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Tree2019-04-14 23:55:09

大学二年级开学了,专业课变得很难。女儿停止去下国际象棋,把心思更多用在学习上。经过一年的接触,磨合,她和一些年级里最聪明,最好学,最上进的同学形成了一个稳定,牢不可破的朋友圈子,他们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吃在一起,玩在一起,厮混在一起。我心里在想,这不就像 Big Ban Theory 里描述的吗?只不过我女儿和那个 Penny 不同,她是学生,不是 waitress。

女儿还经常把各种各样的同学带回家来,有时候未经通知就带一帮人到家里来玩,让她妈妈做吃的。她妈妈有时候来不及就下速冻水饺,居然还大受欢迎。

其实说到底,我们从一开始根本就不担心女儿会被什么学校录取。在我看来,女儿心智成熟,对人热情真诚,待人接物有礼貌,有趣味。不管她在哪里,我都相信她会像小说《夏洛特的网》里那只母黑蜘蛛一样,用她的智力,用她的勤奋,用她的诚意织出一张又大又结实的网来。

这个时候学习之余,拉小提琴成了女儿的最爱。晚上学习晚了,累了,就拉小提琴放松一下。经常半夜十二点听到她在地下室拉琴。她还录了很多自己拉琴的录像放在 youtube 上。其实我们知道这些录像有不少是她半夜睡眼惺忪时录的,里面难免会有一些拉错的地方吧。同时她在学校里还参加了中国学生组织的茉莉花交响乐队,经常在学校各个场合表演。

二年级的暑假实习也有了着落,这次是在东海岸纽约州的 IBM 研发部门,做一些复杂的算法研究,编程工作。去的时候她开车带着她妈妈,花了两天时间从美国中西部到达纽约,然后她妈妈乘飞机回来。实习结束后,她妈妈乘飞机过去,然后由女儿开车回中西部。虽然我们来美国很多年,不好意思地说纽约都没去过。这次所有旅途事项都是女儿一手安排,她不仅带着她妈妈游览了纽约市内风光,主要是博物馆等,还回程顺路游览了尼亚加拉大瀑布。

IBM 的实习主要是把别人之前写的一些既长又复杂的 C++ 算法程序 debug 或是改进提高。刚开始还真是有点难,女儿经过仔细研究,搞懂了复杂的算法,大大改进了程序运行的准确性和效率。在实习结束后,她给了她实习的部门一个 presentation,有很多人到场听她的报道,给她捧场。当初雇她的 human resource manager 也到场祝贺,希望她明年夏天还来实习,并让她保留 IBM 公司的 badge 和手提电脑,让她可以任何时候在学校里继续工作,把工作小时上报即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