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号蚂蚁2019-07-11 11:36:20

民主的大敌是独裁,集权吗?强大的外敌固然凶险,但从来都没有真正能够动摇民主的基石。德皇,日皇,沙皇,纳粹,军国,苏维埃,中国特色,都没戏。真正可怕的是内贼,激情左派和老奸巨猾的左派。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人最可怕。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0528/201907/9895.html

前文提到,人民和政府的根本矛盾,或者民主法制的根本目标,就是决策和执行的问题。就是人民必须付钱(税费),劳役(兵役),甚至一定程度的自由和权利,来交换和委托政府提供人民所需要的各种公共服务或者公共需求的产品。人民和政府直接是一种公共的契约交易。

人民付出得多,得到也多,就是正常的左派政府。人民付出的少,得到也少,就是正常的右派政府。人民付出的多,得到的少,就是典型的独裁集权政府,包括老奸巨猾的左派政府。人民付出的少,得到的多,就是不可能存在和维持的激情左派政府。

独裁集权政府当然对人民不好,但是也还是可以维持相当时间的。因为虽然严重的分配不公,但是收支平衡还是有一定控制的。激情左派政府根本不能收支平衡,所以危害性更大。

当前的左派机会没有正常的左派,实际上川普更像一个正常的左派,至少他的正常基本上是符合左派起家原则的。当前的左派主要由两大部分人组成。

一类人是各种商业巨头,九成是左派的支持者。难道他们不怕被打土豪分田地吗?当然不怕。因为共产主义者已经让大家都明白了,打土豪分田地是打小土豪,小百姓,然后大头还是归到政府名下,归到政府背后的大土豪手里。老奸巨猾左派就想不经过暴力革命,用和平演变的方式把民主政府过度到独裁集权政府。

另一类人就是激情左派。总觉得政府欠他们的,理由千奇百怪,总归是政府欠她们的。问题在于政府要么收支不平衡而崩溃,要么就必须收上来更多。要收上来更多,要么就的收要求更多的,得到多付出多,买卖公平。要么就得挖东补西,从别人身上找补。那么就得有更多的其它人民,付出多得到少。这简直就是把激情左派的先烈肯尼迪总统的教导,不仅当耳旁风,而且反其道行之。典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

这两类人都是来拆民主社会墙角的,来搞垮民主国家大厦的。比明火执仗的制度自信,危险性高得多得多的多。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