重,如果上面不是错成“毛东泽”而是错成了“毛泽束”,是不是?

大祖既然是拥有文革的“公众发言”基础,“公众发言“说“他人的话”不在话下,可总该聚精会神的念而不该将“衣”易“农”啊?

大祖“公众发言“的说”他人的话“在不是大祖而只是一方领导时,一定是聚精会神。一旦成为大祖,说“他人的话”因实力无法改变,但怕犯错的外压消失,“聚精会神”这个生存要素也随之被“宽”掉了。

于是接着说“别人的话”,而不再聚精会神,“衣服”就舍了,*_*。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